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得皇上震怒,慕容軒轅感覺自己就如同狂風暴雨中的小船一樣,隨時會被撕碎。

他撲通一聲跪在地上,垂著頭:“臣無能,絞殺完賊人後,幾乎掘地三尺,卻冇找到半個孩童的影子!”

“混賬!廢物!”

周擎天怒不可遏,他來回踱步,隨後一把掀翻了麵前的桌子!

都擺在明麵上的事情了,偏偏就是缺了這一步證據。

眼下,雖然摧毀了柳生雪姬的勢力,也隻能眼睜睜看著她脫罪!

這慕容軒轅,辦事也太不靠譜了。

“皇上,既然一切都是誤會,請問可否放雪姬離開?至於雪姬枉死的武士,自然也需要一些賠償,到時候雪姬會列好清單,請皇上賠償!”

柳生雪姬忽然開口。

“柳生雪姬,你竟然還敢得寸進尺?你不看看你是什麼身份!”

周擎天眼睛瞪得滾圓,彷彿一頭暴怒的暴龍。

ps://m.vp.

好啊!

殺朕的人,抓朕的臣民,現在還敢反過來討要賠償?

柳生雪姬依舊不卑不亢。

她道:“雪姬是以一國的身份來找皇上的,和皇上平等,所以雪姬索要賠償,不算得寸進尺!”

“做夢!你扶桑不過是個彈丸之國,我大周乃天朝上國。”

“你們扶桑,隻配給我大周皇朝為奴為婢,世代臣服。”

“殺幾條狗都不如的奴婢,你能奈我何”

“來人!去鴻臚寺,把扶桑國其他使節也全部下獄,明日處斬!”

周擎天憤怒咆哮,龍威浩蕩,恰巧一陣狂風捲入大殿,吹得人倒瓦飄,彷彿真有天威降臨。

柳生雪姬眼中閃過一抹痛苦。

是啊!

就是這樣的!

大周太強大了,扶桑太弱小了。

今日明明自己已經把罪名開脫得一乾二淨,自己卻依然隻能跪在這裡。

自己隻是索要合力賠償,不但冇要到,反而還害得自己屬下,都要掉腦袋!

自己一定要想儘一切辦法,改善扶桑國那弱小的血脈,有朝一日,才能站在今日大周的位置,讓大周的皇帝公主,跪在她現在的位置!

柳生雪姬十根纖纖玉指攥緊,幾乎發青。

但她麵上,依舊冷靜:“皇上說的是,是雪姬不知好歹了,雪姬不要賠償了,請放雪姬出宮即可。”

“你走不了了,朕隻不過是一時之間冇抓住證據,但不是一直抓不住證據!”

周擎天也漸漸冷靜下來。

他目光一掃旁邊站了許久的王溫舒。

王溫舒立刻明白周擎天的意思。

他站出來道:“皇上,微臣現在就去查那片廢樓,他們隻要在那裡藏過人,微臣一定能找到蛛絲馬跡!”

“去吧!”

周擎天這才滿意地點點頭。

這次,就看看王溫舒的辦事能力,到底有多強,對不得對得起欽點狀元的名頭!

王溫舒轉身離去。

周擎天看向魏忠賢:“來人啊,給雪姬公主安排個住處,記住,好生伺候著,要是出了岔子,朕唯你是問!”

魏忠賢立刻笑盈盈地走到柳生雪姬麵前:“雪姬公主,請吧!”

柳生雪姬這才站起來,跟著魏忠賢離開。

等所有人都走遠後,周擎天纔看向田橫道:“朕抓柳生雪姬的事,劉方那邊有冇有反應?”

“有!已經有大臣已經揚言要上奏則駁斥皇上,說皇上有失大國風度!”

田橫老老實實地回答他。

周擎天深吸了口氣。

必須要找到證據,否則這次不但破不了孩童被抓的案子,保不住王溫舒。

就連他這個皇帝,都要向劉方等人低頭認錯。

“要不要再給王溫舒尚書多派幾個人,他一個人,怕是很難找到線索。”

田橫忍不住問道。

說實話,他雖然對周擎天忠心耿耿。

但周擎天出的科考題目,他也不是很讚同,覺得這樣並不能挑選出真的人才。

自然,他對王溫舒的實力,不是很信任。

周擎天擺擺手:“先等等,時間還有九天,如果三天內王溫舒冇有線索,就加派人手!”

田橫點點頭,這纔不再多問。

天色,漸漸暗下。

皇宮城牆上巡邏的金吾衛,還有暗處放哨的百騎司,都冇有發現,皇宮牆角處,忽然凸起一塊土,彷彿有什麼東西在地下一樣。

緊接著,地下的東西一路朝宮內移動,凸起也隨之移動。

最後,地下的東西停在了仁英宮。

這裡正是柳生雪姬被安排住下的地方。

到了仁英宮後,地下的東西忽然破土而出,竟然是一個東洋忍者。

一旁,柳生雪姬傲然而立。

“公主!服部三郎救駕來遲,還請公主恕罪!”

名叫服部三郎的忍者跪地請罪。

柳生雪姬卻看都不看他一眼,道:“我在皇宮中很安全,皇帝拿不到我的證據,就無法處理我!”

“你現在要做的,是立刻去殺掉調查廢樓線索的大周刑部尚書,王溫舒!”

服部三郎聞言立刻行禮:“是!”

但忽然,他又皺眉道:“公主,要不我給你兩件防身忍具,我聽說皇帝是個勾引皇嫂的昏君,若他對你起了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