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天下來,他們喪失了很多同伴。

雖然每個人都不說,但不代表這件事情對他們的影響不大。

恰恰相反,此刻的他們每個人心裡都憋著一股子氣,就等找個機會能釋放出來。

現在一聽有人覬覦他們拿生命在守護的東西,會有如此大的反應也實屬正常情況。

可就在這時,他們眼前的周擎天卻突然搖了搖頭。

“不,你們隻需要守住糧食就是了,保證不要讓他們得手,纔是你們真正需要做的。”

他淡淡的開口道,彷彿心裡早就有了周密的計劃一般。

“公子這是何意?難不成是怕我們實力不夠?”

“冇錯,我們的實力雖然確實不如你身邊的田小姐,但是老子乾掉幾個不長眼的還是能做到的!”

老八等人有些不服起來。

“你們想錯了,我當然明白你們想要殺敵的決心,更明白你們每個人心裡都憋著一口氣。”

ps://m.vp.

說到這裡,周擎天的目光朝他們臉上掃視了一圈。

每個人身上都透露著沖天般的殺意,每個人都悍不畏死。

平心而論,這一路下來,周擎天對這幫心思簡單的漢子們也很是喜歡。

跟這樣的人交談,起碼比跟那些滿肚花花腸子的人說話要省力的多。

他也明白,像老八這樣的人比較認死理,但好在隻要能說得通,那他們則會無條件按你的想法來。

歎了口氣,他這才繼續道:“你們想想,有諸位和我家無雙在,想殺他們的話,他們自然活不長,但若是全殺了,那麼他們背後的人自然會有所察覺,這一次我能算到對方可能會耍的把戲,但下次呢?”

他苦口婆心的勸說道。

聽著他的話,老八等人頓時脖子一梗,不說話了。

他們隻是腦迴路比較簡單,卻並不意味著笨。

一但周擎天將其中的利害關係說通,他們的想法自然會跟著周擎天一起走。

過了許久,老八率先抬起頭來,對著周擎天道。

“公子,論智謀我們這些人確實不如您,這樣吧!您說個辦法,我們都按照您說得做就是了!”

“冇錯!”

其他人也冇有異議,看向周擎天的目光裡帶著幾分期待。

對於周擎天的智謀,這一路以來他們這些人已經見識到了太多,根本就不用多做懷疑。

至此,周擎天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

隻要說的通,那之後就好辦了。

“今晚就按我剛纔說得做,一定要記住,你們不可動手,不然會壞了我的計策。”

說到這裡,他又看向一旁的田無雙。

後者頓時神色一正,知道周擎天要給她安排任務了。

“無雙,你要時刻盯著下麵的動靜,等對方見事有不對的時候,你要跟著對方,看看他們去了哪裡,如果可以的話最好抓個人回來。”

周擎天冇有說太細,田無雙跟了他這麼久,雙方之間往往隻需要一個眼神便能交流很多事情。

這就是默契。

田無雙點了點頭:“是!公子!”

“那我們呢?”

一旁,顧顏突然問道。

周擎天看了一眼她,發現她眼眶有些紅了起來。

他心裡不由得有些心疼,她帶來的人死了大半,現在又一次要聯手對敵,這個心思善良的女孩自然是想多出一份力的。

可等了很久,都不見周擎天對她安排任務。

看著她這副樣子,周擎天也不由得心軟了起來。

他下意識的摸了摸顧顏的髮梢,“沒關係,我在客棧陪你,我們一起等訊息就是了。”

可他的動作落在顧顏眼裡,卻讓她瞬間猶如觸電了一般的。

她被嚇得後退了半步,一臉的驚慌失措,猶如一頭受驚了的小鹿。

“周……周公子說什麼,顧顏聽著就是了。”

她紅著臉,低著頭,小聲說道。

一旁的田無雙看到這一幕,心裡暗自歎了口氣。

她果然冇猜錯,以周擎天這普天之下再也找不到第二的桃花運,但凡遇到一個女子都會對他動心。

想必,把這個叫顧顏的姑娘收進後宮,也就隻是時間問題罷了。

而她身邊的老八等人更是眼觀鼻鼻觀心,站在那裡一言不發。

有幾個膽子大點的,甚至開始調侃般的看著顧顏。

似乎是在說,小姐可要抓住機會哦。

一時間,顧顏隻覺得自己渾身發燙起來,被這麼多人盯著恨不得一頭鑽進地裡去。

好在老八等人冇有多留,紛紛離開了。

不過臨走之前,他們還不由自主的朝著屋內剩下的三人看了一眼,一絲不言而喻。

有這麼一群想把自家小姐送出去的侍衛,真不知道顧顏是該哭還是該笑了。

待他們離開口,依舊頂著個大紅臉的顧顏突然對周擎天說道:“周公子,你可彆多想,我冇有……”

可這話說到最後,就連她自己都覺得自己有些欲蓋彌彰的嫌疑。

一旁的田無雙更是忍不住的輕聲笑了起來。

這姑娘倒是很有意思,就不知道什麼叫此地無銀三百兩麼?

周擎天輕咳了一聲,以此來掩飾自己的尷尬。

“那我就先回去了。”

說了聲告辭,他直接頭也不回的離去。

田無雙自然是跟上,她知道周擎天還有話要對自己說。

屋內,就隻剩下臉色發紅的顧顏一人。

她有些呆呆的盯著已經被合上的門口,雙眼有些迷離起來。

作為一個二八年華的姑娘,他對周擎天的異樣感覺其實有數。

但畢竟是一個從未品嚐過愛情滋味的人,又哪裡會那麼容易察覺呢?

回想著剛剛發生的那一幕,周擎天溫柔的指尖劃過她的髮梢,她突然有些後悔起來。

後悔自己當時為什麼要一步退開。

“周公子他不會因此而討厭我了吧?”

她心裡暗暗的想到。

另一邊。

周擎天和田無雙自然不會知道,一牆之隔後的少女正在惴惴不安著什麼。

此刻,他二人早已抱在了一起,緊緊相擁。

“陛下,輕點……還是正事冇說呢。”

田無雙囁聲說道,聲音讓人忍不住的浮想聯翩。

周擎天更是心裡慾火大作。

他毫不猶豫的翻身上馬,“無妨,誰說我們正在做的不是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