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輩薑韻寒參見昭平郡主,郡主安好。”

薑韻寒的聲音清脆有力,聽的叫人舒服。

同薑韻寒見到昭平郡主第一眼時的想法一樣。

後者一眼看向前者,也覺得其不是等閒之輩。

最起碼她的聰明伶俐,已經顯露無疑。

“起來吧。”

緊接著,壓力給到蘇媚和侯亞缺。

二人對視一眼,心領神會,立馬不約而同的開口道。

“小輩蘇媚,侯亞缺,見過昭平郡主,郡主安好。”

話畢,蘇媚眨了眨眼,趕忙向旁走了幾步。

將承乾宮的中堂之位拱手讓與這位昭平郡主,傳說中,陛下的親姑姑。

ps://m.vp.

昭儀郡主倒也不客氣,她抬起頭來,被身旁的婢女扶著,仰著脖子走上前去,緩緩就坐。

是啊,畢竟是前朝皇帝最受寵愛的妹妹,那得是何等的驕傲和風光過啊!

正當一旁的三女束手無措之時。

承乾宮宮外,傳來一記熟悉的通傳聲。

“陛下,是陛下,陛下總算來了!”

蘇媚第一個大喊,語氣中還帶著埋怨。

薑韻寒也反應過來,朝門外看去,神情中略顯期待。

緊接著,她目光略略一瞟,掃向昭平郡主,讓其冇有想到的是,後者的眼眸正也定定的看著自己。

那迎合而來的眸光是那樣的古怪和陌生,讓薑韻寒倍感壓力,不由得從眼底浮起一抹警惕之意。

周擎天扶著慕容婉兒,帝王帝後總算到場。

眾人紛紛起身跪拜行禮,場麵十分壯觀。

“皇上萬歲萬萬歲,皇後孃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恭祝陛下萬壽無疆,聖體康泰,國運昌盛!”

“平身吧!諸位久等了!”

周擎天抬了抬手,唇角微微勾起,揚起好看的弧度。

他站定於承乾宮中,身著一件正紅色雲翔符蝠紋勁裝的他腰間繫著犀角帶,修長的身體挺得筆直。

整個人豐神俊朗之中又透著與生俱來的高貴。

“今日是朕的生辰,各位在這承乾宮中,必須得酒足飯飽,好好欣賞歌舞,不然絕對不許走!”

“臣等多謝陛下。”

周擎天作為皇帝,私下還是頗為隨意的。

他說完,伸出手繼續拉著慕容婉兒,朝中堂走去。

蘇媚,薑韻寒,二人也跟著一同走了進去,侯亞缺深知自己的身份,即卻步退了出去。

周擎天並冇有注意到侯亞缺的離開。

此時的他。

將一門心思都放在,素未謀麵的昭平郡主身上。

遙遙望去,二人總算是見了麵。

周擎天的臉上寫滿了平和,他上下打量著這位傳說中的昭平郡主,自己的親姑姑。

他從未想過,自己竟然會有如此年輕貌美的姑姑。

看起來…也就是比自己大個一兩歲吧?

年紀這樣小…

便這樣早的將一生的酸甜苦辣都體驗過了,看來,古時候的女人可憐,做皇家的女人更可憐。

表麵上是風風光光,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公主,實際上,就是兩方交戰的犧牲品。

電視劇裡演的,還真不是虛構的。

周擎天想著,入了神。

與此同時,昭平郡主也淡然一笑,她的眉梢微微一動,正坐在中堂之上,絲毫冇有要起身行禮的意思。

二人就這樣一動不動,在目光交錯的瞬間,都從對方的眼眸中讀出了探詢之色。

氛圍再次變得尷尬起來。

一旁的慕容婉兒很快也看出了端倪,她轉頭看向周擎天,隻見其的目光從容不迫,深邃漆黑。

半晌,周擎天纔算是開了口。

隻不過,他是對著身後的三女說的。

“想必媚兒和韻寒都見過昭平郡主了,婉兒,你也來拜見一下吧,她是朕的親姑姑。”

慕容婉兒與周擎天四目相對,心領神會。

她接過戲茬,裝作完全不知情的模樣,低垂眉眼,眉梢微揚,輕聲細語。

“婉兒見過昭平郡主,郡主安好。”

半晌,主位的發了話。

“快起身吧,我不過是前朝的一個郡主罷了!”

“哪裡有皇後屈膝向我行禮的道理啊!”

隨之,昭平郡主快速起了身。

她眯起眼,輕哼一聲,對著周擎天朗聲道。

“想必皇帝很久冇見過我,應該已經不記得了,我上一次見你的時候,你還是繈褓中的嬰兒。”

“如今,竟然已是一手遮天的帝王。”

“哎,我老了,念舊了,特地回宮來,替哥哥給你過過生辰,天兒,我不請自來,你不會不歡迎吧?”

突如其來的一聲‘天兒’,讓自打穿越而來,便冇有父親母親的周擎天倍感不適。

他顯然冇想到,眼前這位‘親姑姑’不僅人可以不請自來,連說話也可以做到先斬後奏。

她這樣一言一行,讓自己壓根就冇有拒絕的後路。

所以說。

這位昭平郡主,此行前來的目的,究竟是什麼呢?

“姑姑言重,您一直久居宮外,好不容易回來一趟,侄兒自然是歡迎的。”

周擎天眼神一幽,唇邊溢起一絲輕笑。

在冇有搞清楚這位昭平郡主不請自來的真正目的究竟是什麼之前,他選擇了客氣的迴應。

“那自然是最好,和悅。”

昭平郡主垂下眸子,低聲對一旁的婢女道。

婢女和悅馬上反應過來。

隻見,她福了福身子,從袖口中抽出一塊玉佩,走上前去,遞到周擎天的麵前。

“陛下,這是郡主娘娘送給您的生辰賀禮。”

“這一枚羊脂玉佩是前朝的物件,也是先帝親手贈予娘孃的,如今再贈予您,也算是個傳承。”

婢女朗聲說道。

也許是認為自己的主子是前朝的義和公主,就算是麵對周擎天這位帝王,她也略顯傲嬌之色。

不過周擎天壓根不在意。

他更想揣摩的,不是眼前的這枚玉佩,而是深不可測的這位昭平郡主。

“那侄兒便謝過姑姑了。”

“外麵有歌舞表演,還有各類美味佳肴,都是朕的蘇昭儀親自準備的,姑姑要不要出去走走,嚐嚐鮮?”

周擎天看著眼前的她,目光深不見底。

被點到名的蘇媚也反應過來,她也同眼前這位依舊讓自己感到陌生的女人,豁然開口。

“昭平郡主,臣妾準備了各色美味,外麵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