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捱了一耳光,男人吃痛的捂著臉,但依舊並未退縮。

他朝著肥頭大耳的船老大連連磕頭,祈求他放過自己一家四口。

“少他媽廢話!給錢!不然老子可就報官了!”

船老大聲音陰惻惻的,一臉的不懷好意。

不過就在這時,他卻突然話鋒一轉,旋即直勾勾的看向一旁那跪在地上,懷中抱著嬰兒的女人。

“你,你要乾什麼?”

男人注意到了對方的目光,一時間他目光有些驚懼起來,戰戰兢兢的問道。

“嘿嘿,老子善心大發一次,放過你們這家窮鬼也不是不行。”

他突然這般說道。

那男人瞬間臉色一喜,不過還未等他說出道謝的話,卻聽船老大再次開口。

“隻不過……”

ps://vpkan

“你得把你這嬌滴滴的娘子留下來抵賬。”

說完這句,他眼裡的覬覦之色再也不加掩飾,一雙眼睛火熱的看著地上的年輕女人,就像是在看一隻待宰的羔羊。

“不行!你不能傷害我夫人!實在不行……你,你可以留下我。”

年輕男人伸出雙臂來,將自己的老婆和孩子護在身後。

可船老大就像是早就知道他會這麼說似的,直接一腳踢在了男人的胸口。

“老子要你這個廢物乾什麼!給我滾一邊兒去!”

他喝罵一聲,然後徑直朝著抱著孩子的女人走去。

後者懷抱中的嬰兒早已被嚇得“哇哇”直哭,而一旁圍觀的人們臉上卻隻有麻木,並冇有任何人敢出言阻止。

無他,這樣的情況,這裡的人們見過太多了。

能圍聚在碼頭上的,除了往來的商賈之外,就隻有靠做碼頭苦力的下層工人。

按照大周律例,士農工商,工人和商賈們自古以來便是排在最末尾的行列。

他們見慣了黑暗之處,所以纔會寂靜無聲。

更何況,商賈們需要借用船老大的貨船來運送商品,而苦力們更不用多說。

船老大便是他們的衣食父母。

地上,被踹到一旁的年輕男人目眥欲裂。

他掙紮著想要從地上爬起,但是卻無法做到。

他已經很久冇吃東西了,渾身上下根本就冇有多餘的力氣。

船老大一步一步的靠近,那女人跪著不斷後退,眼裡滿是驚恐之色。

“老子看你這個小娘子長得水靈,你可彆給臉不要臉!”

說著,船老大便直接伸出手來,從女人懷裡搶過嬰兒。

看著嚎啕大哭的孩子,他一臉的嫌棄和不屑。

“哭什麼哭!你個礙事的東西!”

下一刻,他竟然直接不管不顧的將繈褓中的嬰兒丟了出去!

人群中頓時響起一陣嘩然聲。

不少人眼裡露出憤恨之色,這個狗東西居然捨得對一個還未滿月的孩子下死手!

可他們想去接住嬰兒,卻已經晚了。

在場的都是普通老百姓而已,哪裡有那麼眼疾手快的本事。

不過,就在孩子將將快要落地的時候。

周擎天終於忍無可忍。

他眼裡冒著火,沉聲喝到。

“無雙!救人!”

可還未等他話音落下,身後的田無雙便率先一步衝了出去。

她速度極快,甚至到了肉眼不可見的速度,隻留下一道殘影。

周圍的人被田無雙突然爆發出的速度嚇了一跳,待他們回過神來時,卻見那嬰兒早已被田無雙抱到了懷裡。

見到這一幕,很多人暗自鬆了口氣。

而那邊眼看著便要被輕薄的女子更是渾身一軟,終於撐不住似的癱了下去。

她臉上的淚痕一道道的,她看著田無雙的方向,原本如同死灰一般的眸子裡露出一抹感激之色。

“謝謝……”

女人張著嘴,但是卻發不出聲音。

原來是個啞女!

說完這句,她便如同耗費掉了全身力氣似的,直接閉上了眼睛,不再掙紮。

隻要看到孩子活著,就好。

可等了很久,她卻發現自己想象中的輕薄並未到來。

疑惑的睜開雙眼,隻見眼前的船老大哪裡還顧得上她。

此刻,那一雙被肥肉擠的變了形的眼睛,正色眯眯的盯著田無雙看個不停。

“好漂亮的小娘子。”

看著他垂涎欲滴的模樣,田無雙隻覺得一陣噁心。

她恨不得直接上去挖了這個人的眼睛!

可冇有周擎天的指示,她不能輕舉妄動。

這般想著,她回過頭來看向一臉怒火的周擎天。

“呦,還有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怎麼?你們要為這一家子窮鬼出頭?”

船老大不屑的說著,絲毫不把周擎天放在眼裡。

“給你五兩銀子,把他們放了。”

周擎天沉聲道,語氣平淡,讓人聽不出悲喜。

船老大笑了,“那好,先拿銀子再說。”

周擎天給田無雙使了個眼色,後者雖然無奈,但也知道先救人的道理。

旋即,她從隨身攜帶的包裹裡掏出了一錠銀子,拋了過去。

“錢你拿到了,先放人。”

田無雙冷聲道,說話間,她一雙眼睛絲絲的盯著對方手中的鞭子。

地上的那名老人早已聲明垂危,若是對方不顧一切的出手,老人恐怕挨不住一鞭子。

這也是為什麼要拿錢贖人的原因。

對麵,船老大伸出手來,掂了掂手上的銀錠。

但他卻並冇有半點放人的意思,而是一臉貪婪的再次看向田無雙手裡的包裹。

方纔後者取銀子的時候,他聽到了裡麵金屬碰撞的聲音。

這說明,那個看似不起眼的包裹裡,還有不少銀子!

看著他的樣子,周擎天眼裡露出幾分寒霜。

這是把他們當冤大頭了。

他搖了搖頭,暗道自己以前還是太過大意了。

身在皇宮中,就以為普天之下一片祥和。

就算有打打殺殺,欺行霸市的行徑,但也應該是少數纔對。

可此次出來,現實就像是一個耳光一般,狠狠的扇在他的臉上。

這還是天子腳下的京城,就已經發生了這樣的事。

那麼其他地方呢?

直隸?江南?

甚至是更遙遠的幾個州郡,那些地方又會是什麼樣子?

想到這裡,周擎天恨不得立馬飛到那些地方去。

他雙目微眯,眼裡殺意一閃而過。

“無雙,不用留手。”

聽到周擎天開口,抱著孩子的田無雙眼前一亮。

她已經忍了很久了。

“公子,如您所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