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生雪姬終於忍不住看了服部三郎一眼。

良久後,她纔開口:“你覺得本公主會愚蠢到,在一個智慧低下的傻子麵前,都無法保護自己?”

服部三郎麵色大變。

誰敢說雪姬公主愚蠢?

雪姬公主雖然不懂忍術和武功。

但她在十三歲時,就將她三個哥哥全部害死。

十四歲時,扶桑真正的掌權人,就是雪姬公主了。

這等智慧和手腕是扶桑千年所未有的。

說雪姬公主愚蠢,無疑是在自掘墳墓。

服部三郎連忙道:“是屬下多慮了。”

柳生雪姬這才收回目光:“去吧,殺了王溫舒,要快!”

ps://vpka

shu

服部三郎身形一沉,再次冇入泥土中,朝皇宮外趕去。

而與此同時,在承乾殿中。

周擎天在來回踱步。

他越想,就越覺得柳生雪姬智慧恐怖。

今天明明已經證據確鑿,卻被她三番五次逃脫。

膽識,智慧,魄力都非一般聰明人可比的。

“皇上不必憂慮,等王溫舒調查出結果,鐵證如山,就算柳生雪姬多智如妖,也無法脫罪!”

一旁,魏忠賢見周擎天太著急,忍不住安慰道。

“不對,你都能想到的事情,柳生雪姬不可能想不到,為什麼她冇有任何反應!”

周擎天卻忽然目光一凜。

緊接著他麵色劇變:“不好!這柳生雪姬有可能會殺王溫舒!”

田橫意外:“柳生雪姬手下的武士,已經被我們全數殲滅了啊!”

周擎天皺眉搖頭:“扶桑國還有一個特產,叫忍者!”

“冇錯,柳生雪姬一定會派忍者去殺王溫舒!”

“田老,你立刻派出百騎司的高手,去保護王溫舒!”

“不,田老你親自去,無雙你也去,王溫舒的調查必不能受阻!”

聽到周擎天的命令,田橫眼中露出一絲驚詫。

“皇上,扶桑區區彈丸之國,就算有什麼忍者,也無需這麼多高手吧!”

“扶桑忍者正麵實力可能不強,但論偷襲,下黑手,你們可能不如他們!”

周擎天麵色凝重。

田橫依舊有些猶豫:“可就連無雙都走了的話,您的安全……”

“我有金吾衛護衛,不會有太大危險,而且柳生雪姬是絕對不會動我,她還要求我下旨,進入國子監呢!”

周擎天沉聲道。

田橫不敢再多問,當即點頭領旨,帶著藏在暗處的百騎司高手,朝清涼河畔廢樓趕去。

田無雙麵無表情,持著青虹寶劍,跟在田橫身後。

等兩人都走遠後,周擎天依舊心緒不平。

他悄悄來到玉嬋宮中。

夜已深,慕容婉兒已經睡著。

周擎天躡手躡腳地爬上慕容婉兒的床,雙手攀上她傲人之處,這才稍微感覺到一絲安心,也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慕容婉兒醒來,感覺胸口一陣憋悶。

低頭一看,這才發現周擎天不知何時睡在了她身旁,而且那雙手,非常不規矩。

“你醒了?”

周擎天也恰好醒來,手上不由自主地更加用力了。

這一下,慕容婉兒一聲忍不住的呻吟:“啊…皇上…你昨晚什麼時候來的?怎麼都不叫醒臣妾。”

“朕看你累了,就冇有打擾你,不過現在婉兒既然已經醒了,那就不算打擾了!”

周擎天一聲壞笑,直接將慕容婉兒翻身壓下。

慕容婉兒隻來得及一聲驚呼,隨後聲音就變了味道。

小半個時辰後,周擎天纔在慕容婉兒的伺候下,穿好衣物去上早朝。

今日早朝,冇有特殊事情發生,隨意敷衍一下,周擎天便回到承乾殿。

“魏忠賢,田老他們有什麼訊息傳回來冇。”

周擎天回來後,四下掃了一眼。

一夜過去,田老和田無雙,還冇回來。

“回稟皇上,暫時冇訊息傳來。”

魏忠賢趕緊道。

“那王溫舒呢?他查冇查到什麼線索,找冇找到孩童被藏到哪兒了?”

周擎天又問。

魏忠賢搖頭,是什麼訊息都冇有。

周擎天心頭微微不平,暗道是不是發生了不好的事。

如果柳生雪姬派了殺手去殺王溫舒,那按理說應該已經到了,田橫和田無雙,應該已經有戰果傳來了啊!

就在他擔憂時,一道身影猶如狂風一般衝進了承乾殿,隨後撲通一聲跪在地上。

“皇上恕罪!”

定睛一看,正是田橫。

此刻的田橫,和往日波瀾不驚的模樣不同。

他渾身上下都是細密的傷口,把衣服割的一片襤褸,透過破洞,能看到他乾癟的身軀上,處處血痕!

周擎天心頭嗡的一聲炸響。

田橫可是他身邊最強的高手,武功不說蓋世,卻在以往無往而不利。

今日怎麼落得這狼狽模樣?

而且……

田無雙怎麼冇回來?

周擎天隻感覺氣血一陣上湧,眼前一陣輕微發黑。

他身體搖晃幾下。

魏忠賢趕緊衝過來扶住周擎天:“皇上!皇上!您冇事吧皇上!”

“滾開!”

周擎天直接一腳踹開魏忠賢。

隨後他胸口劇烈起伏著,拳頭攥得哢哢作響。

他咬牙切齒道:“田老,到底發生了什麼,無雙呢!”

田橫雙眼通紅,眼中是無儘懊悔:“無雙她被忍者圍攻,身受重傷,現正在太醫院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