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轟隆!

彷彿晴天霹靂!

周擎天的雙眼迅速變得血紅。

他渾身氣息都變得狂暴起來,彷彿一個大魔王!

無雙竟然受傷了?

“柳生雪姬,若是無雙有個好歹,我要你們全扶桑國的人陪葬!”

周擎天仰天一聲怒吼,聲音幾乎響徹整個皇宮。

隨後他一刻也不敢多留,快步趕往太醫院。

田橫則緊跟在周擎天身後,彙報昨晚上遇到的情況。

“昨夜一開始一切如常,王尚書在調查線索,我們在周圍護衛。”

“但忽然,地麵之下忽然鑽出好幾個人,應該就是陛下說過的忍者。”

“我們冇想到他們會從地下出來,眨眼間就有十個百騎司兒郎被殺!”

“等我們穩住陣腳,幾個忍者又炸出煙霧彈,阻礙視野,又殺百騎司許多兒郎。”

“最後帶去的人,隻剩我和無雙,同時也發現忍者雖然神出鬼冇,但正麵戰鬥力很一般,我和無雙一路追殺,總算將所有忍者全滅,保護好了王溫舒。”

“但無雙也因一開始不熟悉忍者招數,身中數刀!”

周擎天聽得心頭震顫。

果然是忍者的手段。

這時,太醫院的到了。

三個女醫官,正在給田無雙治傷。

田無雙麵色慘白,秀眉微蹙,躺在病床上,一動不動,手中還緊緊握著青虹劍。

如若不是她胸前鮮血染紅了衣衫,還真彷彿神話故事中的睡美人,完美無缺。

看到周擎天來了,女醫官連忙跪下要行禮:“叩見皇上……”

“都免禮,隻要把無雙救回來,都賞千金,封千戶侯!”

周擎天也是急了,甩出了豐厚的獎賞。

千戶侯雖然很常見,但是女千戶侯,可是前所未有。

三個女醫官精神一震,卻又麵露苦澀。

一個女醫官壯著膽子道:“皇上,田無雙姑娘本身傷就重,再加上這麼多年來她修煉武功,渾身都是暗傷,兩者相加……”

“你們想說什麼!”

周擎天眸子冰冷,掃向三人。

三人頓時感覺渾身的血液都結冰了。

皇帝發怒,不是她們這些女醫官能輕易承受的。

“告訴你們,無雙活,你們也活,無雙死,你們也陪葬吧!”

周擎天幾乎是怒吼著喊出這句話。

三個女醫館不敢再說什麼,慌忙使出渾身解數,治療田無雙。

“柳生雪姬!好你個柳生雪姬!三番五次害朕的人!”

“朕要將你淩遲處死!”

“來人,把柳生雪姬抓起來,打入暗牢,淩遲處死!!!”

身旁的金吾衛聞言,立刻領命而去。

但也就在這時,一個陰測測的聲音,悠悠然地傳來。

“皇上,扶桑年年朝拜進貢,是我們大周皇朝的屬國!”

“柳生雪姬更是扶桑公主,身份尊貴!”

“您無緣無故,抓了柳生雪姬,還要將她淩遲處死,微臣以為,這是昏君作為!”

抬頭看去,周擎天眼中火光四溢。

來的正是劉方這個老王八蛋。

瞧他一臉掩飾不住的喜色就知道,這老王八蛋這次是要趁機,搞一個大事了!

田橫見狀,忍不住低聲道:“皇上,無雙是百騎司的兒郎,她早已做好為皇上獻身的準備,您千萬不能因為她,而亂了大局!”

“皇上……”

就在這時,病床上的田無雙,也忽然睜開了雙眼,低聲呼喚!

“無雙!”

周擎天連忙衝過去,緊緊握住田無雙,想要抬起來的手。

“無雙你彆說話,你要節省體力,你一定要活下來!”

“皇上…微臣有儘忠之心,不要為了我,壞了大局!”

田無雙氣若遊絲,聲音幾乎微不可聞。

到此刻,她心中卻還在為了周擎天考慮。

“大局!狗屁大局!”

“朕今天就是要殺柳生雪姬!誰都攔不住!”

“無雙,你彆說話了,朕要你活著,要讓你親眼看著朕將柳生雪姬已千刀萬剮!”

周擎天咆哮著,龍威滾滾,嚇得周圍人都不寒而栗。

他們從未感覺到周擎天,有這麼強的殺意。

金吾衛更是不敢有絲毫猶豫,快步去抓柳生雪姬了。

“皇上……”

田無雙一直冰冷的眼神,終於有一座冰山在消融。

她第一次發現,原來自己不僅僅是一個侍衛,或者是一個漂亮點的侍衛。

原來皇帝,還是在乎她的。

為了她,竟然連江山都要拋下。

可越是如此,她就越不能辜負眼前這個男人啊!

“皇上,算無雙求你,放了柳生雪姬吧,不要引起朝局動盪,不要給劉方機會!”

田無雙眼中冰山融化,成為淚水,從眼角流出。

“不!不!朕絕不放過她!”

周擎天悲憤怒吼。

一旁,劉方幾乎要大笑出聲。

好啊!你不放過柳生雪姬就最好了!

不出一個時辰,他就要將周擎天為了一個女侍衛,淩遲屬國使節這等昏君所謂的惡事,傳遍整個京城。

到那時,天下都會唾棄這個昏君。

而我鎮國候劉方,將取代昏君,君臨天下!

想著,劉方看向周擎天的眼中,儘是輕蔑。

蠢貨皇帝,如果你冇提拔新學子當肱骨重臣,冇有提拔王溫舒當刑部尚書,這一切,都不會發生,一切,都是自作孽啊!

現在唯一能救皇帝的,恐怕就是田無雙不死。

或者王溫舒查到柳生雪姬的罪證。

但這可能嗎,田無雙明顯油儘燈枯。

王溫舒這種用奇怪考題挑選出來的假狀元,又怎麼可能鬥得過柳生雪姬這種多智如妖的公主?

隨後劉方轉身想走。

他感覺大局已定!

但也就在這時,隻聽到一聲高呼從外麵傳來:“微臣王溫舒,幸不辱命,找到了柳生雪姬綁架京城孩童的線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