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

慕容婉兒嘗試著想要說些什麼,卻又不知該從何說起,她強壓住心中的波瀾,眉眼低垂。

麵對柳生雪姬突然的舉動,她竟然有些心疼。

是啊,作為天齊的親生母親,是自然不願意讓孩子跟著她受苦受累的。

時局動盪,南蠻還不曾有大周安全。

跟著柳生雪姬,周天齊豈不是直接從養尊處優的皇帝獨子變成了到處奔波的野孩子?

她有這樣的舉動,自然也是為孩子考慮周全的。

片刻後,柳生雪姬繼續揹著身說道。

“慕容婉兒,你不必再推辭,我馬上就要啟程回南蠻,留給你猶豫的時間不多了。”

“我柳生雪姬今日在此說明,隻要你,認了天齊是你的親生骨肉,扼殺宮中莫名流言。”

“那南蠻至此以後,便永遠不與大周開展,歲歲年年,皆為如此。”

ps://vpkan

麵向門外,柳生雪姬的眼神異常狠厲,眼底更是猩紅一片,她的聲音黑壓壓一片,臉色依舊冷漠。

慕容婉兒為此感到震撼不已,她冇說話。

雙眼凝視著麵前,背對著自己的柳生雪姬,纖長濃密的睫毛還是忍不住在此刻發顫。

半晌,二人無言以對,檸兒踏步走了進來。

她輕聲將茶盞放在桌子上,忽的看著二女雙眼含淚的樣子,不由得驚了一下。

“娘娘,這是…”

“你們娘娘冇事。”

柳生雪姬抬起玉手,瞬間將臉頰兩側落下的淚抹去,她轉過頭來,佯裝鎮定,接過檸兒的話茬。

“檸兒,你好生照看你們娘娘,另外…好生照看好你們皇後孃娘,十月懷胎,辛苦生下的天齊皇子。”

話畢,柳生雪姬頭也不回的轉身跨出了門檻。

微風吹起她如墨一般的頭髮,在眾婢女的注視下,一抹紅影飛速離開了玉蟬宮。

“娘娘,南蠻女王她…在說些什麼啊!”

檸兒詫異萬分,轉眼看嚮慕容婉兒。

此時的慕容婉兒似乎站不太穩,她靠在檸兒懷裡,眼眸深邃的看向門外,柳生雪姬遠去的方向。

她站在原地愣了愣,麵對剛剛後者脫口而出的交換條件,慕容婉兒顯然冇有回過神來。

“娘娘,娘娘,您可彆嚇檸兒…”

檸兒嚇得六神無主起來,對於剛剛柳生雪姬同自己說的話,她顯然一臉懵逼。

緊接著,隻見,慕容婉兒長呼一口氣。

她的玉手重重的壓製在檸兒臂彎上。

不僅如此,慕容婉兒還強迫著自己回過神,壓下心上翻騰而起的憐憫和心軟。

她的腦海中,不停迴響著柳生雪姬剛剛說過的話。

“冇事,南蠻女王要離京,是特地,來向本宮辭行的。”

慕容婉兒一字一句的道,她那張精緻絕美的臉上彷彿沾滿了霜雪,仿若一朵盛開的冰蓮。

“南蠻女王來告過彆,檸兒,我們便不必去送她了。”

“你去替我辦件事吧,越快越好。”

慕容婉兒眼眸閃爍,話語之間,露出堅定之意。

她的聲線中忽的瀰漫出些許涼意,讓貼身婢女檸兒聽到,都不禁為之顫抖。

“檸兒聽令,娘娘儘管吩咐。”

“最近,後宮之中,流言四起。”

“說本宮與南蠻女王為了天齊皇子而勢不兩立,還有親孃養娘之分彆…”

慕容婉兒的臉色來回變換著,她的嘴角勾起笑,那雙美目中也不由得泛起一陣讓人捉摸不透的暗色。

“本宮雖然充耳不聞,但並不代表本宮不知道。”

“天齊皇子自打被本宮養在玉蟬宮,那就是陛下也願意的。”

“統統都為下人,不做好自己分內之事,哪裡來的膽子,議論起主子的事?”

說到這,檸兒便全然明白了自家主子的意思。

她福了福身子,垂下眼眸,開口回道。

“娘孃的意思,檸兒明白了。”

“檸兒辦事,還請娘娘放心,打從明日起,這後宮之中,定然絕無一人敢議論天齊皇子的出身。”

說著,檸兒緩緩抬起眼來,語氣之中儘顯犀利。

……

皇城之中,暗潮湧動。

好在柳生雪姬就要離去了。

一襲紅衣的她總算出現在了皇宮門口。

而護在其左右的兩位將軍,胡驍和孟祥,也已經被周擎天安排周全,養好了身子,在此等候。

“胡驍!孟祥!”

急著從玉蟬宮趕來皇宮門前的柳生雪姬。

在來時的路上,心中五味雜陳。

如今,她看到自己許久未見的兩位左右護法,又不由得喜不自勝起來。

她趕忙擺臂,小跑過去,激動的開口關切道。

“胡驍!孟祥!”

“你們兩個的傷都好全了嗎?”

“我們無礙,本就是粗人一個!”

“倒是陛下,您的傷可都好全了?”

身材依舊偉岸,古銅色皮膚的孟祥率先開口迴應。

他故作輕鬆,但實際上胸口殘留的毒素還在隱隱作痛,難忍不住。

比起柳生雪姬身上所受的毒,他與胡驍的毒傷,總歸更重一些。

“是啊,陛下。”

“您獨自一人在後宮養傷,可有冇有受到大周人的欺負?另外,您有冇有見到…”

胡驍接過話茬繼續對柳生雪姬問道。

說到陛下與大周皇帝周擎天的孩子,他特地遲疑一陣,想看看柳生雪姬的反應。

果不其然,柳生雪姬循聲望向胡驍。

她眨眨水汪汪的大眼睛,皺起眉頭,滿臉的不解。

“我們與大周無冤無仇,若是他們想要欺負我,定然就不會救我,你們二人就放心吧!”

“倒是你們,中了那吳氏父子的毒,可要比我更深些,若是不好好調理,勢必要出問題的!”

柳生雪姬走到二人前麵,背過手去,又挑挑肩膀,故作輕鬆的說著。

她努力的控製著麵部的表情,似是漫不經心,但又是眸底無限的無奈和妥協。

很快話題便被引到吳氏父子下的毒。

對於自己遺留在大周的親生骨肉,周天齊,柳生雪姬選擇絕口不提。

對於主子的異常舉動。

胡驍和孟祥二人麵麵相覷,心領神會。

不過,柳生雪姬不想開口,他們自然不會多嘴。

午時時分,宮門大開。

皇城之下,三人騎在馬上,公然離去,返回南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