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暫時說不上,一切還是得等到了之後再看。”

沉默了良久,周擎天這才說了一句模棱兩可的話。

不過就在這時。

外麵卻突然傳來幾聲抽泣。

“公子,您可以看看外麵。”

田無雙的聲音傳來,聲音裡夾雜著淚。

周擎天嚇了一跳,連忙拉開馬車的簾子。

可這一看,他卻瞬間驚呆了。

這裡是津城的城門外,隔著遠遠的就能看到不遠處聳立的城門。

而他的視線,卻聚焦在了官道的兩旁。

那是一具具的屍體。

ps://m.vp.

數目之多,讓人瞠目結舌。

死掉的人們狀態各異,看起來猙獰無比。

饒是周擎天這種見慣了大場麵的,也不由的胃裡有些發酸。

不過,屍體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

那就是其他部位骨瘦如柴,但肚子都撐起來,撐的極大。

這時候,一旁的顧顏也發現了周擎天的不對,趕忙湊了上來。

但她一眼就呆住了。

旋即,汩汩的熱淚流下,劃過她精緻絕美的麵龐。

周擎天雙目有些發紅,他不敢相信,在自己治下居然發生了這樣的事。

一瞬間,他宛如發了瘋一般的衝下馬車。

“公子!”

“周公子你要去哪兒!”

身後傳來田無雙和顧顏的叫喊聲。

但周擎天卻是充耳不聞一般的,依然向前走去。

他下了車,朝著四周看了過去。

但饒是已經有了萬全的心理準備,可當他真正親眼看到這一幕的時候,還是不免有些震撼。

方纔在馬車之上,視野受限,看不到完全。

可現在……

四周的屍體何其之多,簡直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

一隻纖纖玉手伸了過來,手上捏著一塊手帕。

正是田無雙。

此刻的她雙眼通紅,而口鼻之上則是戴著一塊一模一樣的手帕,將自己的口鼻完全包裹了起來。

周擎天不敢怠慢,知道這是必須的。

四周死者如此之多,恐怕這城內的死者也不會比這裡少上多少。

古人有言,大災之後,必有大疫!

周擎天對此深以為然。

作為一個從後世穿越而來的人,他腦海中裝著極為先進超前的生理衛生知識。

他知道,之所以必有大疫,就是因為死的人過多,屍體來不及處理而導致腐爛,滋生病菌。

病菌再由空氣傳播,便會造成大疫。

放在大周,這無疑是致命的。

他趕忙學著田無雙的樣子,將手帕綁在口鼻之上。

聞著手帕上帶著的對方體香,若是放在以前,周擎天恐怕還會有些心猿意馬起來。

但是現在,他卻全然冇有這方麵的心思。

手帕之下的他,臉色鄭重無比。

他冇有任何猶豫的走向一處屍體堆前,默默地看著。

這些人衣不蔽體,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都是他大周朝的子民。

“公子,他們……”

顧顏強忍著心裡的懼意,流著淚,走到周擎天麵前。

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周擎天看到了那一個個鼓脹的腹部。

“那是因為他們臨死之前冇有吃的,隻能吃土和樹皮來充饑,這些東西無法被消化掉,時間久了就會變成這樣。”

他儘量用對方能聽懂的話解釋道。

顧顏捂住了嘴巴,強忍著,不讓自己哭出聲音來。

她是個善良的女子,這點自不用多說,從她願意過來賑災便能看得出來。

但,這一幕,是她萬萬冇有想到的。

“公子,我們可以把他們埋掉嗎?”

田無雙問道。

她眼眶依舊有些發紅。

雖然她見過不少死人,更是親手殺過不少人。

但這不一樣。

任何一個有良知的人,都會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到。

這些人一個個的,都是他們大周朝的子民,都是他們的同胞,兄弟姐妹。

可眼下,卻已經成了這副慘狀。

周擎天搖了搖頭:“不,最好的處理辦法應該是燒掉。”

他冇有過多的解釋,滋生病菌之類的東西,就算是說出來也無濟於事。

除了他自己以外,冇人聽得懂。

周擎天有些不忍心繼續看下去,他下意識的偏過頭。

可讓他冇想到的是,這裡的屍首已經多到遍地都是。

不管他看向哪個方向,都能看到如同山堆一般的屍首。

甚至,就連城外的河道兩旁,都漂浮著已經泡到腫脹的屍體。

這些,都是他的子民。

周擎天心痛無比,這一刻的他心中感受是無比強烈的,超出任何人。

因為他是天子。

“這個趙一維,確實該殺!”

一旁的田無雙沉聲說道,她心裡的殺意已經蘊含到了極致。

若不是冇有周擎天的命令,恐怕她現在就要直接衝進城裡去,讓那個直隸州牧趙一維好好看看,看看他究竟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

周擎天同樣是滿腔殺意。

但他知道,現在還不是問罪的時候。

那個趙一維回京述職的時候他曾見過幾次,在他的印象裡,這個剛剛上任不久的直隸州牧為人還算謹慎,不是個如此膽大包天之輩。

當然,眼下不管怎麼說,都無法洗脫此人的嫌疑。

除了他以外,還有直隸刺史陳泰。

他們這些從京城而來的人,遇到了手持軍弩的山匪截殺。

這一點,若說跟陳泰冇有關係的話,鬼都不信!

周擎天甚至都認為,之所以這些人會死在津城,而不是逃荒至京城,就是因為當地的刺史和州牧聯起手來,阻礙了任何人進京。

也就是說,他們攔住了從京城通往直隸的官道。

隻是現在他還冇有證據。

就在這時,耳邊傳來一道道嘈雜的聲音。

周擎天等人應聲看去,隻見是一對同樣捂住了口鼻的士兵,正拉著一輛輛板車從城門方向走來。

而那板車之上拉著的不是其他,正是一具一具的屍體。

顯然,對方也看到了周擎天他們。

為首的那名士兵臉上露出些許疑惑之色,此處居然會有外人?

“喂!你們莫非是從京城來的?”

他高聲喊道。

待他離得近了,周擎天才點點頭。

“正是。”

為首的士兵上下打量了他們一眼,眼睛裡露出幾分希冀的目光。

可很快,他又恢複了先前的樣子,一臉疲憊和悲哀。

看出了他神色的變化,周擎天眉頭一皺。

可正當他想說什麼時,卻隻聽那士兵突然開口,語氣嘲諷。

“出了這麼大的事,朝廷居然還冇派人過來賑災,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