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連綿不絕的山脈之中迴盪著無數獸吼聲,林間的樹木在微微顫動,亂葉簌簌的墜落。

“陛下!”

很快,從不遠處響起一聲熟悉而又清脆的呐喊聲,周擎天聽的真切,是慕容軒轅。

他轉過頭去,隻見在後者正在朝自己揮手。

而他身後緊跟著的,便是宮中上百名的將士。

他們手裡的火把隨之湧動,彙成一條火浴長流。

“陛下,陛下!”

“末將參見陛下,末將救駕來遲,還請陛下贖罪!”

慕容軒轅跑上前來,當機立斷跪拜在周擎天麵前。

他一臉擔憂的上下掃視著後者,生怕他的身上會出現什麼嚴重的傷口。

“無礙,朕冇事。”

ps://vpkan

周擎天擺了擺手,淡然處之。

他看了看慕容軒轅身後的百名將士們,隨之皺起眉頭一開口問道。

“這看起來應該有上百人,隻是找朕一個,何必如此大動乾戈,慕容將軍,你要反思啊!”

“陛下所言甚是。”

慕容軒轅立馬拱手迴應,很快,他也注意到了那一抹紅綠相間的身影,倒在地上,一動不動。

他的瞳眸不易察覺的縮回了一下,微眯的眼睛裡流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這是蘇墨,蘇昭儀的親姐姐,慕容將軍不必驚慌。”

“正好朕也乏了,你差人把她帶回宮裡吧,記著,一定要萬無一失。”

“朕不希望再出什麼差錯,如若有誤,格殺勿論。”

周擎天這突如其來的幾句狠話讓慕容軒轅亂了陣腳,按理來說,前者鮮少這樣發脾氣。

“是,陛下!”

“您放心,末將定當把人安安全全帶回宮裡!”

巨大的壓力給到慕容軒轅,雖然現如今蘇墨已經不省人事,逃跑對她來說應該是不可能的事。

可他們目前所在的山穀距離皇宮還有很長一段距離,要是緊著趕路,怕也得是明天清晨才能到達。

這段期間裡,慕容軒轅必須緊緊盯著眼前的蘇墨。

他實在是不敢想象,如若蘇墨再次逃跑,周擎天將會有多麼生氣。

而蘇墨和周擎天的關係,也成了慕容軒轅心中深深的困惑。

或許婉兒會知道嗎?

自己要回宮多嘴問一問嗎?

慕容軒轅在心中盤問著自己,明眸中暈染出一層一層的迷霧,他帶領百位軍士隊伍繼續向前趕路。

在隊伍最後側的,便是由田橫貼身保護的周擎天。

一路上,他默不作聲,隻是死死的盯著前方的山路。

田橫走在一旁。

他想知道二者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有好幾次都想要同周擎天啟齒提問。

可看到對方那雙滲著寒意的雙眸,像是能射出一條殺人的視線。

田橫還是恰合時宜的乖乖的閉上了嘴巴。

一行人繼續趕路,朝著皇宮的方向進發。

快要趕到時,已經是雲空之時。

天剛矇矇亮,一抹晨曦正在從河畔上緩緩升起,猶如耀眼的金絲撒向大地。

慕容軒轅率兵前行,踏進宮門。

“陛下,我們回宮了。”

田橫的聲音隨之響起,將周擎天從睡夢中叫醒。

他睡眼惺忪的坐直了些,垂下眼眸,看到身下馬兒的韁繩一直牽在田橫的手裡,心中豁然安定許多。

“田老,辛苦你了,朕實在是疲累不堪。”

“微臣理解,隻是陛下,我們已然回宮,蘇墨…您準備如何處置?”

在這關鍵一刻。

田橫的問題很快讓周擎天陷入沉思。

他在心中默默盤算著,最好不要讓蘇媚太早發現她的姐姐已經被帶回宮裡,還是以如今這般慘狀。

怕是蘇媚見到,定會和自己大吵一架,搞不好還會傷了他們之間的關係。

一想到這,周擎天就深吸了一口氣,他不由得開口感歎一句。

“女人還真是麻煩啊!”

這話田橫接不上來,隻能在一旁默默發笑。

不過,他很快就想起了一個人。

田橫抬起頭來,再次對周擎天表示道。

“想必陛下現在的氣也消的差不多了,蘇墨身上的傷我們定是要解決的。”

“不然有一日讓蘇昭儀見了,怕是也說不清楚。”

“依臣見解,可以由臣把她帶回無雙的寢殿去。”

“讓無雙照看蘇墨,一來她武功高強,定不會讓蘇墨再次逃跑,二來定當會儘心儘力,養好蘇墨的傷。”

田橫的建議,全然傳進周擎天的耳朵裡。

如此一來,的確是最好的辦法。

滿宮上下,或許也隻有田無雙那裡是最合適的,距離人多眼雜的後宮還有一段距離。

可是,周擎天眉頭一挑,或許有不同見解。

“可以讓蘇墨去雙兒住處,可朕會另外派承乾宮的宮女過去照看她。”

“雙兒平日裡還要習武練劍,朕可不想耽誤她。”

“另外,她是朕身邊的唯一女護衛,可不是誰的丫鬟老媽子,田老,你要告訴雙兒,隻顧看管她就是。”

田橫看到周擎天如此袒護田無雙,不由得欣慰一笑,他拱手行禮,對著後者道謝。

終於,蘇墨住處的問題解決了。

她需要先行養傷,所以姚高升也被秘密傳喚到了田無雙的寢殿,對外,都說是田無雙練武受了傷。

正當週擎天一顆懸著的心放下來之際,他以為自己終於可以回承乾宮好好睡個囫圇覺了。

卻不曾想,隔壁的太極殿有了動靜。

周擎天踏上石階一半的腳又退了回去,他轉頭望向太極殿的方向,皺起眉頭疑惑道。

“魏忠賢,朕不是說了今日不上早朝嗎?”

身後的大怨種魏忠賢聽聞此言,連忙拱手回道。

“陛下有所不知,不是上朝,是侯亞缺侯大將軍的傷已然痊癒,正準備移回塞外營帳去呢。”

魏忠賢話音落下,周擎天隨即反應過來。

昨日自己親口對侯亞缺說的那句‘等我回來’,也頓時聲聲不息,縈繞在耳邊。

“糟了!朕的大事!”

周擎天趕忙撇開衣袍,自顧自的朝著太極殿的方向撒腿狂奔而去。

魏忠賢見狀,慌的一批。

待他反應過來之際,趕忙拍拍大腿叫喊道:“哎呦,我的活祖宗!”

“陛下,陛下,您慢點!小心腳下啊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