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三位女使者,都穿著一身和服,特殊的異國風味,讓人忍不住的多看幾眼。

更要命的是三女都燕瘦環肥,身材曼妙,屬於上上等的姿色。

而走在正中間的那個女子,更是生著一張瓜子臉,五官精緻如斯,皮膚白皙細膩,是個一等一的絕世美女。

周擎天自認不是食色惡狼。

但此刻都忍不住的心頭暗動,眼神中出現一絲火光。

“臣,扶桑公主,柳生雪姬,叩見大周皇上!”

帶頭的使者,首先帶頭跪下叩首。

周擎天眯著眼,細細打量著這個柳生雪姬猶如天鵝般,白皙修長的脖頸,緩緩道:“你們扶桑國是敢小瞧我的帝國麼,竟然派遣女子當使者?”

柳生雪姬麵容清高,不卑不亢道:“皇上恕罪,我扶桑小國寡民,男子皆相貌醜陋身材矮小,我父皇纔派遣我來,免得汙了皇上您的雙眼!”

周擎天聞聲冷笑:“那你為何你生的如出水之蓮,姿色傾城?”

“因為雪姬的母親,也是大周皇朝的人,有一半大周皇朝的血脈!”

ps://vpka

shu

柳生雪姬平靜道。

聽到這話,周擎天眼中寒光乍射。

好啊!

這個扶桑國,果然在乾借種的事情。

那失蹤孩童的事情,多半就和這柳生雪姬有關係了,

不過,現在還不能立刻發作。

因為對方好歹是異國使臣,冇有證據之下,突然發難,等於自毀長城。

沉吟片刻後,周擎天才緩緩道:“那你此刻來找朕,是有什麼事嗎!”

說到這裡,柳生雪姬眼圈忽然就紅了,其淚眼朦朧,在燈光下閃爍,整個人顯得特彆無助可憐,讓任何一個男人都無法抑製的,要生出保護幫助之心。

“皇上,雪姬到大周來,已經三月有餘,本來雪姬是想求學天朝上國的文化知識。”

“可冇曾想,國子監的那些先生,以我們番邦愚昧為由,不準我和我的使者,踏入國子監半步!”

“可我們不學習,又如何開啟民智,不再愚昧呢?”

“所以,我想求皇上下令,放開限製,讓我和我的使者,能進入國子監學習!”

“我等回去後,好教化我國那些愚昧的臣民,讓他們世代對大周皇朝保有忠心!”

柳生雪姬越說越傷心,越說越難過,彷彿真的受到了什麼不公平待遇。

最後她更是直接跪伏在地上哭泣,身體微微抽動,好似不經意的,就將完美身材,展露無疑,讓人忍不住想走到她身後…

可週擎天卻隻感覺渾身發冷。

這扶桑國,用心歹毒啊。

不但借種,還想進入國子監這等大周皇朝的最高學府,學習最新的文化知識。

以前世的經驗看來。

他們學習到最新文化後,不但不會感恩,反而還會在實力變強後,恩將仇報!

看著跪在地上,淒慘婉轉的柳生雪姬,周擎天不但冇有動心。

反而,他直接冷聲道:“國子監那群老先生,都是我大周的文化棟梁,他們說什麼,朕也管不著,所以朕幫不了你!”

跪伏在地上抽泣的柳生雪姬,身形明顯一頓。

隨後,她微微抬頭,看了眼身旁跟來的兩個女使者。

兩個女使者立刻抬起頭,跪著朝周擎天走去。

“皇上,您就不能通融通融嗎?”

“皇上,隻要您通融,奴家願意奉獻一切!”

不得不說,這兩個女使者,雖然不如柳生雪姬那般美得不可方物。

但在一般美女中,也算是頂尖的那一類。

她們此刻說出如此帶有暗示性的話語,怕是冇有男人把持得住。

可這一回,她們找錯人了。

周擎天身後就站著個田無雙。

玉嬋宮裡有慕容婉兒,宮外還有個比她們所有人加起來,都狐媚一百倍的蘇媚。

對這種誘惑,不說免疫,但保持冷靜,還是做得到的!

更何況,他很清楚。

這兩個女人,也定不可能隻帶著求他開放國子監的心思。

她們定然還抱著借種的心思,纔來委身於他的。

大周皇族血脈,豈能流落到扶桑這等地界?

所以,周擎天隻是一聲冷笑,道:“滾開!收起你們這些下作手段!”

田無雙直接上前,寶劍出鞘,誰敢再靠近周擎天半步,隻有一個字,死!

兩個女使者抬頭一看田無雙,頓時呆住。

這等冰山美人,美得驚心動魄,饒是她們姿色上乘,看到之後,都不免自卑。

原來皇帝身旁有這等美人,那她們這等凡俗貨色,皇帝怎麼看得上?

兩個女使者忍不住回頭看向大殿中。

大殿中央,柳生雪姬依然跪伏在地上,形態誘人。

在這兩個女使者看來,也隻有柳生雪姬能和田無雙的美貌相提並論。

自然,也隻有她出馬,纔有可能拿下週擎天了。

周擎天也察覺到了兩個女使者的念頭。

他好整以暇地看向柳生雪姬。

以前他可冇見過這種場麵。

所以,現在他倒很期待一位公主,跪著過來哀求他,為他獻出一切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