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蠻女王…她怎麼來了?”

“是啊,前幾日鬨成這樣,難不成她今日來是要…”

“這太突然了,我們要不要先去告訴皇後孃娘?”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難不成我們娘娘還會怕她?”

“……”

穿梭於諾大的玉蟬宮中,柳生雪姬漠視眾人的目光,自顧自地繼續走著。

此次前來,有什麼目的,她自然是想的很明白了。

不一會兒。

一襲紅裙,渾身上下重回南蠻裝扮的柳生雪姬,定然跨進玉蟬宮的門檻,中堂之前。

“去向你們皇後孃娘通傳,說我有要事要找她。”

柳生雪姬嘴上堅定的說著,眼睛卻來回掃視著四周,心虛的眸光也正虛無縹緲的轉著。

ps://m.vp.

她自然還是害怕見到周天齊的。

這幾日裡,身處承乾宮偏殿中。

柳生雪姬無一天不在想著周天齊那可愛的模樣,時不時的,她還會偷偷溜到玉蟬宮,從遠處眺望幾眼。

畢竟是自己身上掉下來的肉,她怎麼會不想念。

十月懷胎,親生孃親,愛之深。

可想念,也總不能帶著其四處飄零。

南蠻王庭的生活,怎會有大周這富足的皇宮中好。

柳生雪姬正想著,一襲青紗從中堂之中緩緩走出。

前者定睛看去,發現正是腰肢纖細,四肢纖長,有仙子般脫俗氣質的慕容婉兒。

慕容婉兒也是如此,聽到通傳時。

她還以為是最近自己太累,聽差了。

直到柳生雪姬身穿一襲紅裙站在自己麵前時,她才發現,這一切竟然是真的。

慕容婉兒的臉上不由得展現出一陣愕然。

麵對柳生雪姬,她又回想起了五天前的不歡而散。

自己好心辦了壞事,還以為此事會一直形成心結,永永遠遠的擱置在心裡。

冇想到這麼快,柳生雪姬便又重新踏進了玉蟬宮。

二人四目相對良久,竟是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見慕容婉兒這樣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樣,柳生雪姬完全不意外。

隻見,她無奈的撇了撇嘴,大搖大擺的擺動著衣袖,走上前來,主動開口對其說道。

“大周的皇後,果然是美若天仙,無論何時見了,都叫人心動,都叫人驚呼連連。”

柳生雪姬站定,眼眸中閃出一片光芒。

她的話意味深長,眉眼之間又竟是挑逗之意。

麵對前者這莫名其妙的一番話,慕容婉兒隨即一怔,眉頭一挑,有些錯愕。

但畢竟是中宮之母,柳生雪姬的氣勢還不足以壓製慕容婉兒。

很快,後者便雙眼一亮,擠出一個笑容來。

接著,她又虛手抬起,對著身後的檸兒說道。

“檸兒給南蠻女王看茶。”

話畢,慕容婉兒先行一步轉過頭去,走進中堂之中。

此時的柳生雪姬,也瞬間心中瞭然,她的嘴角微微勾起弧度,跟著一同走了進去。

陣陣陽光灑進窗欞下。

中堂之中傳散著香氣撲鼻的木果花香味。

慕容婉兒率先坐到木椅上,眼神定了定,看向柳生雪姬,開門見山的問道。

“此次前來,不知南蠻女王…”

“我與你之間,自然是不繞彎子了。”

柳生雪姬勾了勾眉,隨即,打斷了慕容婉兒的話茬。

接著,她又掩著嘴,漫不經心的打了一個哈欠,開口繼續補充道。

“身為後宮一宮之主,想必你知道,你我之間關於天齊的不和傳聞,已經數不勝數了吧?”

“這個…本宮知道。”

慕容婉兒定了定神,開口回道。

她清冷的臉上,浮現出一抹憂傷來。

“不和傳聞終究都是假的,你我充耳不聞便是,隻要不影響到天齊的正常生活,便也不用去理會。”

“不去理會?”

柳生雪姬歪起嘴角,冷哼一聲。

顯然,她並不滿意慕容婉兒的回答。

“如何不做理會,慕容婉兒,你又怎知,這不會影響到天齊的正常生活?”

“他是我的孩子,母子連著心!”

“如若你現在不使出你一宮之主的特權來,將傳言扼殺,那我兒往後知道對他最好的你…”

“竟然不是他的親孃,又該如何難過,你可曾想過?”

柳生雪姬一句接著一句,沉沉的嗬斥著,聲音煞氣十足。

她的雙眼再次變得猩紅一片。

麵對這樣的步步緊逼,慕容婉兒詫異的看向了她。

“什麼叫做…往後知道我不是他的親孃…你…”

“柳生雪姬,你說清楚,你這突如其來的一番說辭,可是要讓天齊真的認我做孃親?”

慕容婉兒一針見血,紮在了柳生雪姬的命脈上。

她開口問著,臉上顯現出越來越明顯的不安之態。

被一語中的的柳生雪姬轉過頭去,臉色瞬間一黯。

“知道還問?”

“我…”

“你這是…何意?”

慕容婉兒察覺到不對,皺起眉頭,開口繼續追問著。

她心中不由得在想,柳生雪姬這字裡行間的意思,難不成是要將在天齊心中的她自己抹去?

“我的話說的還不夠明確?”

柳生雪姬的臉色驟變,彷彿是在逼不得已之間,被迫籠罩上了一層寒霜。

“既然五天前,在這,天齊隻認你為孃親,就說明他從來冇有記得過我,仔細想想,這樣也無可厚非。”

“皇宮之中的生活,總好的過危機四伏的南蠻。”

柳生雪姬說著。

一雙美目冰冷而又陰沉的望嚮慕容婉兒。

“我希望他能夠過這樣的生活,有人真心誠意的守護著他,愛著他,我作為他的親孃,還求什麼呢?”

“所以,慕容婉兒,算我求你,承認吧,從今日起,你便是他唯一的親孃。”

柳生雪姬一番肺腑之言落下,她的雙眼睜的極大,顯得亮閃閃的。

“我…”

而與此同時,慕容婉兒的麵色不由得微微發紅。

她的眼眶中,也不停的有淚水打轉而出。

她怔怔的看著柳生雪姬,心中一片嘩然。

“你說的這些…可都是心中所想?”

“你真的忍心…一輩子不認天齊?”

被逼問的柳生雪姬不由得轉過身去。

她抬眼直直的望向門外,眸光中儘是冷漠。

“是。”

半晌,她的口中吐出驚天動地的二字。

仰頭看天,柳生雪姬極勉強的揚起嘴角笑了笑,卻掩不住眼角的淚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