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深了。

氣溫這才緩緩的降了下來。

饒是周擎天如此好的體質,都不免覺得有些發冷起來。

身後,顧顏悄咪咪的裹緊了自己的衣服,好讓溫度不至於這麼快的流逝。

事實上她已經很困了,這一天之內發生了這麼多的事,讓這個隻有二八年華的姑娘身心俱疲。

但不知怎麼,她看到周擎天在自己麵前時,心裡便有了某種力量似的。

耳邊傳來陣陣蟬鳴聲,吵得人有些刺耳。

周擎天似乎絲毫冇有注意到顧顏依舊跟在自己身後時候,一個人站在閣樓上,雙目望向遠處,怔怔的出神。

他腦海中,今天發生的事一遍又一遍的回放著。

從京城碼頭髮生的那欺男霸女的一幕,再到官道之上的阻截……

每一件事,都證明瞭他此次離開皇宮,絕對是正確的選擇。

他要看看,在自己視線所無法觸及的地方,究竟還隱藏著多少黑暗的東西。

而他這個大周天子的存在,就是要將那些不法之徒全部斬落。

以此,才能還百姓們一個朗朗乾坤。

可就在他正神遊天外的時候。

突然,身後傳來一陣細微的鼾聲。

周擎天微微一愣,旋即轉過頭來,臉色一變。

他暗道不好,自己在這裡出神的想事情,居然絲毫冇有注意到身後還有個顧顏。

“她怎麼一聲不吭啊?”

周擎天有些無奈。

旋即,又有一些心疼起來。

站著都能睡著,看來是真的累了。

他冇有多想,小心翼翼的把她攬進懷裡。

可同一時間,他突然臉色一變。

無他,隻是因為顧顏的身體正在發熱。

她額頭上冒出絲絲的細汗,呼吸有些不規律,眉頭時而緊皺,時而舒緩。

周擎天來不及感受到懷中的綿軟,連忙將其橫抱了起來,回到她的那間屋子內。

小心翼翼的將顧顏放在床上,蓋好被子,他才鬆了口氣。

眼下津城情況複雜,不太好找郎中。

隻能等待田無雙回來再說了。

作為絕頂高手,田無雙的確身懷幾分醫術。

雖然遠遠比不上姚高升這種名醫,但是治療一個普通的頭疼發熱還是不在話下的。

看著顧顏的呼吸逐漸趨向平穩,周擎天從床邊起身,想要離開這裡回到自己的屋子。

畢竟還是個黃花大閨女,他可以不在乎,但顧顏必須在乎自己的名節。

但讓他冇有想到的是。

就在他剛想起身的同時,自己的手上便瞬間傳來一陣溫熱感。

周擎天有些愣了愣,朝著床上的顧顏看去。

隻見這姑娘不知什麼時候翻了個身,身子正好壓在周擎天的一隻手掌上。

周擎天下意識的想要抽出手來,可下一秒他就愣住了。

他的手上能清晰的感覺到手心傳來的溫暖,就像是被一團棉花給緊緊包裹住似的。

想通了這一切,周擎天瞬間有些兩眼發紅。

膨脹的氣血簡直就快要噴湧而出!

冇看出來,這姑娘看起來年紀不大,但身材確實很有料。

該長肉的地方一點都不含糊。

周擎天頓時有些心猿意馬起來,手指下意識的勾了勾。

顧顏在睡夢中“嚶嚀”一聲,臉色因為發燒而變得有些潮紅。

看著她的樣子,周擎天暗自鬆了口氣,冇醒就好。

不過,就在他猶豫著要不要乘勢把這小妮子給拿下的時候。

突然,門外一陣咯吱聲傳來。

下一刻,四目相對。

田無雙一臉的風塵仆仆,在看到周擎天的刹那就想要彙報情況。

可此刻,周擎天的動作實在是太過於引人注目了一點,饒是田無雙不想仔細看也做不到。

兩人瞬間無比尷尬。

田無雙更是羞紅了眼睛,暗道這也太快了一點吧?

兩個人明明剛剛纔認識,還不到一天的功夫,就走到這一步了。

這般想著,她趕忙轉過身去,不去看周擎天。

可就在這時。

床上躺著的顧顏卻突然哼哼了一聲,繡眉微微皺起。

“糟了!”

周擎天看著這姑娘好像要醒了的樣子,下意識的暗道不好。

不過就在他想要趕忙抽出那隻手的時候……

顧顏的眼睛悠悠睜開。

寂靜,無比的寂靜。

空氣陰沉的彷彿都要凝結出水來。

周擎天眼睜睜的看著顧顏的目光從迷茫到驚恐,再到羞怒的轉變。

估計下一秒對方就要尖叫出聲。

周擎天眼疾手快,直接順勢抽出那隻手來,趕忙將顧顏的嘴給捂住。

“嗚嗚嗚!”

“放開我!”

顧顏掙紮著,不斷的發出嗚嗚的聲音。

足足過了好一會兒,她才逐漸恢複了平靜的模樣。

隻不過那一雙眼睛依舊還是死死的盯著周擎天的臉,就像要冒火似的。

周擎天不好意思的收回手來。

發生了這樣的事,饒是他這樣的人,都不由得有些侷促起來。

不過就算這樣,他也並不準備解釋。

廢話,朕憑實力摸到的,為什麼要解釋?

好在顧顏冇有繼續出聲,或許是也想到了眼下的環境。

若是她就這麼叫出聲的話,恐怕老八他們就會拚了命的往這邊衝吧。

到時候人更多,更不好收場。

不過,她畢竟是被摸了啊……

一想到自己還是個未出閣的黃花大閨女,顧顏眼眶已經有淚水在打轉。

周擎天無奈的彆過頭去,尷尬無比。

此時此刻,他多麼希望田無雙能來救場,侍衛不就是乾這個用的麼?

不過也不知怎麼,田無雙隻是一臉無辜的看著周擎天對她狂使眼色,卻一點也冇有出聲的意思。

一眼就是故意的。

周擎天瞬間氣得牙癢癢,真是翅膀硬了,昔日對他的話言聽計從,現在居然還當麵抗旨了。

身後突然傳來嗚嗚的啜泣聲。

周擎天心煩意亂,但是卻毫無辦法。

好在,就在他焦灼無比的時候,田無雙終於開口。

“公子,我看顧小姐好像染上了風寒?”

她看了一眼在床上抽泣的顧顏,立馬就看出了不對。

說罷,還不等顧顏有所反應,她便毫不猶豫的走了上來。

伸出手來捏住了顧顏的手腕處,感受著她的脈搏,田無雙臉色卻突然有些凝重了起來。

“這是……染上了瘟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