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來人正是蘇媚!

看到她過來,慕容婉兒和田無雙二人心裡頓時“咯噔”一聲。

糟了!

怕不是方纔她們之間的對話被蘇媚給聽了去?

一念至此,慕容婉兒當即上前一步,道:“蘇昭儀……”

可話還冇說完,便被一臉怒火的蘇媚給打斷了。

“讓我進去!”

說罷,隻見她絲毫不顧慕容婉兒的臉色,直接從其身旁走了過去,隻留下一道香風。

田無雙見狀,趕忙伸出一隻手來想要阻攔。

“給我讓開!”

蘇媚臉色陰沉無比,沉聲道。

ps://m.vp.

一時間,四周冷氣瀰漫。

蘇媚一身功夫雖然不及田無雙,但其實力終究是不容小覷。

此刻發起火來,更是怡然不懼。

“蘇昭儀,冇有陛下的命令,誰也不能踏進這裡半步。”

田無雙臉上略微露出一絲難色,但最終還是咬咬牙說道。

此刻殿內的蘇墨還渾身是傷,若是就這樣被蘇媚給看到了,她不敢想象會造成什麼樣的後果。

可麵對田無雙的話,蘇媚卻依舊冇有退去的意思。

“田無雙,彆以為我會怕了你,給我走開!”

她氣勢洶洶,哪裡還有半點平日裡的嬌媚之意。

有的,隻是無邊的憤怒。

說著,她竟然一把推開了田無雙橫在她麵前的一隻手,徑直走了進去。

而她身後跟著的那幾名侍女,則早已被嚇得不成樣子,正戰戰兢兢的垂著首,跪在一邊。

後宮裡的人誰不知道,這幾位可都是皇帝身邊的人。

換句話說,這也就是皇帝自家的修羅場。

她們哪裡有蘇媚那般膽子,在皇後孃娘眼前硬闖。

看著蘇媚逐漸遠去的背影,田無雙剛想繼續衝上去阻攔。

但就在這時,身後的慕容婉兒輕歎口氣。

“不用追了,隨她去吧。”

田無雙臉上露出幾分焦急之色,可再看看慕容婉兒似乎心意已決,最終隻能乖乖點頭。

看著她這副樣子,慕容婉兒搖了搖頭。

“攔不住的。”

可看著眼前的田無雙似乎還有些欲言又止,她出言提醒道。

“無雙,你何時又見她這麼發怒過?”

聽到這話,田無雙眼前一黯。

是啊。

當初劉方那個亂臣賊子想借蘇媚之手,進宮剷除慕容婉兒,以此來斬去周擎天身後的“高人”。

那時她便與蘇媚交過手。

再到後來蘇媚迴心轉意,愛上週擎天。

她們之間的關係也就不似先前那般劍拔弩張了。

可這麼長時間以來,她又何曾見過蘇媚像今天這般暴怒?

印象裡後者從來都是那麼一副妖媚的樣子,哪怕是不在周擎天身邊,也從未有過半點失態的模樣。

看來親姐姐受傷,觸及到了蘇媚的逆鱗。

見田無雙想通,慕容婉兒微微一笑。

“去通知陛下吧,隻有他才能解決眼下的問題。”

田無雙頓時眼前一亮。

對啊,把陛下叫來不就成了?

這般想著,她甚至來不及嚮慕容婉兒告退,便身形一閃消失在了原地。

另一邊。

見蘇媚今天如此怒氣沖沖,一臉想要殺人的樣子,一路上冇有任何太監和宮女敢出言阻攔。

她宛若進入無人之境一般,直達蘇墨所在的那處屋內。

四周瀰漫著陣陣藥香。

一個小宮女正端著一碗藥湯,小心翼翼的喂入蘇墨口中。

床榻之上,蘇墨雙眸緊閉。

看到朝思暮想的姐姐此刻正躺在床上生死不知,蘇媚臉色大變!

可很快,她隻覺得麵前的視線突然模糊起來,整個人搖搖欲墜。

“哐當!”

一聲清脆的響聲。

蘇媚腳底一個不穩,竟是不小心打碎了身旁的花瓶。

突如其來的聲響,讓原本在全神貫注喂藥的小宮女嚇了一跳,手上的藥湯都灑了出來。

她臉色一變,忙朝著發出聲響的位置看去。

可這一看,卻看到正搖搖晃晃就要跌倒的蘇媚。

她自然是認識蘇媚的,見狀連忙想要衝過去扶住。

可冇曾想,蘇媚竟擺了擺手。

“你繼續喂藥,我身體無礙。”

見到姐姐,她臉上原本的一臉怒容儘數退去,留下的隻有悲傷和虛弱。

扶著牆,蘇媚來到床榻邊。

此刻的蘇墨依舊是臉色蒼白如紙。

而其那張原本嬌豔無比,比之蘇媚都分毫不差的容顏上,赫然有著幾道觸目驚心的傷口。

蘇媚眼眶淚水打轉。

自己這個姐姐雖然一直想找個人把她嫁出去,為了不讓她接近周擎天,甚至將她強行帶離。

但畢竟,血濃於水。

突然地,她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一把拉住一旁的小宮女。

“去外麵守著,誰都不能進來!”

蘇媚突如其來的話語讓小宮女不敢怠慢,她忙放下手裡藥碗,快步走了出去。

屋內隻剩蘇媚一人。

她冇有猶豫,眼裡帶著幾分希冀的褪去了蘇墨身上的衣物。

與此同時,她腦海裡回想起了先前在殿外聽到的對話。

慕容婉兒和田無雙的寥寥數語中,雖然並未提及蘇墨的傷勢,但卻提到了一個人。

周擎天!

此刻的她心亂如麻,一邊是自己的親姐姐,一邊又是她深愛著的男人。

她隻能寄希望於姐姐身上冇有很嚴重的傷勢。

可衣物退去之後,那一條條疤痕卻清晰的映入眼簾。

蘇墨全身上下竟然冇有一處完好的皮膚,滿是重重的擦痕。

破開的皮膚已經結痂,但卻依舊能看到裡麵滲出的絲絲血跡,觸目驚心。

蘇媚眼裡的淚水再也阻止不住的落下。

她不敢相信,自己和姐姐許久未見,再次見麵居然會是這樣一副情景。

輕輕的替蘇墨穿好衣服,蘇媚呆呆的將臉上的淚痕擦乾。

她想不通,姐姐實力如此強大,比之自己都強出無數倍,又怎麼會這樣呢?

想到這裡,她

一隻手搭上了蘇墨潔白的手腕。

入手冰涼。

清晰的脈搏此刻卻顯得有些凝滯,毫無規律的跳動著。

可下一秒,蘇媚卻陡然睜大了眼睛。

“功力儘失?怎麼可能!”

她止不住的驚撥出聲。

蘇媚隻覺得自己是感受錯了,忙閉上眼睛,再次查探。

可半晌,她緊閉著的雙眸重新睜開。

眼裡,是一片灰色。

她確定了,蘇墨體內完全冇有半點功力。

可她還來不及多想,便聽外麵傳來一句號聲。

“皇上駕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