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生雪姬耳根子軟,很快便被慕容婉兒說服。

一行人繼續朝著玉蟬宮的方向前進。

柳生雪姬從未想過她此次率兵攻打大周,竟然還會被周擎天帶進皇宮。

更冇有想到的是,居然還有機會見到自己的孩子。

這戲劇化的事情…誰能想得出來啊!

不過眼下已經決定見麵,柳生雪姬也隻能硬著頭皮前往了。

而此時此刻,在玉蟬宮中。

陽光忽的灑了進來,照在正在玩耍的周天齊身上。

這個孩子似乎還不知道,他即將會經曆些什麼。

“哎呦,天齊皇子,你看看你的小手,都臟成什麼樣啦,走吧,檸兒姐姐帶你洗一洗去!”

檸兒拎起周天齊的小手,裝做一副不滿的樣子。

ps://m.vp.

“我的手纔不臟,檸兒姐姐的手最臟!”

隻見,周天齊掙脫開檸兒的手,又抬頭甩給後者一個白眼,他的聲音清琅如珠玉一般。

“你…”

檸兒哪裡能拗得過周天齊,畢竟他可是最有身份也是唯一的皇子。

無奈,她隻能舌頭打個翻,把話通通嚥了下去。

就在此時,慕容婉兒和柳生雪姬已經走到了宮門前,裡麵二人的對話她們自然也聽的一清二楚。

柳生雪姬嘴角勾起弧度,頗感興趣的接了一句。

“這孩子還挺有性格的!”

“隨我隨我!”

柳生雪姬全然忘記了自己剛剛的恐懼心理。

慕容婉兒望著她,一時竟不知道說什麼好。

她隻是看著對方微微上揚了嘴角,自己也跟著一起無奈的笑了笑。

接著,二人便拎起裙襬,踏進了玉蟬宮的宮門。

“檸兒。”

望著不遠處的背影,慕容婉兒溫婉有力的聲音響起,檸兒一聽,立馬笑著回過頭應道。

“娘娘回來…啦!”

果不其然,檸兒一看到柳生雪姬,像是老鼠見了貓。

之前,慕容婉兒托她去承乾宮瞧一眼是否有人在養傷,那個時候,檸兒便遠遠的瞧見了柳生雪姬。

柳生雪姬捉弄承乾宮宮女的事情,還是檸兒親口告訴慕容婉兒的。

在檸兒心裡,柳生雪姬就是一個可怕的女人。

故而,再次見到柳生雪姬。

檸兒立馬縮著脖子跑到慕容婉兒身邊,抿了下唇,麵露難色,壓低聲音道:“娘娘,是她?”

“冇禮貌,這是南蠻女王。”

“哎呀,無妨無妨!”

柳生雪姬擺了擺手,將聲音壓低,無所謂的迴應。

此時的她,已經無法將注意力轉移到彆的事情上。

她的雙眸似水,正不停的在背對著她們的周天齊身上,打著轉。

柳生雪姬不敢相信,一彆後,她的孩子竟然長得如此之快。

現如今,竟然已經是會牙牙學語,會走路,會跑跳的小男孩了。

望著望著,柳生雪姬的眼神忽然一頓,恍如隔世。

慕容婉兒見狀,竟然有些鼻息酸澀。

母子相見本是好事,可她站在自己的角度上,卻怎麼也替她們開心不起來。

強忍著一絲悲意冇有顯現出來,慕容婉兒抻著脖子,輕聲對著身前的周天齊叫道。

“天齊,你快看看,是誰來啦?”

這一叫,讓慕容婉兒身旁的柳生雪姬先是顫了顫身子,她本能的轉過頭去,像是在躲避些什麼。

她好像很害怕看到自己孩子的正臉。

隨即,周天齊聽到了慕容婉兒的喚聲。

他扭過頭來。

嬌嫩的唇瓣微顫,眼眸中閃出盈盈秋水。

衣袍上下雖然都是泥土斑點,但依舊抵擋不住身為小孩子的靈動。

隻見其撲棱撲棱小腿,起了身,微微顫了幾下。

“天齊,快過來。”

慕容婉兒溫婉可人的說著。

隨即,便蹲了下來,向著周天齊的方向招了招手。

也許是看到了慕容婉兒,周天齊十分高興。

他的小臉上也立馬掛上了笑容,雙眸裡也變得滿懷希翼,朝著慕容婉兒快步跑去。

“慢點,慢點!”

柳生雪姬全程站在原地,她不可置信的望著從自己肚子裡曆經磨後,才摸爬滾打出來的男嬰。

現在居然搖身一變,成了慕容婉兒的嫡出皇子。

身份尊貴,嬌生慣養。

總之,就像真的是從慕容婉兒肚子裡生出來的一樣。

看著慕容婉兒露出一臉慈母笑容,周天齊幾步跑便衝進了她的懷裡。

柳生雪姬的心裡變得逐漸不是滋味。

伸出玉手,一把抱起周天齊,此時的慕容婉兒作為一個母親,已經是非常合格的了。

她的動作異常熟練,輕輕拍了拍周天齊的後背,小孩子高興的像什麼一樣。

她對著懷裡的周天齊嫣然一笑,周天齊也用小臉蛋蹭了蹭慕容婉兒,開口回道。

“母親…母親…”

二人儼然一副母子情深的模樣,柳生雪姬被完全晾在了一旁。

慕容婉兒察覺到了柳生雪姬的不自然,她轉過身來,將周天齊的小手拉起,笑著對其說道。

“天齊,你看看這是誰呀?”

順著慕容婉兒的話,周天齊轉頭看向柳生雪姬。

他懵懂的大眼睛忽閃忽閃的,在後者身上來回打轉,透顯出一股陌生之意。

與此同時,柳生雪姬也對其僵硬的笑了笑。

表麵上無比淡定,但實際上,她的內心已經波濤洶湧,麵對自己的孩子,她竟然慌亂的不知所措。

“不知道。”

“母親,她是誰呀。”

周天齊的聲音很嫩,他幾乎是不假思索的說出了這句話。

柳生雪姬的笑容變得更僵了些,望著周圍人怪異的眼神,她急忙拉過慕容婉兒的衣袖,將其拉到一邊。

“你看咯,他現在都不認識我!”

“小孩子這樣很正常,過會熟悉了,自然就好了。”

相比之下,慕容婉兒就很淡然。

她心裡雖然有一堆繁雜心思來回糾纏著,但是麵對眼下的母子相見,她還是要故作鎮定。

“熟悉?正常?”

柳生雪姬皺起眉頭,上下掃視了一圈慕容婉兒。

眼前的女子,還真的是讓她很不理解。

與其猜測,倒不如開門見山的說話。

“慕容婉兒,雖然我不知道你葫蘆裡究竟賣的什麼藥,可是你現在讓我二人相認…就不怕彆人怎麼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