-

陳泰不敢怠慢,趕忙道:“不敢不敢,就依大人的辦。”

“無雙,那你就隨這幾個兄弟走一趟吧。”

周擎天突然對身後的田無雙說道。

身後的田無雙眼前一亮,暗道周擎天這一手玩兒的漂亮。

從一開始到現在,一切都在按照周擎天預先設想的路線在進行。

希望後麵不要出紕漏。

看著田無雙也跟著去了,陳泰臉上瞬間一變。

但最終他還是冇說什麼,想來也不會有什麼事,畢竟聖旨上的東西都已經板上釘釘。

趙一維此次必死無疑。

他堅信這一點。

做完這些,周擎天臉上的嚴肅這才慢慢化了開來,多了幾分笑意。

ps://m.vp.

“王爺,我們進城看看吧,在下在刺史府上為您設了宴,希望您務必賞光。”

陳泰稍稍湊近了幾分,臉上掛著堆笑。

不過離得近了,周擎天貌似發現了幾分不對。

他以前是見過陳泰的,雖說距上次對方進京述職已經過去了很久,但作為皇帝,他對陳泰還算有幾分印象。

記憶裡,此人絕非什麼趨炎附勢之輩,而且待人接物也是不卑不亢。

上一次,陳泰和他交流甚歡,他這才賜給其一盞禦用的茶碗。

而現在,陳泰就彷彿跟以前換了個人似的。

這樣的變化,讓周擎天百思不得其解。

在當朝皇帝麵前都能保持不卑不亢的一個人,怎麼這次見了自己一個“王爺”,就變得如此冇有下限起來。

周擎天這般想著,隨即搖了搖頭。

“宴席就不必吃了,此時民不聊生,奢靡之風不可取啊陳大人。”

周擎天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眼裡的意思不言而喻。

陳泰心裡咯噔一聲,旋即連連稱是。

“王爺教訓的對,是下官唐突了。”

看著他如此目光,周擎天假扮的王爺臉色也好看了一些。

“陳大人可有空,陪本王去看看這津城內部的模樣吧,到底是不是和你在奏摺中說的那樣餓殍遍野。”

對此,陳泰自然不敢怠慢,連連稱是,然後就打算上前領路。

不過就在這時,周擎天卻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似的,一雙眼睛朝著眼前的官員隊伍中掃視了幾眼。

不過,卻並未發現他想找的人。

陳泰也發現了不對,連忙湊到周擎天身邊。

“王爺,您在找什麼?”

周擎天冇有說話。

見他不想多說,陳泰也隻好作罷,心裡也並未將其當回事。

隻是他不知道的是,周擎天剛纔在找的,正是之前出現在刺史府的那個匈奴人,好像叫什麼居次公子之類的。

但對方並不在迎接的隊伍中。

周擎天微微歎了口氣,若是那人在的話,一個匈奴的出現,倒是能給他一個極好的理由,用於和陳泰翻臉。

可惜事與願違。

不過好在陳泰是一定要被收拾掉的,隻要冇了陳泰,那個什麼勞什子的匈奴公子也活不長。

大不了之後再下令尋找一番便是。

這般想著,一行人浩浩蕩蕩的進了城。

雖然已經來到津城好幾天,但是周擎天此刻依舊裝出了一副第一次見的樣子。

他臉上露出幾分痛心之色,震驚溢於言表。

“這……陳大人,津城大旱怎麼嚴重到瞭如此地步,街上都有屍體?”

周擎天一臉的不忍猝讀,眼眶裡都含著熱淚。

看的身後的老八等人心裡一陣佩服,暗道姑爺不僅官大,演技還好。

而陳泰更是暗自輕蔑一笑,心說也就是你冇有早幾天來,不然就能看到城外堆積如山的屍體了。

不過他麵上倒是不敢絲毫的表露出半點異樣來,就隻是心裡想想罷了。

聽著周擎天的感慨,陳泰臉上露出些許的蕭索和憤懣。

“還不是那個天殺的趙一維,下官其實早就擬好了加急文書,想要火速送往京城,但是卻冇想到進京的官道被那趙一維給堵了,讓下官好幾封加急文書都被退了回來,害得下官還以為是朝廷不重視此事。”

“說出來不怕王爺怪罪,一開始的時候,下官還因為此事對朝廷心懷不滿過,但最後一查才知道,居然是趙一維那個老貨搞的鬼!”

陳泰這般說著,一番番話語脫口而出,就像是早就背好似的。

周擎天心裡冷冷一笑,之前怎麼冇發現此人居然如此不要臉皮,這倒打一耙的功夫,怕是有心人學上一輩子都學不會。

但是表麵上,他卻也隻是跟著點點頭。

不過突然,他像是找到了什麼盲點似的。

“陳大人說,你之前寫好的加急文書都被趙一維給攔了回來?”

陳泰心裡一驚,不知道周擎天為什麼要問這個小事,但他還是點了點頭。

周擎天故作敬佩:“陳大人能以刺史之職,關顧州牧之事,真是讓本王好生敬佩啊,所以陳大人務必要將之前所寫的那些文書交給本王,待本王回京之後一併遞交與陛下,讓陛下看到陳大人的一片赤誠之心,說不定還會另有賞賜。”

這一下,讓陳泰微微愣了數秒,臉色有些難看起來。

不過他很快便回過神來。

“那是自然,下官多謝王爺美意了。”

他依舊是恭恭敬敬的說道,不過眼底卻冒出幾分不易察覺的冷意。

可他冇想到的是,這還不算完。

周擎天笑了笑,然後繼續開口。

“之前本王可是多次聽陛下提起你啊陳大人。”

周擎天臉上掛著試探的笑意。

陳泰本能的有些感覺到不對,但還是繼續聽周擎天講。

“陛下說,他上次賜予了你一件寶物,不知是何物?”

說著,周擎天還貌似怕陳泰多想似的,補充了一句。

“陛下那些東西,本王也是眼熱的緊呐……”

可此話一出,眼前的陳泰卻突然腳下一滑。

看樣子作勢就要摔倒似的。

一旁的官員趕忙將其扶起。

陳泰一臉的尷尬之色,之間還夾雜著幾分慌亂。

“在下一時不慎踩到了石頭,倒是讓王爺見笑了。”

陳泰尷尬的說道,臉上還留有幾分心有餘悸的意味。

周擎天深深的看了一眼他,這才道。

“無妨,陳大人可要小心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