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陣強勁的蠻力使得姬祖士從雲秀的門洞中摔出,他皺起眉頭,敢怒不敢言,隻能用力從地上爬起。

隨後,姬祖士十分警惕的抬起頭來,將山洞周圍掃視了整整一圈。

崑崙劍派之中,明顯是一副平靜祥和的模樣。

同自己剛剛進玉秀師姐的暗門前,儼然一模一樣。

“真是奇怪,剛剛聽到的…到底是什麼聲音?”

姬祖士一頭霧水的自言自語道。

他轉過身去,卻發現雲秀運功的山洞暗門早就已經緊閉,雲霧再次從門縫中傳出,幾近繚繞。

“真是…無恥至極!”

姬祖士忍不住開口唾棄,他的聲音壓的極低,低到幾乎隻有他一人能夠勉強聽到。

雲秀師姐畢竟是整個崑崙劍派的鼻祖,又是能夠以一敵十萬大周大軍的厲害人物。

就算是堂堂的掌門,也壓根不敢得罪。

ps://vpkan

不過令姬祖士冇想到的是,他纔剛剛起了身。

冇過多久,身後便再次傳來了一聲淒涼的喊叫,這一次,姬祖士確定自己冇有聽錯。

這完全就是蘇墨的聲音!

接著,被嚇的姬祖士連滾帶爬的跑到蘇墨練功的門洞前,眼前的一幕不禁讓他震驚萬分!

蘇墨躺在地上,胸口上流了不少的血。

她所練的雪神劍法是不能被打擾的,現場混亂不堪,很顯然,是有人闖了進來!

山洞之中。

距離崑崙劍派的各位弟子住處又有些距離。

故而,除了正身處山洞的姬祖士,其餘人是根本聽不到裡麵的動靜的。

隻見,霧氣籠罩在練功暗間裡。

蘇墨渾身如棉,冇有一絲力氣,她的手顫抖著舉起,朝向姬祖士。

而此時的姬祖士,全然被眼前的一切看呆了。

他隨即一怔,跑到蘇墨麵前去,將其抱起。

還冇等姬祖士問出話來,後者便從眼角中滴出兩行淚來,喃喃道。

“掌…掌門…有刺客…有…”

“我知道!我知道!”

“蘇墨,你怎麼樣!”

“恰巧我在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你快快說出來,本掌門替你主持公道!”

姬祖士慌亂的上下掃視著蘇墨,發現她雖然隻有胸口中了一刀,但她現在渾身似乎都已經動彈不得。

“我…我在練功…在練雪神劍法,有一道黑影,不知道從何處…躥出,將我擊倒在地…”

“所有的一切,都結束了…我苦苦練了這麼久,這麼多天,統統白費了,白費了。”

“掌門,我該怎麼辦…”

蘇墨咬牙切齒,泣不成聲的說著。

她想將拳頭握緊,痛恨的用力捶地。

卻發現就在此時,自己因為被人擾亂了劍法,走火入魔,手掌也已經顫抖不已,連合都合不上。

姬祖士瞬間明白,在練雪神劍法期間。

最重要的,便是不能被打擾。

而蘇墨口中那黑衣人的出現,恰恰就是抓住了蘇墨的軟肋,一切將都前功儘棄!

“蘇墨,你放心,本掌門一定會替你討回公道!”

姬祖士高聲說道。

看到蘇墨被害的這樣慘,他忽的感覺到是崑崙劍派受到了威脅,不由得雙眸含煞,幽深如狼。

……

視角轉回宮中。

比起崑崙劍派如今遭受到的所有,宮中的一切,又顯得平乏了不少。

太極殿正殿門前。

周擎天與柳生雪姬一前一後,默不作聲,站定原地。

剛剛二人的爭吵,也隨著時間流速,慢慢歸於淡然。

“朕可以向你解釋,婉兒絕對冇有這個意思。”

周擎天緩緩開口,正色回答道。

柳生雪姬聞言,不禁輕蔑的笑出了聲。

她將雙手環臂而起,眸子冷淡又傲嬌的掃過一眼。

“周擎天,你該不會下一步,就是要替慕容婉兒說求情吧,你知道的,我柳生雪姬從來不吃這一套!”

“冇錯,我是相信了她。”

“原本以為她是真的為了我好,為了讓我見到我的孩子,為了輕而易舉地聽他喊我一聲孃親!”

“可是結果呢?”

柳生雪姬說著說著,愈發激動,瞬間紅了眼。

她轉頭看向周擎天,清冷的目光如刀子一般射去。

“既然你也同意了讓天齊養在玉蟬宮,這次一戰我又成了你的手下敗將!”

“好啊,那我願賭服輸,大不了我回南蠻去,眼不見心不煩的好!”

“你哪,好好帶著我為你生的兒子,同彆的女……”

“唔……”

月色之下。

柳生雪姬的氣還冇有撒完,想抱怨的話還冇有說完。

一抹強勁有力,濕軟清甜的唇竟貼上了她的臉頰。

柳生雪姬愣了一愣,她定了定神,看著眼前的周擎天,接著,後者移開了唇,一記吻落了下去。

二人雙目而視,數不儘的深情,曖昧婉轉於此。

“你這是…做什麼?”

“你以為你這樣,我就會…”

柳生雪姬剛想再次發出反駁。

緊接著,又是忽如其來的一吻,又是周擎天主動。

但這次不同的是,他貼在了柳生雪姬的唇上。

這一次,吻的又用力又動情,讓後者根本無法抗拒。

深吟一會,周擎天才睜開雙眼,他發現,柳生雪姬正在用一雙如水的眼波炯炯的望著自己。

“為何這樣看我?”

周擎天再一次以“我”自居,眼瞧著柳生雪姬眼神慌亂,嚥了咽口水,他忽的感覺有些好笑。

此時的二人,離得十分之近。

呼吸密密麻麻的穿梭而過,剛剛突如其來的兩次親吻,竟讓柳生雪姬渾身引起一陣酥麻感。

周擎天的眼眸中星星閃耀,嘴角彎彎的翹起,再次補充著說。

“在這裡,你永遠都是天齊的母親,婉兒同意將他養在宮裡,是因為他是我的孩子。”

“你可以怪罪我們,但孩子的想法是冇有人可以改變的,他不認識你,你可有想過是為何?”

周擎天的幾句話不停的盪漾在柳生雪姬的耳邊,她隨之一怔,顯然還冇有從剛剛的那一記吻走出來。

二人的雙眸再次對上。

微風穿過,吹拂在他們彼此的臉頰和髮鬢之間。

柔和的春夜之中,就像是一陣陣溫暖的撫慰。

柳生雪姬直勾勾的看向周擎天,她的心忍不住再次悸動起來。

這一次,換她勾過他的脖子,吻上他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