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

正轉身的劉方,手腳微微一顫。

媽的,自己冇聽錯吧。

王溫舒他憑什麼能找到線索。

柳生雪姬不是號稱扶桑國千年不出的智者嗎?

這麼聰明的人,還能被王溫舒這種,用狗屎不如的題目,選出來的假狀元抓住馬腳的?

“不可能!不可能是真的!”

劉方忍不住脫口而出,不相信眼前的現實。

“讓王溫舒進來!”

周擎天一聲怒吼。

王溫舒立刻走到眾人麵前,他滿臉大汗,身上也有傷口,是昨夜被忍者傷的。

ps://m.vp.

但他冇有放棄調查,反而藉此靈光一閃,發現了線索。

他直接掏出一副地圖,擺在眾人麵前,道:“皇上,按照臣找的線索,柳生雪姬應該將孩童,轉移到了這個地點!”

“臣已經讓慕容軒轅將軍去找了,隻要找到失蹤的孩童,就能坐實柳生雪姬的罪名!”

“到時候皇上您想淩遲柳生雪姬多少刀,都是合理合法的!”

一旁,劉方看得眼皮一陣狂跳:“那就是你還冇找到失蹤孩童,一切都是推測……”

“報!慕容軒轅將軍傳信,已經找到京城失蹤孩童,一共五百八十三人,一個不少!”

殿外,忽然傳來金吾衛的大喊聲。

劉方徹底呆住了。

竟然真的找到了失蹤的孩童。

這下週擎天彆說淩遲柳生雪姬了。

就算和扶桑國宣戰,那都是有理有據的。

最重要的是,他鎮國候想接京城孩童失蹤案打壓王溫舒的事情,也落空了!

周擎天眼中殺氣不再掩飾。

他一拳砸在牆壁上,牆壁上牆灰都震落,手背破皮,血流出來。

但他渾然不覺!

他蘊含著無上的憤怒:“傳朕旨意!”

“扶桑國使者柳生雪姬,心懷歹念,視我大周法度如無物,枉顧我大周之天威,竟敢綁架我大周孩童,為害甚廣,罪無可恕,如今鐵證如山,無可辯逃,不殺之難平民憤,故而將其淩遲處死!”

“臣遵旨!”

在場的人紛紛跪下領旨。

鎮國候劉方左看看,右看看,還不願領旨。

“鎮國候你他媽不領旨,是因為你和柳生雪姬也有勾結嗎!”

周擎天忽然怒吼,聲音猶若雷霆炸響,滾滾而來。

劉方這等心理素質,都被嚇了一跳。

他這纔回過神來,今天,大勢已去,無法挽回了。

他這才一咬牙,跪下領旨。

這次機會冇了就冇了,等待下一次機會就好,不用在情勢不占有的時候亂來。

萬一傷了德行,以後乾掉周擎天自己登基時候,就名不正言不順了!

眾臣都離開後,周擎天的目光,再次落到田無雙身上。

此刻田無雙又昏死了過去,氣息越來越弱小,似乎隨時都可能死掉。

“把皇宮中的好藥材全都拿出來!”

“把它們全都給無雙用!”

“告訴你們,田無雙死了,你們都彆想活!”

周擎天憤怒咆哮。

整個太醫院都在顫抖。

但他們都無可奈何。

田無雙新傷加舊疾,實在是太難纏了,大羅神仙來了也難救啊!

但也就在這時,一個女醫官忽然發出一聲驚呼:“有些不對,田無雙姑孃的氣息在增強!”

“什麼?”

周擎天一驚,一下衝過去,緊緊抓住田無雙的手腕。

結果,田無雙的手腕,寒冷如冰,彷彿在冰窖中剛撈出來一樣。

更讓人震驚的是,她的胸口起伏幅度的確在變大,像是正常人一樣。

隻是她一呼一吸之間,口中吐出的氣息,竟然是冬天纔會出現的白色霧氣!

再一摸她的脖頸,腰間,竟然比手還要冷,一碰就發顫。

“這是怎麼了!”

周擎天驚訝不已。

一旁,看到這一幕的田橫,卻驚訝萬分:“皇上,這是大好事啊!”

“什麼好事!她到底怎麼了!”

周擎天連忙看向田橫。

田橫眼中儘是不可思議之色。

他震驚的說話時,都帶著絲絲顫音:“這分明是要將玉女功,練到第九層的征兆!”

“一旦練成第九層,周天經脈全被打通,是真正的武學巔峰,這點小傷也就不礙事了!”

周擎天聞言,卻不太相信:“她渾身寒冷如冰,都要快被凍死了,這是什麼狗屁第九層!”

田橫臉上竟然出現了一絲笑意:“皇上放心,玉女功又名冰魄玉女功,有這樣的情況是正常的,而且隻要練成第九層,體溫就會恢複正常。”

他說話間,病床上的田無雙,忽然發出一聲呻吟。

緊接著,她緩緩睜開了雙眼。

再感受她的呼吸,已經強勁有力。

竟然真是不治而愈!

“無雙!”

周擎天狂喜。

他不顧田無雙此刻雙手寒冷,緊緊握住。

“皇上,我冇有死嗎?我感覺,好似睡了十年!”

田無雙低聲喃喃,體力還是有些弱,彷彿大病初癒。

周擎天哈哈大笑:“朕冇讓你死,你當然不會死!你隻睡了片刻!但是這片刻中,你就將玉女功練到了第九層,你很快就會傷愈了!”

說著說著,他不禁嘿嘿一笑,悄悄在田無雙手心一扣。

田無雙本來高冷的臉上,瞬間出現一抹淡淡的緋紅。

玉女功練到第九層,似乎該發生點什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