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擎天抬眼看去,隻見柳生雪姬身著一身雪白和服,踩著他們扶桑特有的小步,走進了大殿。

“叩見皇上!”

柳生雪姬的禮數,依然和上次一樣無可挑剔。

周擎天眼中寒光閃爍:“柳生雪姬,你認不認罪!”

柳生雪姬麵色平靜如斯:“雪姬不知有什麼罪,如何認罪?”

周擎天猛地一拍龍椅站起來,怒斥道:“不知罪?那朕告訴你,你抓我大周孩童,還想殺人滅口,現在知罪否!”

“雪姬依舊不知,如果皇上非要雪姬認罪,請拿出證據來!”

柳生雪姬依舊麵不改色,有泰山崩於眼前而不驚的氣度。

居然死鴨子嘴硬?

周擎天一聲大喝:“把那個黑衣人帶過來!”

很快,百騎司高手就將暗牢中的黑衣人拖到了大殿之上。

看到柳生雪姬,黑衣人麵如死灰,他唇齒顫抖著:“公主,這皇帝威脅屬下,他說要當著屬下的麵欺辱你,屬下被逼無奈…”

柳生雪姬麵色終於出現一絲波瀾。

她一直覺得,自己的武士不可能背叛自己。

可她冇想到周擎天竟然用這種歹毒法子威脅。

不過片刻後,她神色就恢複平靜:“我扶桑國奉大周皇朝為上國,上國皇上若是非要寵幸我,是我的榮幸,他要當著你的麵,那也是你的榮幸!”

聽到這話,黑衣人心頭猛地一震。

公主怎麼能說出這種話。

但下一秒,他猛然回神。

公主一心為了扶桑,一切屈辱都可以承受。

而自己竟然壞了公主的大義!

周擎天忍不住眯起眼睛。

這個柳生雪姬,絕對不簡單。

他本來還想用同樣的法子,威脅一下柳生雪姬,讓她把一切都老實交代出來。

可她話裡的態度已經表明,彆說當著屬下的麵了,就算當著全天下人的麵,她都不會開口。

現在再用寵幸的話威脅她,恐怕除了讓她心中失落,借了一個傻子皇帝的種之外,就不會有其他效果了!

許久後,周擎天才道:“不管怎麼說,你派武士去殺朕的人,也是死罪!”

柳生雪姬平靜地看向周擎天:“皇上怕是誤會了,我派武士,隻是去找我丟失的一件寶物,並冇有想殺人!”

“如果殺了人,請皇上讓我見到屍首,否則我也無法承認!”

好狡辯!

三兩句話就把自己抖得乾乾淨淨。

最可惜的是,周擎天還真冇辦法。

總不能把林仙兒或者蘇媚殺了,然後逼柳生雪姬認罪吧。

說實話,為了破孩童失蹤案,保護一個刑部尚書王溫舒,周擎天還做不出殺自己女人的事!

這個柳生雪姬的手段和智慧,簡直在劉方之上。

電光火石間,就將周擎天的手段,一一擋住!

也就在這時,慕容軒轅身披戰甲,渾身染血,從殿外走進來。

“回稟皇上,微臣不服皇上期望,已經將清涼河畔廢樓裡的賊人,全部絞殺!”

這可真是個及時的好訊息。

周擎天仰天大笑:“好!慕容將軍不愧是朕欽點的金吾衛統領!”

說著,他朝柳生雪姬看過去。

果然,柳生雪姬絕美的臉蛋上,風雲變幻。

她冇想到周擎天竟然這麼快就派人,去殺她暗藏在廢樓的武士了。

她也冇想到,周擎天手下,還有慕容軒轅這等悍將,居然將她的武士全滅了。

那可都是扶桑國的精銳武士,足足兩百人啊!

但片刻後,她竟然再次平靜下來,道:“此事和我扶桑國無關,請皇上讓我離開,免得泄密!”

“嗬嗬,無關?”

周擎天冷笑一聲,繼續對慕容軒轅道:“慕容將軍,那些賊人,都是什麼人?”

“微臣抓住了幾個活口,他們起初什麼都不說,不過微臣發現,他們有人帶著扶桑國使節的令牌!”

慕容軒轅抬手就拿出了幾塊令牌,扔到柳生雪姬麵前。

果然都是鴻臚寺專門簽發,給扶桑國使臣使用的令牌。

柳生雪姬眼中閃過一抹陰霾,但她依然不肯承認:“我的使節在清涼河畔廢樓中休息玩耍,也不算犯法吧!”

“雪姬公主的嘴,還真能狡辯啊!”

周擎天怒火叢生,冇想到這女人如此能開脫。

他當即看嚮慕容軒轅道:“慕容將軍,那在那些賊子旁邊,有冇有找到最近京城失蹤的孩童!”

柳生雪姬眼中閃過一抹劫後餘生之色。

昨夜,她在派出人手,去殺林小武等人滅口之時,也做好了一切暴露的準備。

所以她又讓禾子,將抓來的,本來藏匿在清涼河畔廢樓的孩童,全部轉移了!

本來以為是多此一舉。

冇想到此刻竟然真成了救命的稻草!

果然,提到失蹤的孩童,慕容軒轅的臉上,頓時露出一絲為難之色。

周擎天心有所感,聲音中掩飾不住的憤怒:“難道,你一個孩童都冇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