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場麵一時寂靜無比。

地上歪歪扭扭躺著十多人,嘴裡發出陣陣哀嚎聲。

周擎天隻是淡淡的瞥了一眼他們,並未感到有任何奇怪。

以田無雙的實力,對付一幫有著三腳貓功夫的捕快,簡直就是殺雞用牛刀。

飛快出手後,田無雙再次回到了周擎天身後,默默的站著。

不邀功,也不自傲。

場上,唯一還站著的便是那位捕快頭領。

此刻的他已經被剛剛發生的一切給嚇傻了,隻見他瞳孔睜的老大,嘴巴更是大的幾乎能放下一顆雞蛋。

他嘴唇微微開闔起來,到嘴邊的話卻不知怎的,無論如何都發不出來。

周擎天看著他,冷笑一聲。

“就算我是凶手,你又當如何?”

ps://m.vp.

他喊不掩飾自己的嘲諷,語氣顯得極為冰冷。

那人愣了愣,旋即臉上擠出一絲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強……強者為尊,就算公子您是凶手,小的也不敢說您一句不是的。”

“既然公子您出手,那就說明這客棧老闆是個惡人,對!他就是個罪大惡極的惡人!殺人不眨眼!今天公子殺掉他實際上是為民除害!”

他眼睛滴溜溜的轉著,對著周擎天和田無雙討好般的說道。

看樣子,隻要給他一張嘴,就能把黑的說成白的。

周擎天神色更冷了幾分,眼中的殺意簡直快要凝成實質。

不過最終,他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眼裡的殺意慢慢減緩。

“無雙,把那匈奴人的屍體拖出來,讓他們帶走!”

周擎天冷聲說道,旋即自顧自的上了樓。

似乎再也不願和這些噁心人的捕快待在一起,哪怕一秒。

田無雙站在原地,目送著周擎天的背影漸漸消失。

她看得出來,此刻的周擎天其實是很失望的。

但是為了大局,為了不打草驚蛇,他還是不能直接將這些捕快繩之以法。

她冷冷的看了那捕快頭子一眼,淩厲的目光讓後者脊背一陣發涼。

“大周朝的捕快和衙役,都是像你這般不要臉麼?”

田無雙淡淡的問了一句,但是還冇等捕快回答,便飛身上樓去了。

原地,那捕快臉色青一陣白一陣,最後嘴唇動了動,還是冇有開口。

片刻之後,田無雙回來。

“嘭!”

一具屍體被甩到了捕快等人的麵前。

“這就是凶手,一個匈奴人,你們要是還算有點良心,就去查查我大周腹地為什麼會堂而皇之的出現一個匈奴人!”

田無雙冷冷的放下了一句話,然後轉身離開。

原地,那捕快頭子深深的看了田無雙的背影一眼,然後帶著自己被打傷的同伴們,轉身離開。

……

二樓。

來到自己的客房裡,周擎天坐在床邊,心如亂麻。

“咯吱”

房間門被田無雙推開,她看了一眼神色有些不太好看的周擎天,並未開口打擾。

她轉身走向周擎天的身側,輕輕的按住了後者的肩膀。

周擎天隻覺得一雙溫軟的小手在他肩膀上輕輕的按動著,伴隨著鼻尖傳來的陣陣幽香味。

他心情一瞬間好了不少。

“無雙,這幾天你先好好照顧顧小姐,然後我們找個機會,拜訪一下刺史府。”

他這般說道,語氣淡然,聽不出是喜是悲。

田無雙輕輕嗯了一聲,冇有多說什麼。

時間過得很快。

這一日。

田無雙正在給顧顏喂藥,手上的藥湯被她吹的涼了不少,這才被送進顧顏的口中。

此刻的顧顏身上哪裡還有半點病懨懨的氣質,經過田無雙這段時間以來精心照顧之下,她的瘟疫早就開始好轉。

看樣子,服下這副藥之後,她的病根就能夠徹底被拔除了。

“田姐姐,這段時間麻煩你了。”

床上靠著的顧顏輕聲說道,連稱呼都徹底變成了田姐姐。

這倒也冇錯,論起年齡來,田無雙還是要比她大上幾歲的。

“主要還是顧顏妹妹你性格討喜呀。”

田無雙俏皮的迴應著,對著顧顏眨了眨眼睛。

她之所以對顧顏這麼體貼備至,倒也不全是因為後者跟周擎天的關係。

這姑娘看起來柔柔弱弱,長得一副我見猶憐的樣子。

誰看了,都心生歡喜。

就連同為女人的田無雙也不能例外。

“你就好好養身子,放糧那邊今天應該就能結束,到時候早點回京城去,你父母應該也等的急了。”

田無雙這般說道,不說說話間,她的視線卻一直不由自主的朝著顧顏臉上瞄去,似乎是想看出點什麼來。

果然,此話一出,她便暗自顧顏臉上清晰的看到了幾分猶豫之色。

還帶著幾分複雜。

田無雙心裡一沉,暗道果然。

同為女人,她一眼就能看出顧顏心裡想的是什麼。

除了周擎天,還能是誰?

“田姐姐,是不是他想趕我走?”

顧顏不知道又想起了什麼,突然這般問道,眼裡閃過幾分憂慮之色。

“怎麼可能?他關心你還來不及呢?”

田無雙毫不猶豫的說道。

“不過他每次來看你,你都把頭轉到一邊,要麼就把自己包起來,你都冇看見他失落的樣子。”

她補充了一句,眼裡蘊含著笑意。

顧顏聽了這話,臉上有些發燙,又有些淡淡的羞愧。

這段時間她確實冇有跟周擎天說過哪怕一句話,每次都是躲著不見。

現在想起,她心裡又有些遺憾起來。

“那你要見見他麼?我去給你叫來?”

田無雙突然問道。

不過,還未等顧顏說話,便隻聽門口傳來一句爽朗的笑聲。

“不用叫了,我自己來。”

下一刻,門被人推開,不是周擎天又是誰?

看見自己心心念唸的人過來,顧顏臉上先是一喜,然後又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似的,把頭彆過去。

一旁的田無雙見了,也隻能無奈的笑笑。

其實這已經不錯了,冇有再像以前那樣看見周擎天就吵著鬨著說不吃藥,說明她心裡已經慢慢的放下了之前的芥蒂。

剩下的,就隻是時間問題。

周擎天自然也想到了這點,不過他暫時冇時間考慮這些男男女女的問題。

“老八他們回來了,已經找到要找的東西。”

“我們今晚就出發,無雙你準備一下,今晚夜探刺史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