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與此同時。

周擎天兩人所在的屋內。

房間裡隻有一張可供雙人平躺著的小床,除此之外就隻剩一個梳妝鏡和一張吃飯用的木桌。

周擎天坐在床邊,活動著自己的雙腿。

這一天下來,感覺比打了場仗還累上不少。

而田無雙作為侍衛,自然是默默的站在了一旁的陰暗處,履行著自己侍衛的職責。

突然地,周擎天心底生出一絲燥熱。

他下意識看向眼前的田無雙。

四目相對。

田無雙從他的眼神裡讀出了很多。

她臉色一紅,纖纖玉手悄咪咪的朝著一旁的牆壁指了一下。

ps://m.vp.

示意顧顏還在隔壁的房間,被人聽到有點不太好。

可週擎天現在哪裡還能管得了這麼多?

見田無雙有些遲疑,他二話不說的直接朝著她走了過去。

田無雙被嚇後退一步,但她身後是牆壁,退無可退。

無奈,她隻能閉上眼睛,靜靜等待。

旋即,她隻覺得眼前倒轉,一陣天旋地轉。

睜開眼睛,隻見她已經被周擎天給橫著抱了起來。

周擎天心裡的慾火不減反增,田無雙和侯亞缺有一點共同處。

那就是渾身的肌肉摸起來很帶感!

不像是慕容婉兒那樣,身上的肉是軟綿綿的,一副嬌弱無力的樣子。

像田無雙這一卦的,放在後世應該被稱作運動係美女纔對。

田無雙很輕,周擎天抱著並不費什麼力氣。

他將懷中佳人小心翼翼的放在床上,而他自己自然是兩腳蹬下了鞋子。

田無雙隻覺得自己心裡咯噔狂跳,緊閉著嘴,不讓自己發出聲音來。

可她這副樣子,更是讓周擎天食指大動!

他一把扯開了佳人身上的衣服,雙手摸摸索索著。

可正當他想要勇攀高峰的時候。

突然,門外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

“田小姐,我一個人住有點害怕,你……能不能來陪陪我?”

周擎天瞬間心裡飄過一萬匹神獸。

就連身下壓著的田無雙都愣了愣,冇想到那丫頭這麼會找時間。

兩人宛如同時被一盆涼水潑下似的,四目相對,突然有些尷尬起來。

田無雙飛快的整理好衣物,然後小跑著去開了門。

門外。

顧顏臉色緋紅,一雙小巧的手指互相摩擦著,掩飾著心中的萬分緊張。

話一出口,連她自己都有些後悔了。

她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這樣做。

可說出去的話就如潑出去的水,收不回來。

站在門外,她隻聽到耳邊傳來一陣陣腳步聲。

“咯吱”

大門被人拉開,正是臉上有些微紅的田無雙。

仔細看上去,田無雙的胸口處稍微有些衣衫不整。

顧顏冇有多想,她整了整神色,拉起田無雙的手。

“田姐姐,我是不是打擾到你們了?”

她語氣人畜無害,一雙眼卻是不由自主的越過田無雙,朝著屋內看去。

屋子裡的周擎天聽到這話,瞬間有些氣不打一處來。

他以前怎麼冇看出來,這小妮子還是個綠茶?

真是人不可貌相。

門口,田無雙心裡可冇有什麼綠茶紅茶的概念。

她忙不迭的搖搖頭,示意冇事。

不過看著顧顏人畜無害的臉,也以及那一雙希冀的目光,她有些不知所措起來。

“公子,我……”

她看向黑著臉的周擎天,有些猶豫。

被這麼一打擾,周擎天想殺人的心都有了,心裡更是煩躁無比。

他不耐煩的擺了擺手,示意田無雙要去趕緊去。

後者這才鬆了口氣,要是周擎天執意不肯的話,她都不知道怎麼處理眼下的局麵。

你讓她出去殺個人倒是冇問題,她就是乾這個的。

但要是處理人際關係方麵……

她還真冇有絲毫辦法,在這方麵,田無雙乾淨的宛如一張白紙。

不過她也很聰明,在宮裡的時候從來不主動參與慕容婉兒那幫人的修羅場。

就安安靜靜的做著她的侍衛,甚至蘇媚等人在的場合她都儘可能的不參與。

讓其他人想拿她開涮都找不到機會。

可現在,她卻是悲催的捲入了一場綠茶的陰謀。

而她還絲毫不知。

略帶歉意的看了周擎天一眼,田無雙小心翼翼的關上門離去。

屋內,就隻剩下滿腦門子黑線的周擎天。

他坐在床邊,胸前起伏不定。

自從穿越以來,還冇有人敢這麼明目張膽的壞他好事。

不過一想到顧顏那人畜無害的樣子,他心裡的怒火也升不起來。

“罷了罷了,由她們去吧……”

苦笑一聲,周擎天暫時將邪念拋之腦後。

他腦海中開始回想起這一路以來的見聞。

現在可以確定的是,這場大旱背後定有蹊蹺。

當然,天降大旱這種事不是人力可以左右的,但若是有人想往火裡加點乾柴,倒是很容易做到。

正如直隸刺史陳泰,以及那個州牧趙一維。

“恐怕我和顧家這些人,已經被有心人盯上了吧?”

他暗自喃喃道。

對方既然能將軍弩交給一夥山匪,那就自然有跟山匪聯絡的方式。

若是不出意外的話,聯絡不到那夥山匪之後的對方,肯定會將訊息傳來津城。

周擎天將自己徹底代入到了假想敵的身上。

“如果我是陳泰或者趙一維,在知道我們一行人到達津城內之後,肯定會很快動手……”

他默默的想著,思考著他們會怎麼動手。

就算是要防,也要防對地方纔是。

“直接殺人?”

這話一出,周擎天自己都搖了搖頭,將其否決了。

他相信陳泰和趙一維不會這麼傻。

自己這幫人連手持著軍弩的山匪都能收拾掉,就意味著肯定是有自保之力的。

那麼他們再派人過來刺殺,實在是冇有意義的行為。

而且此處客棧就在津城最繁華的地方,人多眼雜,不好有大動作。

那麼會是什麼呢?

不過就在這時,周擎天腦海中突然靈光一閃。

腦海中兩個字下意識的脫口而出。

“糧食!”

一想到這裡,他隻覺得自己想到了關鍵點。

他們在城門外的時候,已經暴露自己攜帶著糧食的訊息。

估計這會兒應該已經傳到對方的耳朵裡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