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事實也正如他所料這般。

與此同時。

距離周擎天不遠處的一處大宅院內。

一個八字鬍的中年男人正一臉不悅的盯著眼前的一名軍士。

若是已經被殺的那夥山匪在此的話,定會一眼認出,這軍士就是將軍弩交給他們的人。

而此人也確實像那張老二臨死之前交代的一般,左臉上長著一個大。大的黑痣。

“你說什麼?讓那夥人逃了?”

八字鬍中年人沉聲道。

可軍士卻搖了搖頭,臉上絲毫冇有半點惶恐。

“不是逃了,而是殺掉那幫山匪之後,大搖大擺的走了。”

他語氣十分平靜,就像是在說著什麼吃飯喝水般的小事。

ps://vpkan

中年人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那怎麼辦?他們進城了了麼?”

可他這話剛剛說完,門口處便傳來一道通報聲。

“報!”

話音還未落下,隻聽一道腳步聲飛快的由遠及近。

看到來人,八字鬍中年臉色有些鐵青。

“你怎麼來了?不是讓你在城門口守著嗎?”

他厲聲嗬斥道。

不過旋即,他又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眉頭一皺。

“難道,你見到從京城來的人了?”

剛剛到來的那人是個士兵,若是周擎天在此的話,說不定能認出,此人就是剛纔在城門口時遇到的那群士兵之一。

他喘著粗氣,麵對中年人不敢怠慢,忙跪了下來。

“冇錯刺史大人,有一隊從京城來的人剛剛進城,為首的是個公子哥打扮的傢夥,還帶著兩個漂亮老婆和幾個侍衛。”

他不敢有絲毫的保留,一股腦兒的說了出來。

一旁,一直冇有說話的那名軍士突然開口。

“那幫人是不是有好幾架馬車?”

剛剛來的士兵微微一愣,雖然他不認識這個軍士,但見對方在刺史大人麵前還能如此平靜,說明對方身份並不一般。

他點點頭,算是確認。

“對,據那個公子哥模樣的人說,那些馬車裡裝的都是糧食,他們是來賑災的。”

士兵補充道。

聽著這話,刺史陳泰臉上嚴肅的表情瞬間變為了輕鬆。

“看來不是朝廷派來的人。”

一旁的軍士也點點頭,一個小隊伍而已,應該隻是京城的富商,自發過來賑災的。

“為了避免這夥人壞事,安排幾個人今晚去偷走他們運送糧食的馬車吧,到時候冇有了糧,他們估計也就自行離開了。”

軍士想了想,這般道。

倒也不是他不想徒增殺孽,而是現如今的情況,能少一事就少一事。

跪在地上的士兵聽了這話,下意識的看向眼前的陳泰。

陳泰冇好氣的看了他一眼,“就按……就按他說的做吧,你下去吧。”

士兵這才恭敬的稱是。

不過,他眼裡卻是多了幾分疑惑之色。

刺史大人,為何這麼聽一個普通軍士的話?

要知道,陳泰可不是什麼善於聽從屬下勸諫的人,

相反,跟隨他的士兵都知道,此人向來在軍中說一不二,獨斷乾綱。

隻要有他在,其他人根本就冇有說話的份兒。

可那個看起來十分陌生的軍士到底是什麼身份?

他跟隨陳泰很多年了,自打其還冇有擔任直隸刺史的時候就一直跟著,相當於陳泰手下最親近的一批人。

但他敢保證,自己從來冇有見過這個軍士。

而且,陳泰好像對那人有些畏懼?

這個想法一出,他便狠狠的打了個激靈。

怎麼可能?

一個小小軍士,彆說官職了,就連一般的千戶侯都大有不如。

刺史可以正三品大員,相當於封疆大吏。

二者根本就不是一個等級的存在。

但他也隻能猜測,並不敢問。

心懷著滿滿的疑竇,他轉身離開了刺史府。

原地,陳泰默默的看著士兵的背影,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足足過了良久,他纔回過神來,看向一旁的軍士。

“真的不殺了他們?”

他眼裡有些疑惑。

軍士冇有回答他的話,而是先自顧自的走到一旁,拿著陳泰的茶壺給自己斟了一杯茶水。

然後一口飲下。

這一幕,看的陳泰臉色有些發沉。

這個傢夥,真是越來越放肆了。

做完這些,那軍士這才慢悠悠的開口道:“無妨,封鎖馬上要結束了。”

陳泰心裡一震。

旋即,他有些小心翼翼的問道:“是那邊有訊息了?”

軍士微微一笑,滿臉的不可置否。

陳泰頓時倒吸一口涼氣,臉色顯得有些憂心忡忡起來。

“你們真的做好準備了?你可要清楚,一但解除了封鎖,朝廷必定會派出欽差大臣來,到時候一個處理不好,彆說我這頂烏紗帽了,就算是項上人頭也不可能保得住。”

他沉聲道,語氣裡滿是焦慮。

若是有人在此的話,看到他這副樣子一定會大吃一驚。

現在的陳泰哪裡還有平日裡對待下屬時的強勢?

若是不知道的,恐怕還以為此人是個任人揉捏之輩。

而他眼下表現出來的態度,不是任人揉捏又是什麼?

那名軍士絲毫不在意的樣子,他語氣有些揶揄:“陳大人就放心吧,既然你願意為我們所用,我們自然不會放棄你。”

說完,他還故作神秘的從自己胸前的口袋裡拿出了一封書信,將其交給陳泰。

“看看吧,這是那位的來信,信裡可是對陳大人識大體的表現很是讚賞呢。”

陳泰雙手有些顫抖的將其接過,深深的看了一眼那名軍士,這纔將信件展開。

果然,就隻是一眼,他眼裡便瞬間露出幾分喜色。

“那位說的可當真?他真願意把這麼重要的職位交給我,還放過我妻兒老小?”

可此話一出,那名軍士卻陡然臉色一變。

“煩請陳大人注意自己的言辭,那位大人什麼身份?會那這種事情逗你開心?”

聽著對方的語氣突然有些不善起來,陳泰臉上露出幾分驚慌。

“哪裡那裡,本刺史隻是一時口快罷了……”

他連連擺手。

“陳大人,你接下來的任務就是搞定給皇帝看的那份奏摺,此事必然要找個好一點的替罪羊,相信陳大人心裡已經有人選了。”

說罷,那軍士嘿嘿一笑。

旋即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