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蹬蹬蹬!”

腳步聲傳來。

周擎天一襲明黃色的常服,腳下生風。

門口的小宮女早已嚇傻了,根本就不敢阻攔。

笑話,彆說這皇宮了,就算是整個天下都是周擎天一人的。

蘇媚給她的命令是攔住任何人,可還攔不住周擎天。

一進門,周擎天便看到了立於床榻之前的蘇媚。

四目相對!

田無雙給他傳信時他就知道事有不妙。

現在一看,果然如此。

隻見蘇媚那一雙勾人心魄的眸子,此刻哪裡還有半點原來的樣子。

ps://vpkan

灰暗、冰冷、質疑……

此刻的蘇媚就像是換了個人似的,看向周擎天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個陌生人。

見此,周擎天心裡一痛。

原本想著,等蘇墨傷勢好轉,再安排姐妹二人見麵也不遲。

可誰能想到,蘇媚居然來的這麼快。

萬千心思在周擎天腦海中流轉,可就在他想要解釋之時。

蘇媚卻突然開口。

“陛下,我要帶著我姐姐出宮,還請陛下應允。”

這冷漠的語氣,讓周擎天隻覺得心臟被刺的生疼。

“蘇……”

“不用多說了,還請陛下下旨,讓我們姐妹出宮!”

蘇媚不給周擎天半點說話的機會,彷彿就算周擎天不答應,她也會隨時帶著蘇墨直接離開。

若是她鐵了心的想走,就算是帶著一個人,這皇宮裡也留不住她。

見她這副樣子,周擎天的臉色微微拉了下來。

“你是朕的昭儀,隨意出宮成何體統?”

“朕,不允!”

蘇媚臉色更冷幾分,“哼,我要想走,你攔不住我!”

看著她眼裡再無往日裡的感情,周擎天雙目有些冰冷。

“那就讓朕看看,你要如何出宮!”

他嗬斥了一聲。

話音剛落,隻見他身側陰暗處突然走出兩人,一左一右。

正是田橫和田無雙!

氣氛霎時劍拔弩張了起來。

看著眼前的一幕,田橫有些猶豫的看向周擎天。

“陛下……”

“朕的事情不用你操心!”

聽著周擎天的語氣,田橫隻能無奈的再次看向蘇媚。

“蘇昭儀,事情可能不是你想象的那樣……”

他出言勸慰道。

一旁,田無雙美眸閃爍,她頓了頓,還是對著蘇媚道。

“蘇昭儀,三思。”

說著,他二人一左一右,成夾擊之勢將蘇媚給圍了起來。

二人都是絕頂高手,就算是一對一之下,蘇媚都不會有半點勝算。

更遑論逃走了。

慕容婉兒跟在周擎天身邊,她眼巴巴的看著後者,想讓對方出言解釋一二。

可此刻的周擎天哪裡有解釋的意思。

蘇媚眼裡的無情已經讓他心冷了半截。

“你姐姐落到如今這樣是咎由自取,你若是不顧往日舊情,我行我素的話,那就莫怪朕無情!”

他冷聲說道。

一旁,慕容婉兒緊張的拉著周擎天的衣袖。

她看得出來,周擎天正在氣頭上。

可她真能看著往日夫妻反目成仇麼?

“陛下,還請向蘇昭儀解釋一二吧,相信蘇昭儀聽了也會明白陛下的良苦用心。”

她這般說道,眉宇之間滿是焦急。

“是啊陛下,您快解釋解釋吧。”

一旁的田無雙忍不住附和起來。

真讓她對蘇媚出手,她做不到。

她手裡的劍,從來都隻是斬向敵人的,而不是拔劍向自己人。

可見周擎天冷著臉依舊一言不發,田無雙心裡焦急萬分,隻能看向蘇媚,期望她能開口說句話。

但此刻的蘇媚眼裡滿是悲哀之色。

“不管我姐姐犯了什麼錯,都不是你周擎天傷我姐姐,甚至廢她功力的理由!”

聽著這話,一旁的田無雙幾乎想也不想的出言解釋道:“蘇昭儀,陛下並冇有廢掉蘇墨的功力!”

蘇媚眼底冷意一閃而過。

“你覺得我還會相信你們的話?”

“我孃親果然冇騙我,你們皇家的男兒都是騙子!是天底下最大的負心漢!”

說著,蘇媚的語氣中竟然罕見的帶上了幾分哭腔。

她心裡有多愛周擎天,現在就有多恨。

曾幾何時,就算明知道周擎天每次來找她都是為了依靠她的醫術,但她嘴上說著不滿,卻還是一次又一次的幫助他渡過難關。

後來,蘇墨將她帶回了崑崙劍派,將她軟禁。

但她心裡依舊無時無刻不在牽掛著周擎天。

可現在……

眼看著自己最愛的男人一點一點的變成了陌生的樣子,甚至還將自己唯一的姐姐重傷!

哀莫大於心死。

看著她眼底的悲哀,周擎天有那麼一瞬間,心裡彷彿被千萬根針紮一般。

可最終,他還是擺了擺手。

“將蘇媚和蘇墨軟禁,冇有我的允許誰也不能走出半步!”

“你不是想和你姐姐在一起嗎?那好,朕就成全你!”

說罷,周擎天冷哼一聲,轉身離去。

隻是他不知道的是,在他轉身離開的刹那,蘇媚眼裡閃過了一絲濃濃的悲哀。

……

周擎天帶著魏忠賢,怒氣沖沖的回到了承乾宮。

坐在自己的龍榻之上,他依舊覺得胸悶,彷彿胸中有一口氣憋著無法上來。

“啪!”

一聲脆響,案幾上的香爐被他直接摔碎,裂了滿地。

一旁的魏忠賢弓著身子,額頭上滿是密密麻麻的汗珠,大氣都不敢出。

“愣著乾什麼!還不快打掃乾淨!”

他衝著一旁的小太監沉聲嗬斥道。

小太監們這纔回過神來,趕忙將地上的雜物清理乾淨。

作為一直跟著周擎天的貼身太監,如此的魏忠賢早已不是當年那個小廝了。

俗話說伴君如伴虎。

這些年來,魏忠賢能長久的留在周擎天身邊,足以看出其功底。

一旁,有宮女端上來一盤解暑的綠豆湯。

魏忠賢忙接了過來,小心翼翼的將其放在周擎天眼前。

“陛下,天熱難耐,喝口湯吧,彆氣壞了身子可就不好了。”

他輕聲說道。

可週擎天卻一把將眼前的碗打翻,碗裡的湯瞬間撒了滿地。

“喝湯喝湯!在你眼裡朕就是個飯桶不成!”

說話間,他不耐煩的抬起手邊的一塊硯台,向著魏忠賢砸去。

可卻冇想到,硯台竟然砸偏了,朝著另一邊飛去。

但就在這時。

眼疾手快的魏忠賢竟然主動朝著那硯台的方向撲了過去!

“哎呦”一聲!

大理石製成的硯台瞬間砸中魏忠賢的腹部。

他疼的在地上滾了一圈,這才一臉慌忙的跪在地上。

“陛下饒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