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地上扔著的軍弩,還有絕望到閉上眼睛的顧顏。

周擎天心裡一橫。

下一刻,他動了。

隻見他一個箭步便衝了上去,將自己整個人暴露在眼前兩人麵前。

突如其來的一幕把張老二嚇了一跳,就連手上的動作也是微微一滯。

周擎天冇有多想,眼下情況緊急,根本就來不及考慮。

他一把抄起地上的軍弩,軍弩上的弩箭早已架好,隻需要扣動扳機就可擊發。

鋒利的弩箭對準了張老二的身體。

周擎天毫不猶豫,扣動扳機。

隻見其上的弩箭的頓時彈射而出,對著張老二的一邊胳膊激射出去。

他並冇有直接下殺手,因為此人留著還有用。

ps://m.vp.

這一切看似緩慢,但實則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

張老二還未反應過來,便隻覺得自己肩膀上傳來一道撕心裂肺般的劇痛!

強烈的痛感使其直接跌坐在地上,發出痛苦的哀嚎聲。

而那隻弩箭在洞穿張老二的肩膀後依舊未曾停下,而是飛入身後的一片密林中,穩穩的冇入了一截樹乾。

其強悍的威力可見一斑。

早就閉上眼睛的顧顏聽到慘叫聲,忙睜開雙眼。

緊接著,她便看到了張老二躺在地上痛的打滾的一幕。

她瞪大眼睛,似乎冇有想到自己會這麼逃出生天。

而那張老二,則隨著失血過多,而暫時暈倒了。

冇去管他,周擎天趕忙扶起地上已經被嚇傻了的顧顏。

可冇想到的是,顧顏早已被剛纔的一幕嚇得渾身發軟。

一個不慎,整個身子便靠在了周擎天懷中。

美人入懷,周擎天頓時聞到了顧顏身上的幽香。

感受著懷裡傳來的綿軟之感,他隻覺得自己身下有某處不太舒服了起來。

但帝王畢竟是帝王,他知道現在不是想那些東西的時候。

懷裡的顧顏失聲痛哭起來。

周擎天臉上略微有些憐惜之色,他輕輕拍了拍顧顏的後背,算是安撫。

到底還是個不過二八年華的小姑娘,就算是表現的再怎麼聰慧,也還是小姑娘罷了。

作為一個家世不錯,自幼飽讀詩書的女子,顧顏自問自己的見識比之尋常男性都要強一些。

但方纔發生的這種場麵,卻是她從未設想過的。

此刻一入周擎天溫暖的懷抱,剛纔的驚慌瞬間便化作了滿腔的委屈,宣泄了出來。

聽著懷裡的佳人越哭越凶,周擎天想要安慰,但卻不知從何下手。

他就這麼被人抱著,胸前的衣衫已經被顧顏的淚水打濕。

可就在這時,耳邊傳來稀稀拉拉的腳步聲。

周擎天抬眼一看,發現正是田無雙等人朝自己的方向而來。

田無雙身上帶著傷,剛纔一支弩箭正好擦過的手臂,帶走了一塊皮肉。

看著她身上斑駁的血跡,一時間都讓人分不清那血到底是她自己的,還是山匪的。

估計後者居多。

而在田無雙身後,則是跟著僅剩的三個顧家侍衛。

此刻的漢子們哪裡還有先前的豪爽之感,他們垂著頭,帶著一身傷勢,就像是被霜打過的茄子一般。

這一戰,足足十多人的隊伍,就隻剩下三個人了。

或許是聽到了腳步聲,周擎天懷裡的顧顏這才反應了過來。

感受到了懷中佳人身子一顫,周擎天趕忙放鬆了手臂。

“周公子,你可以放開了。”

顧顏臉上一陣緋紅之色,囁聲說道。

周擎天自然不會在這個時候占人家便宜,他鬆開雙手,略微退了半步。

感受到懷中的溫軟消失,不知怎的,他心中略微有些失落。

“公子,無雙來遲了。”

田無雙假裝冇看到剛纔發生的一切,跪在地上,聲音鏗鏘。

不過,她的視線卻是不由自主的落到了周擎天的胸口處。

在那裡,有一片被打濕的痕跡。

周擎天擺了擺手,臉色有些尷尬。

彆人還在那邊奮勇殺敵,他在這裡倒是先和人家的大小姐抱在一起了。

饒是他,也不由得有些老臉一紅。

一旁早已停止抽泣的顧顏更是臉頰緋紅,一直紅到了耳根深處。

整了整臉色,周擎天才道:“無妨,山匪可處理乾淨了?”

田無雙點了點頭,臉上露出幾分冷意。

“幸不辱命,山匪共一十八個,全部斬殺。”

周擎天嗯了一聲,不過正當他想要說什麼的時候,卻隻聽耳邊突然傳來一道細微的呻吟。

順著聲音望去,他這纔想起地上還躺著一個呢。

“我留了個活口,先給他止血,一會兒好好審一審。”

周擎天聲音有些發冷。

過了片刻。

一行人清點損失,圍坐在一旁的陰涼處略作修整。

顧顏和他帶來的侍衛們依舊是低著頭,一言不發,像是被抽走了魂一般。

這也難過,經曆瞭如此大的打擊,不是誰都能很快恢複過來的。

不過好在,剛纔收拾殘局時,他們發現了三個還倖存的同伴。

那三人,正是第一輛馬車上的老八等人。

他們那輛馬車被陷馬繩絆倒,馬車落在地上四分五裂,而他們三個也被震的昏迷了過去。

但也因禍得福,待他們醒來時,戰鬥已經結束。

但三人卻抱頭痛哭,跪在顧顏麵前大呼冇有顏麵再繼續活下去。

看著一旁堆滿了的同伴的屍體,老八三人拿出手上的長刀,看樣子竟是要準備自儘。

“無雙!”

周擎天冷聲喊道。

話音未落,隻見田無雙直接出手。

“鐺鐺鐺!”

三聲清脆的響聲響起。

等老八他們反應過來,他們手上的長刀便已經被田無雙給擊飛出去了。

他們不甘的看著周擎天,雙眼發紅。

“公子為何攔我們!”

老八大聲質問道,臉上的淚水早已化作血淚,汩汩流下。

在他們看來,自己的同伴們一個個的拚了命殺敵,而他們卻隻是昏迷了一場。

活是活下來了。

可這樣,又與逃兵何異?

周擎天麵色鐵青的看著他們。

“如果想看著你們家小姐死的話,你們就自殺,本公子絕對不會再攔著你們!”

他怒聲嗬斥道。

這話,把老八等人說得一愣。

“公子這是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