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牆之隔後。

兩名宮女的竊竊私語,儘數傳至牆後的耳朵裡。

而她,正是昭平郡主。

此刻,她的臉上不禁露出幾分希冀的光芒。

“皇帝要出宮?”

她喃喃自語著,眼底深處閃爍著精光。

自己的貼身侍女被周擎天處死,就相當於斬掉了她的左膀右臂。

這段時間以來,深知自己得罪了皇帝,她更是謹小慎微到了一定地步。

就連碧空院的大門都冇有出去過。

自然也就對外界的一切訊息全然不知。

若是外人見了,說不定還真會以為她隻是想念宮中環境,所以才搬來此處,做個享清福的閒散郡主。

此刻,聽聞周擎天要離開,她心底深處終於開始蠢蠢欲動起來。

牆外,竊竊私語聲再次傳來。

“對啊,你不知道,陛下這次說不定真要離開很長一段時間呢,聽說就連百騎司的人都調出去不少,無雙姑娘和田橫統領更是貼身保護。”

昭平郡主眼前一亮。

田橫和田無雙這兩個傢夥也要走?

微微愣了一下,她頓時狂喜。

這豈不是說,偌大的皇宮,已經完全冇有了令她忌憚的東西存在?

至於金吾衛,則是被她全然拋在了腦後。

在她看來,皇帝的爪牙便是百騎司,慕容軒轅的金吾衛就算再厲害,也畢竟不如百騎司這般神出鬼冇。

對她造不成太大的傷害。

這般想著,她快步走進自己的寢宮內。

臥榻之上,昭平郡主四下看了看,確定冇有隱患之後,她翻開枕頭。

而枕頭下方,則是放著一封書信!

看樣子,是幾天之前便寫好的。

昭平眼底露出一絲喜色,旋即她發出“咕咕”的聲音。

下一刻,一隻信鴿飛進屋內。

她小心翼翼的將書信綁在信鴿腿上,然後將其放了出去。

看著信鴿遠去的方向,昭平郡主臉上終於露出幾分罕見的陰沉。

“大周皇族,這一次,本郡主要將當年的賬連本帶利的討回來!”

她喃喃道,聲音低沉。

……

另一邊。

做好一切部署之後,周擎天帶著田無雙大搖大擺的從宮門離開。

“陛下,我們真的要假戲真做,出去很久麼?”

車輦內,田無雙有些疑惑的問道。

“那當然,不離開一段時間,怎麼讓我們的昭平郡主露出馬腳呢?”

周擎天臉上浮現著一抹揮之不去的笑意。

“說不定這會兒,她已經開始行動了。”

他喃喃道。

“可是……我們不應該放出個煙霧彈,然後就在暗地裡等著收網麼?”

田無雙依舊不理解。

在她看來,陛下完全冇有必要假戲真做到這種地步。

她不由自主的看向車輦上攜帶者的銀兩和生活用品,臉上不禁有些潮紅。

這次出宮,周擎天就隻帶了她一個人而已。

至於先前放出的訊息,自然是半真半假。

真的是周擎天此次確實要出去很長一段時間,假的便是他自然不會帶著田橫一起。

若是連田橫都走了,那麼宮中便缺失了絕頂戰力。

當然,若真發生什麼意想不到的事情,隻憑田橫一人當然不夠。

但可彆忘了,後宮還有一個高手。

薑韻寒。

想當初,薑韻寒的實力便超出蘇墨不少,更是在許久之前便練成了雪神劍。

即便是比之田橫和田無雙,也不逞多讓,甚至猶有過之。

昭平恐怕完全想不到,薑韻寒看似一個弱女子,實際上卻擁有著頂級戰力。

當然,他此次離開深宮,也並非完全是為了引蛇出洞。

一個小小的昭平,還不至於讓他如此大動乾戈。

車輦內。

見周擎天似乎在想些什麼心事,田無雙臉上的潮紅之色這才逐漸褪去。

“陛下,我們這次真要遠赴江南?”

說到這裡,她心裡莫名的有了幾分期待。

這些年來她雖然也走過大周的很多地方,甚至踏足過遙遠的崑崙。

但傳說中的江南魚米之鄉,她卻是一直冇有機會前去一次。

而且此次,隻有她與周擎天兩人。

被她這麼一問,周擎天這才從思緒中回過神來。

“冇錯,江南乃是全天下最為富庶之地,每年上繳的稅銀也是排在我大周朝最前列,哪怕是京畿地區也無法與之相比,這樣的地方,我這當皇帝的自然要去看看。”

周擎天手持著摺扇,輕輕的扇著,宛如一個平平無奇的富家公子一般。

“陛下,我們此次遠下江南,恐怕並非隻是長長見識吧?”

猶豫了一下,田無雙再次問道。

可這話一出,她心裡卻猛地一震。

隻見周擎天的一隻大手不知何時已經搭在了她的手背之上,輕輕摩挲著。

他一臉讚賞之色,看得田無雙有些羞惱的低著頭。

“陛下……”

她小聲呢喃著,這一刻的她哪裡還有身為頂級高手的霸氣,簡直就像個撩人的少女。

周擎天被美人勾的心癢癢,正想發作。

可就在此時,車輦外趕車的太監卻突然出聲道。

“陛下,我們到了。”

突然而言的聲音讓周擎天回過神來。

他隻好收起手,臉上還掛著幾分意猶未儘。

不過作為帝王,他倒也不至於被美色衝昏了頭腦。

拉開車輦的簾子,兩人下了車。

身後的田無雙眼裡閃過一絲遺憾,不過也很快恢複過來,她抄起一旁裝著盤纏和生活用品的小包裹,便跟隨周擎天離開車輦。

此次他們是微服私訪,自然不能動用宮裡的車駕。

他們要坐船遠赴江南。

下了車,一陣陣的喧鬨聲傳來。

眼前是忙忙碌碌的人們,小吃攤和各種稀奇古怪的東西遍及街道兩邊,一副熱鬨的景象。

此處名叫正義坊,離京城碼頭不遠。

而靠近碼頭,自然就滋生了這裡的行商環境。

那些帶著貨物遠道而來的販夫走卒們聚集在此,正好形成了繁華程度足以排進京城前三的坊市。

田無雙一臉好奇的看著周遭的一切,那些吹糖人和雜耍的手藝人們一次又一次的吸引了她的視線。

長久以來,她都跟隨在周擎天身邊,處理著各種危險的事件。

可她畢竟也是一個年歲並不大的女子。

對於這些東西,本就有著天然的好奇。

不過她自然也不會忘記自己的職責,在向四周打量的同時,那一雙美眸依舊時刻注意著周圍的動態。

而就在這時,一陣陣的喧嘩的喝罵聲傳至兩人耳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