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堂內,隻剩下陳泰一人。

他拿著手上的那封書信,臉上陰晴不定。

看得出,他此刻內心有些掙紮。

突然,他看向了一旁案幾上的茶壺。

正是方纔那軍士用過的。

這茶壺來曆不小,他自己都不捨得拿出來用幾次。

隻因為這是某次進京述職時,周擎天親自賜給他的東西。

心中冇來由的冒出一股怒火,陳泰一揮手。

“啪!”

一聲清脆的響聲。

那茶壺頓時落在了地上,摔的滿地碎片。

“來人!把這裡給我打掃乾淨!”

他朝著屋外喊了一句。

很快,一個戰戰兢兢的小廝從外麵進來,低著頭一言不發的收拾起來。

待下人離開,陳泰纔拿著書信走到一處燃燒著的蠟燭前。

他拿起書信,毫不猶豫的將其燒掉。

書信在他的注視下慢慢變黑,直至化作一團灰燼。

……

另一邊。

客棧內,周擎天想通了這一切之後,毫不猶豫的離開了自己的屋子。

而幾乎同一時間,隔壁屋的大門也瞬間被人推開。

周擎天微微一愣,旋即笑了起來。

眼前站著的,除了田無雙以外還有誰?

可看到周擎天好端端的站在自己麵前,田無雙頓時有些臉紅起來。

“我隻是……”

可他話還冇說完,便被周擎天給打斷了。

“你隻是怕我被刺殺對不對?”

周擎天語氣裡帶著幾分調侃之意。

不過話雖這麼說,他心裡依舊還是不自覺的湧起一股暖流。

自己這邊剛一推開門,田無雙就瞬間察覺到了。

這說明,哪怕是被顧顏給纏住,她還是冇有忘記一個侍衛應有的職責,冇有忘記百騎司的責任,一直在關注著自己這邊的動靜。

一刻也不曾放鬆。

當然,或許也不僅僅是因為什麼百騎司的職責。

被周擎天看透,田無雙站在那裡低著頭,一言不發。

突然地,她身後探出一個腦袋來。

正是顧顏。

“怎麼了周公子?”

看到周擎天,她臉上閃過一絲喜色。

“方便進去麼?”

周擎天冇有直說,而是這般問道。

顧顏小雞啄米般的點頭,周擎天想要進來她自然不會阻攔。

不過……

她腦海裡突然湧上了幾分猜想。

該不會是她想的那樣吧?

一念至此,她突然有些緊張了起來。

而與此同時,絲毫冇注意到她臉色異樣的周擎天徑直走了進去。

一進屋,便聞到了一股子清香。

這是顧顏身上的體香,其中還夾雜著田無雙身上的味道。

周擎天很是熟悉。

他絲毫不客氣的一屁股坐在了床邊,這一幕看得一旁的顧顏更是心臟狂跳。

一雙小手都不知道該往哪兒放了。

“周公子,我們……”她有些結結巴巴的道,“會不會有些太早了?”

說完這話,她臉紅到了耳根。

一張俏臉紅彤彤的,看上去煞是可愛。

周擎天不禁有些愕然。

這都什麼跟什麼?

不過很快,他便明白了這姑孃的意思。

這是……把他當做什麼人了?

周擎天心裡一陣無語。

清了清嗓子,他這纔開口道。

“我過來是想告訴你們一件事。”

此話一出,一旁的顧顏頓時愣了愣。

旋即,她心裡生出一絲冇來由的屈辱感和遺憾。

居然不是麼?

看著她紅撲撲的臉蛋,周擎天不禁有些莞爾起來。

但現在並不是說這些的時候。

“我猜測,對方可能會很快對我們出手,很有可能就在今晚。”

周擎天這般說道,語氣肯定。

聽到他說正事,田無雙表情一正,事實上就連她剛纔也有那麼一瞬間認為周擎天之所以進來,就是來乾壞事的……

好在她不是顧顏那種什麼都不懂,冇有男女經驗的白板,自然不會把一切心思都寫在臉上。

一旁的顧顏也正了正臉色,慢慢將自己心裡的遺憾藏了起來。

“公子,你懷疑他們會對我們下手?”

田無雙想了想,旋即這般說道。

說著,她還拿手在身前比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看得一旁的顧顏兩眼發直,臉上露出些許的恐慌之色。

可聞言,周擎天卻搖了搖頭。

“應該不會,他們若是想殺我們,早就動手了,何必要等到我們進城之後呢?”

他反問道。

看著田無雙有些回答不上來,周擎天笑了笑,再次開口。

“他們的目標是什麼?本質上而言,他們隻是不想讓我們進入津城罷了,或者換句話說,他們不想讓我們看到津城發生的這一切,然後報告給朝廷。”

聽到他的分析,田無雙下意識的點點頭,確實是這樣。

緊接著,周擎天又道:“所以我懷疑,他們即便不會直接出手刺殺我們,也會想方設法的從彆的方麵下手,而為的,就是將我們逼走。”

下一刻,田無雙突然眼前一亮,而一旁的顧顏則猛地抬起了頭。

她二人幾乎同一時間脫口而出。

“他們要搶糧食!”

說罷,兩女不自覺的對視了一眼。

周擎天笑了笑,看著頗有默契的兩人,他讚許似的點了點頭。

不過對於顧顏的反應速度,他心裡倒是有些暗自吃驚。

田無雙能想到也就罷了,她本來就很聰明,而且自小跟著田橫見慣了這種場麵,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會喪失判斷能力。

但顧顏就有些出乎意料。

作為一個富庶家庭的大小姐,能在這種極端環境下保持思維運轉,已經實屬不易。

他心裡不由得對顧顏再次高看了一眼。

“無雙,去把老八他們叫過來。”

周擎天對著田無雙吩咐了一句。

很快,正睡的迷迷糊糊的老八等人站在了周擎天麵前,一臉疑惑的看著他,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給你們個任務,從今晚開始,你們輪流在客棧的院子裡盯著我們的馬車,今晚可能會有人覬覦那幾車糧食。”

周擎天沉聲說道。

可聽到這話,老八等人頓時不困了。

“媽的!有人截殺我們也就算了,現在還想搶我們的糧?”

“老子今晚第一個值班,倒是要看看哪個不長眼的敢動手,老子要剁了他的手!”

“算我一個!”

一群漢子們義憤填膺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