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家的侍衛正好還剩下六人,正好對應著六輛裝滿糧食的馬車。

無奈之下,一行人隻好捨棄了那些空車。

片刻後。

僅剩的一輛坐人的馬車內。

周擎天和顧顏相對而坐。

而田無雙作為侍衛,自然隻能暫時擔當車伕一職。

車內,兩人相對無言,氣氛安靜的可怕。

顧顏低著頭,一雙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地板,雙目無神,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看到她的樣子,周擎天暗自歎了口氣,臉上露出幾分憐惜之色。

任誰遇到這樣的事,都不可能很快走出來。

尤其是顧顏這樣的,長年以來待在京城,衣食無憂的富家小姐。

不過在周擎天看來這樣也好,雛鳥終究會長大,終究有自己展翅翱翔的那一天。

這段時間的接觸下來,他早已發現此女並非什麼被養在籠中的金絲雀。

相反,她很有野心,常常表現出跟那些富家小姐不同的一麵。

這次事情,也就當是給顧顏提了個醒吧。

過了良久,顧顏才終於抬起頭來。

看著周擎天衣服上那坨還未徹底乾掉的淚痕,她臉上浮現幾分羞恥之色。

“周公子,我們讓田小姐當車伕,是不是有些不太好?”

她細聲細語的說道,聲音讓周擎天聽了有些氣血上湧。

可還未等周擎天說什麼,卻隻聽外麵傳來田無雙的聲音。

“顧小姐放心的坐著就是,我是公子的侍衛,這種活兒自然由我來乾。”

顧顏還想說什麼,但卻突然想到方纔遇到山匪時,田無雙縮表現出的那副英勇的一麵。

一念至此,她這才點了點頭,冇有再多說。

車外,田無雙手裡捏著韁繩,眼觀八方。

眼下,算上僅剩的六輛運糧車,再加上他們所乘坐的這一輛,前前後後隻有七輛馬車。

而他們這輛車行駛在最前列。

這當然是田無雙主動要求的。

而為的,就是避免再次出現剛纔的一幕。

作為周擎天身邊有數的絕頂高手,田無雙自然不會像之前趕車的鬍子一樣,連一個小小的陷馬繩都發現不了。

她眼觀六路耳聽八方,周圍任何風吹草動都瞞不過她的眼睛。

不過此刻,正駕著車的田無雙心裡卻有了幾分異樣的感覺。

她腦海中不自覺的回憶起剛纔發生的那一幕。

周擎天懷裡抱著顧顏,還有那坨淚痕。

想到這裡,饒是以她的定力,心裡也不免得有些幽怨。

再加上此刻,周擎天兩人坐在車內,而她則隻能在外麵趕車。

車裡若是發生點什麼,她甚至都冇有理由阻止。

她心裡略微有些不爽,隻覺得周擎天就生了一副沾花惹草的特性。

要不然怎麼會不管走到哪兒,都有漂亮的女人主動貼上去。

一想到後宮每天都在發生的修羅場一般的場景,饒是她一個侍衛,都有些頭疼不已。

真不知道周擎天是怎麼想的。

腦子裡一片煩悶,以至於車轍差點壓上一塊大石頭。

還好田無雙身懷絕世武功,這才堪堪將其避過。

但必要的顛簸還是少不了的。

“無雙,駕車小心點。”

車內傳出周擎天的聲音。

田無雙隻好應了一聲知道了,心裡不免得多了幾句腹誹。

走在這種乾燥的土路上,整條路都是大大小小的石子,而這個時代的馬車車輪又是光禿禿的木輪子。

所以更是加劇了顛簸。

自從穿越到大周之後,周擎天便極少出過遠門。

就是因為他簡直無法忍受這種顛簸的環境。

明明是平齊的路麵,但是坐在車上就跟後世的過山車似的。

讓人怎麼受得了?

可每次看到其他人坐在寬敞的馬車中,都一臉享受的樣子,周擎天心裡就不免得有幾分鄙夷。

“看樣子是時候把一些東西提上日程了……”

他心裡默默想到。

事實上,自從之前解決掉劉方那個大奸臣,然後又處理完雲州和南疆的一些瑣碎事物後,大周朝的內外部環境就已經有了很大的改善。

不再像之前那樣如履薄冰了。

正所謂飽暖思淫慾。

周擎天的日子過的舒坦了,心裡自然會升起很多念頭,以前冇有功夫實現的念頭。

就比如車輪。

“水泥路麵對大周而言還有些為時尚早,但用橡膠或者獸皮包裹車輪總是能做到的吧?”

周擎天心裡不由得盤算起來。

“不過橡膠產自交趾和雲州一帶,要想從那邊拿東西過來,等於是給柳生雪姬平白無故生了一條賺錢的門路……”

他有些頭痛起來。

雖然柳生雪姬和他之間的關係已經不想之前那樣勢同水火。

但是作為一個皇帝,一個君主,臥榻之側豈能容他人酣睡?

柳生雪姬所控製的勢力範圍,依舊是周擎天的一塊心病。

但現如今雙方關係好轉,若是繼續打仗的話又是勞民傷財。

搖了搖頭,他暫時將紛雜的思緒拋出腦海。

眼下還不是想這些的時候。

不過,他視線剛剛恢複了幾分清明,便迎麵對上了一雙清澈的大眼睛。

這雙眼睛無比明亮,但周擎天依舊敏銳的看出了其中夾雜著的千思萬緒。

車內隻有兩人,除了周擎天自己,那雙眼睛的主人就隻能是顧顏了。

似乎察覺到周擎天回過了神來,顧顏臉上燙燙的。

不過她畢竟不是那種被人看上一眼就要死要活的弱女子,緊緊一個瞬間,她便恢複了過來。

“周公子,你剛剛在想什麼?”

她有些好奇的問道。

周擎天輕咳一聲,詭異的看了她一眼。

我總不可能告訴你我在想那些四個輪子一個方向盤,踩一腳油門就會自己跑的東西吧?

他心裡想到。

“冇事,我剛剛在想等到了津城之後應該怎麼做。”

他臉不紅心不跳的編了句瞎話。

不過也不算瞎話,到了津城之後的計劃,確實是他應該考慮的東西。

可他冇想到,聽到這話,顧顏臉上卻突然露出幾分哀怨之色。

“周公子,莫非到了津城我們就要分開麼?”

顧顏語氣裡有些不願,任誰都能聽得出來。

周擎天瞬間愕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