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這話,田無雙“嚶嚀”一聲,旋即閉上了眼睛。

屋內一時間春光四射,空氣裡瀰漫著一股荷爾蒙的氣息。

……

夜幕降臨,白天那乾熱的氣溫也逐漸下降。

可饒是如此,被炙烤了一天的大地也冇那麼容易降下溫來。

悅來客棧。

幾個身著黑衣的人正朝著這邊而來,他們步伐飛快,腳下穩健無比。

一看就知,這些人必定身手不凡。

一行人來到客棧外圍,停在牆壁之下。

“兄弟們,千萬給老子打起精神來,這可是刺史大人交給我們的任務!”

為首的一人沉聲喝道。

ps://vpkan

“另外,不能和他們酣戰,若是被髮現的話就立刻離開,保命要緊!”

他繼續道。

一旁的另一人有些疑惑,“大哥,不是說隻是一幫來賑災的普通人麼?要是敢攔著我們,直接殺了就是,何必顧慮那麼多?”

可這話剛一說完,為首的人便給了他一個暴栗。

他吃痛,嗚嗚了兩聲,捂著腦門不敢言語。

“你知道個屁!刺史大人不是派人攔截官道上的所有車馬麼?你個豬腦子也不想想,這夥人是怎麼過來的?”

聽到這話,那人瞬間不說話了。

對啊,他們也知道一些內情。

作為陳泰的親信士兵,他們知道的自然會比一般人多出不少。

“那夥山匪不是拿著我們給他們的軍弩麼?這幫人到底什麼來頭,這麼厲害?連軍弩都不怕?”

為首那人搖搖頭。

“不管那麼多了,我們就是來執行任務的,記住得手之後一人一輛馬車,不要停留,直接開走就是!”

他再次叮囑了一句。

旋即,幾人趁著月色,直接縱身一躍!

三米多高的石牆在他們麵前猶如不存在似的,竟是被直接跳了過去。

一下來,他們便看到幾輛馬車穩穩的停靠在院子裡。

而其中六輛,車轍要比叫深一些。

敏銳的注意到了這一點,為首那人給其他人使了個眼色,他們頓時明白了是怎麼回事。

作為陳泰手下的親信,他們配合無比默契。

這樣的事情冇少做。

慢慢的,他們開始分頭行動,每個人向自己對應著的一架馬車走去。

可就在他們馬上就要得手的時候。

突然,一道厲喝聲傳來!

“乾什麼的!”

說話之人正是老八,他早就按照周擎天的要求,偷偷的藏在了一處隱蔽的地方,就等著敵人到來。

方纔看著這夥黑衣人居然真的從牆外一躍而入,而目標正是他們裝著糧草的馬車。

順間,老八心裡對周擎天的尊敬達到了一個無以複加的地步。

隨著他發出聲響,早就做好一切準備的其他顧家侍衛也一起衝了出來。

頓時,叫喊聲沖天!

看著這幫精壯的漢子們朝著自己衝來,那夥黑衣人臉色一沉。

“快走!不要戀戰!”

為首那人不甘的說了一句。

旋即,剩下的人同一時間放棄自己的目標,朝著客棧外跑去。

不過他們冇有注意到的是。

與此同時,一道身著錦衣華袍的身影正站在二樓的閣樓前,靜靜的看著下方發生的這一幕。

而他,正是周擎天。

“果然不出我所料。”

他雙眼微眯,語氣裡帶著森然的冷意。

身後的田無雙早已做好了追擊的準備,就等周擎天一聲令下。

而她此刻,臉上還帶著幾分緋紅之色。

周擎天身後的另一側,顧顏正眼巴巴的往外看著。

“周公子,什麼不出你所料?”

她好奇的問道。

周擎天想都冇想,手指著那夥正在離開的黑衣人說道。

“你看看他們的腳步。”

顧顏順著他說的方向看去,過了半晌,她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很平穩,基本功紮實,應該是軍中的人?”

她試探性的回答道,旋即有些緊張起來,就像是一個等待著老師考校的學生一般。

周擎天滿意的點點頭,臉上露出一副孺子可教的神情。

“冇錯,他們就是我大周朝的士兵,可現在卻乾著這種偷雞摸狗的事!”

說到最後,他語氣再次冰冷了起來。

仿似蘊含著無儘的怒意。

顧顏被嚇了一跳,站的這麼近,她甚至能感受到從周擎天身上冒出的徹骨寒意。

而就在這時,下方的黑衣人們已經離開了很遠的距離。

至於老八他們,則氣喘籲籲的回到了周擎天身邊。

“周公子,我們演的還算不錯吧?”

老八邀功似的說了一句,臉上還掛著些許笑意。

周擎天看著他樣子,有些啞然失笑。

老八他們若是放到軍隊裡,纔是他想看見的那種好士兵。

而不是那些身為大周軍人,卻背地裡乾著偷雞摸狗之事的傢夥。

想到這裡,他深深的看了一眼老八等人,心裡不由得有了些新的想法。

“無雙,不用等了,追上去吧。”

周擎天冷聲道。

“如果發現事不可為,就退回來,此事還需從長計議。”

說完這句,眾人隻見田無雙身形如同影子一般的,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饒是之前見過田無雙的實力,老八他們也依舊是被其所震撼。

“公子,您到底是做什麼的?怎麼連身邊的侍衛都如此厲害?”

“這身手,恐怕朝廷金吾衛的大將軍慕容軒轅都比不上吧?”

“瞎說!你知道個屁啊!慕容大將軍那可以英雄中的英雄,哪兒能隨便跟人比?”

說著說著,他們儘然因為這點事吵起來了。

聽著他們的對比,周擎天啞然失笑,就連原本有些憤怒的心都平靜了不少。

不過若是真要比一比的話……

田無雙比慕容軒轅要強出太多。

而在兵法上,整個大周朝能穩壓慕容軒轅一頭的,恐怕就隻有侯亞缺了。

片刻之後。

老八等人各自回屋睡覺去了,明天開始他們就要正式的在津城中放糧賑災。

原地,就隻剩下週擎天和顧顏二人。

這黑燈瞎火的,即便是有著月色的照明,也看不到什麼東西。

見周擎天不準備回屋,顧顏咬了咬牙,也就這麼怯生生的跟在其身旁,大有寸步不離的態勢。

冇了田無雙之後,兩人這是第一次單獨待在一起。

氣氛瞬間有些旖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