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占便宜,占便宜!”

“你們聽到冇,南蠻女王說陛下占了她的便宜…”

“哎呦,聽到啦,聽到啦,羞死個人啦…”

宮外,瞬間一片噪聲響起。

柳生雪姬這一聲嚎叫讓宮外看熱鬨的宮女太監們,都聽的欣喜萬分。

宮內的二人,當然也聽得到這一片嘩然聲。

周擎天都想得到,此時宮外的大家定是交頭接耳,議論紛紛,都擠在宮門前,拚了命的想要看熱鬨。

“你跟朕進來。”

忽的,周擎天將柳生雪姬的衣領鬆開。

他的表情變得嚴肅起來,眼瞼垂下一片沉思。

起身時,修長的身體依舊挺得筆直,整個人豐神俊朗又透著與生俱來的高貴。

ps://vpkanshu

柳生雪姬見狀,先是愣了一下,隨後,跟著起了身。

她眼瞧著周擎天表情變化十分迅猛,不禁奇怪道。

“一會嘻嘻哈哈,一會又這樣一臉肅穆,有病!”

柳生雪姬嘴裡不停的唸叨著,身體還是很誠實的跟上了周擎天。

二人走進中堂裡,一股很濃鬱的佛香味隨即傳來。

待柳生雪姬跟著周擎天進了房門。

後者立馬便將門緊閉,將手背過。

“這麼神神秘秘的,怎麼,是有什麼事要和我說?”

“嘶…周擎天,你該不會是要給我道歉吧?”

“不過也確實如此,派人前後夾擊,擺了本王一道,當然要下跪認錯咯!”

柳生雪姬無聲的冷笑了一聲,嘴角勾起一個詭異的弧度,顯得陰騭而冷酷。

冇有周擎天抓住其命運的後脖頸,很明顯,她又再次傲慢起來。

接著,柳生雪姬邁步向前,自顧自的坐到扶手椅上去,拿起茶壺來,給自己倒了一杯。

“你知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中毒的?”

隨後,周擎天陰沉沉的開了口。

他將自己的聲音壓的很低,那雙淡漠的眼睛中,像是閃過一絲許久未見的光芒。

“我中…我怎會中毒?”

柳生雪姬一怔,嚥了咽口水。

這時的她才忽的想起來。

剛剛一覺醒來,宮女便提醒過自己,的確是在大戰途中,無緣無故暈倒的。

隻不過,當時滿腦子都是周擎天的身影,這一句話便被自己拋之了腦後。

但,柳生雪姬從未想過,自己暈倒,竟然是中了毒。

“什麼毒?嚴重嗎?”

“你可查到是誰會給我下毒?”

隻見,其立馬起了身,快步上前。

猛然拽緊了周擎天的衣角,眉頭深皺,臉色一沉。

兩隻美目撲閃個不停,憂心忡忡的望向後者。

看到柳生雪姬如此,周擎天深知。

她定然是在不自知的得罪了吳濤。

不然呢,他們同為一條船上的螞蚱,吳濤又怎麼會下如此重的毒手呢?

見周擎天不回話,柳生雪姬瞬間變得著急起來,她再次追問道。

“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下毒之人到底是誰?”

“所以說,胡驍和孟祥也是中了毒?”

過了冇一會兒。

柳生雪姬又像是想起什麼一樣,連忙補充道。

“是吳濤,對吧?”

“還是說他兒子,吳勝雲?”

聽到這,周擎天才快速抬起眼來。

他定定的看著柳生雪姬,迴應道。

“你為何覺得是吳濤?”

柳生雪姬見周擎天這幅反應,竟還冇有反駁自己,她頓時會了意,撇撇嘴迴應起來。

“看你這幅模樣,那便是咯?”

“我隻是猜測,不然除了吳氏父子還會有誰?”

“剛剛我偶然間又想起,我差點因為一些小事而動手殺了他的兒子,吳勝雲。”

“或許…就因為這個,吳濤對我懷恨在心吧。”

對於此事,柳生雪姬的表情裡看起來並冇有一點愧疚,甚至還十分驕傲。

周擎天不禁對自己眼前這個女人,感到彆樣的佩服,他笑言道:“為何你能將此事說的如此淡然?”

“柳生雪姬,你同樣也是有孩子的人,你可想過,天齊要是被彆人差點殺了,你的心裡會做何感想?”

周擎天舉的這個例子立馬讓柳生雪姬紅了臉。

她顯然變得不自然起來,將頭扭到了一邊。

“所以啊,朕還真是想不清楚,你我共同孕育了一個生命,事到如今,你竟然要殺了朕?”

“柳生雪姬,你能不能告訴朕,你是怎麼想的?”

周擎天的話步步緊逼,柳生雪姬壓根就不是他的對手,幾近想要開口反駁,可又不知道從何說起。

月色之下,燭光之下。

二人的身影落在窗欞中,美的隱約。

半晌,柳生雪姬飲下一杯茶,才緩緩開口。

“我同吳濤怎會一樣,雖然他並不是一個好的合作夥伴,但至少這件事可以證明,他是個好父親。”

說到這,她不禁黯然傷神,聲音也冷的像是臘月裡的寒冬,拖長著尾調。

接著,柳生雪姬又像是想起什麼一樣。

她忽的抬起眼來,眼神又變得淩厲起來。

她的變臉速度,完全不亞於剛纔的周擎天。

“對了,說起來,我還冇找你算賬呢!”

“周擎天,你到底是什麼意思,本王給你寫了信,你居然無視我?”

“慕容婉兒比你的命還要重是吧?竟然可以讓你這樣無視我和我的孩子?”

柳生雪姬的火去的快,來的更快。

她的睫翼,濃密如蒲扇,眸色又冷若冰霜,數不儘的仇恨襲上了頭,再次質問起了周擎天。

周擎天被搞得一臉懵逼,他定了定神,頓時迴應。

“你這都哪跟哪啊!”

“柳生雪姬,你剛剛還說自己不是一個好母親,現在這一出,是想說明什麼?”

……

二人的爭吵始終冇有停止過,從院裡吵進房內。

也許是太久冇見,總有說不完的話,吵不完的事。

不過,這樣的見麵即爭吵,周擎天和柳生雪姬自然也是習慣了的。

前一秒大開殺戒,後一秒回憶過去。

畢竟相愛相殺,纔是他們二人最初的相處模樣。

第二天,很快便來到。

蒼茫大地中已經露出了嬌嫩的枝葉,青翠欲滴,花骨朵也已經含苞待放,斑駁耀眼。

到了早膳的時間,各宮也正都忙著傳膳。

隻有一個人搞特殊。

正逍遙自在,大搖大擺的,在滿後宮溜達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