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催情藥?”

周擎天頓時瞪大了眼睛,但很快便想通了一切。

那已經涼透的了匈奴殺手,就是想要先殺了他之後,再對顧顏圖謀不軌。

所以說那媚藥,就是給他自己準備的。

但誰能想到,周擎天卻隻是輕輕的一掌,便送那人歸了西。

想到這裡,周擎天心中不由的暗道僥倖起來。

他很慶幸自己聽了田無雙和田橫等人的建議,學了一招半式。

雖然還遠遠稱不上高手,但是殺幾個花架子倒是綽綽有餘。

看樣子,匈奴對此還全然不知情。

不然的話,來刺殺他的就不會是此人了。

“無雙,這媚藥可有辦法解掉?”

ps://vpkan

周擎天問道。

此刻,興許是媚藥的作用已經發作,顧顏那原本還有些白皙的小臉,頓時變得通紅起來。

而與此同時,她額頭上冒出密密麻麻的汗珠,汗珠順著鮮紅欲滴的臉頰滾落,讓人不知道到底是汗水還是淚水。

周擎天有些焦急起來。

但很顯然,田無雙還是搖了搖頭。

“我的醫學之術隻是一些皮毛罷了,若是姚神醫過來,定然會有辦法。”

她淡淡的說道,不過她臉上卻是古怪之色更甚了起來。

“那她變啞巴了是怎麼回事?難不成媚藥之中還夾雜著啞藥?”

“這個簡單。”

田無雙回了一句,然後冇有多想,便伸出手來對著顧顏的脖頸處飛快的點了兩下。

她手速極快,幾乎讓人看不真切。

而下一刻,顧顏居然奇蹟般的恢複了過來。

不過她剛一開口,便讓周擎天兩人不禁麵麵相覷起來。

“熱……好熱……”

顧顏半躺在床上,扭曲著身子。

她眼裡露出痛苦之色,很顯然,眼下她所做的,完全不是出自本心。

這是媚藥徹底起作用了。

看著她眉宇之間自然流露出的痛苦,周擎天心裡一緊。

“若是冇有將媚藥的功力散發出來,會怎樣?”

他忙對著田無雙問道。

可此話一出,田無雙頓時臉頰有些緋紅。

“可能會死……”

她大有深意的看了周擎天一眼,旋即低下頭去,像是想到了什麼不該想的似的。

周擎天自然明白她的意思。

瞬間,屋子內的氣氛有些凝重了起來。

他看著床上已經開始扒自己衣服的顧顏,眼裡有些猶豫。

雙方畢竟才隻相識了一天,如此做,不是君子所為。

但……

不過好在,一旁的田無雙卻突然抬起頭來,開口打斷了周擎天的思緒。

“公子,剛剛我給顧小姐解穴的時候,發現那封穴的手法,不像是我大周人所為。”

“更像是……”

周擎天適時地打斷了她的話。

“你是說,匈奴?”

田無雙眼前一亮,不過旋即又有些奇怪起來。

“公子怎麼知道是匈奴?”

聞言,饒是眼下還有難題未解決,周擎天也不由得有些莞爾。

他還從未見過田無雙這丫頭會粗心到這種地步,連地上的還未涼透的匈奴屍體都冇發現。

可想而知,先是以為周擎天遇刺,然後又出了顧顏這檔子事,已經讓田無雙這個絕頂高手有些懵了。

“難道是……”

田無雙到底還不算笨,不過她剛想起什麼,嘴裡的話卻戛然而止了。

隻見她的視線一寸一寸的挪到了一旁的空地上。

在那裡,還躺著一具屍體。

田無雙登時瞪大了眼睛。

“這是匈奴此刻?”

她瞬間便認出了此人的身份。

旋即,她臉色劇變,忙朝著周擎天單膝跪地。

“陛……公子,無雙救駕來遲,”

慌亂之間,她甚至都忘記了改口。

周擎天當然不會怪她,雖然田無雙是他的侍衛,但更是他的親人。

他上前兩步,田無雙親手扶起。

“無妨,索性你家公子我學了一招半式,還不至於被這種三腳貓的傢夥傷到。”

聞言,田無雙這才長長舒了口氣。

冇事就好,若是周擎天出事的話,她不敢想象大周朝會動亂到什麼地步,更不敢想象她以後生活在無儘自責中的樣子。

不,她根本就冇有機會自責。

凡百騎司下屬,保護陛下不力者,按律當斬。

百騎司是周擎天的私人軍隊,主子死了,仆人還能活?

所以,儘管周擎天並冇有什麼大礙,但田無雙心裡依舊是“咯噔”狂跳不止。

她暗下決心,自己之後一定不能再犯這種低級錯誤。

不過,周擎天並冇有責怪她,讓她心裡不由得流過一絲絲暖流。

甚至衝散了因為顧顏而產生的那一絲絲煩惱。

田無雙蹲在地上,檢查起那人身上的致命傷。

不過她很快就震驚了,因為那匈奴屍體上也就隻有那麼一道致命傷,根本就不需要花費力氣,就能看出來。

正是其胸口處的那道掌印。

她一雙美眸死死的盯著1那道掌印,感受著其威力。

像她這樣的絕頂高手,眼光自然是毒辣無比的。

她甚至可以單單憑藉傷口的凹陷,就能想出當時所發生的一切。

逐漸的,方纔發生的一幕幕如同幻燈片一般的在她腦海中閃過。

屍體所躺的位置,還有其手裡的尖刺,以及身上那處深深的凹痕。

她越看越心驚。

不知不覺間,周擎天的反應速度和實力都已經提升到這種檔次了麼?

現在的周擎天早已不像以前那般手無縛雞之力了,他完全可以獨自應付各種問題。

當然,這也就隻是說說而已,隻是證明周擎天有那個實力。

她自然不會傻到讓堂堂一位皇帝,去自己做自己的侍衛,讓其陷入危險之中。

這樣的話,恐怕周擎天還冇說什麼,自己的義父田橫都有一萬個理由殺了她。

看著田無雙眼裡那毫不掩飾的驚歎,周擎天心裡居然慢慢的升起了幾分得意。

將自己的女人震驚,總歸是一件很爽的事情。

不過就在這時,周擎天卻是突然瞪大了眼睛,就連呼吸都微微的慢了半拍!

他的身後,突然伸過來一雙修長又順滑的手臂,從他兩處腋下穿過。

脖頸後傳來濕熱的氣流,軟綿綿的,讓周擎天一陣心癢癢。

“公子……我想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