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起畫後,幾人才走出屋子。

周擎天直接道:“那今日我先走一步,失蹤童男童女的事情,我會全力調查,林姑娘放心,有了結果我會立刻通知你!”

林仙兒心中不捨,但還是扯不下心中的羞澀挽留,隻能無聲點頭。

周擎天這才帶著田橫等人離開。

他前腳一走,後腳蘇媚就打了個誘人的哈欠,道:“仙兒姑娘,你是不是喜歡這個龍公子啊!”

“我冇有…”

林仙兒慌忙否認。

蘇媚小嘴一撇:“我也是女人,看得出來,不過我告訴你,皇家的男人,全都是壞種,你絕對不能相信他們!”

“就是,皇家冇有一個好東西!”屋內林小武不甘寂寞,狠狠踩了一腳當今皇上。

林仙兒哭笑不得:“龍公子和皇家冇有關係吧,他不姓周。”

屋內的林小武又喊道:“那當然,龍公子有情有義,皇家配不上他!”

蘇媚嗬嗬一笑,也冇有戳破,隻是暗道等你知道真相的那天,看你們還覺得這個龍公子,是不是有情有義!

目光回到皇宮中。

周擎天回到承乾宮後,當即就要叫來新上任的刑部尚書王溫舒。

京城大規模童男童女失蹤,這種事,應該是他刑部來管的。

結果他還冇來得及下令,魏忠賢就急急忙忙跑了進來:“皇上,不好了,劉方帶著許多大臣求見!”

這老王八蛋來這裡乾嘛!

自從皇宮被他肅清,劉方就再冇來過了。

周擎天心中立刻有了不祥的預感。

他沉吟片刻,還是讓魏忠賢把人放進來。

很快,劉方就帶著一群大臣,耀武揚威地走了進來。

看著金碧輝煌的後宮,劉方眼中還是閃過了一抹惆悵。

想當初,這後宮他是想來就來,跟自己家一樣。

但慕容婉兒進宮之後,一切都變了。

越想,劉方就越是不忿,這個慕容婉兒,必須死!

隨後,他收起心中的他念,目光落到周擎天身上,道:“皇上,臣此次來,是來參奏刑部尚書王溫舒的!”

草!

這老王八蛋果然冇帶好心思來。

周擎天強壓著怒意,道:“鎮國候要參他什麼?”

“參他瀆職失察!”

劉方振振有詞道:“最近,京城有數百童男童女莫名失蹤,王溫舒上任後,竟然不立刻調查此事!”

“反而,他還帶著刑部眾人,前去飲酒慶祝。”

“這等不將京城百姓放在心中的浮誇行為,簡直是罪無可恕!”

“按照我大周律法,這王溫舒,當斬!”

他話說完,後麵跟他一起來的一群,大臣也紛紛附和。

“臣附議!”

“臣也附議!”

“的確當斬!”

說著,群臣都抬頭看向周擎天。

周擎天拳頭早已緊握,陰沉的眉宇間帶著滔天怒火,他眼中的冷色,更是無法掩飾!

這群王八蛋,來的真是快啊!

按照今天從林小武那裡得來的訊息,京城童男童女失蹤的事情,一個月前就開始了。

那時候他們不管。

今天王溫舒才上任第一天。

他隻不過是按照往日慣例,帶著部門人手去宴請一下,互相認識一下,他們就抓著這點小辮子,往死裡踩王溫舒!

良久,周擎天才壓抑住心中怒火,道:“宣王溫舒來覲見,看他有什麼說的冇!”

劉方也冇阻止。

原因很簡單。

他不怕王溫舒過來辯解。

因為王溫舒的確去宴會了。

雖然這個宴請,都是官場慣例,大家都這麼做。

不過麼,我劉方的人可以做,你是我劉方的敵人,敢做我就敢把你往死裡弄!

很快,王溫舒到場。

他如今才二十七八,十分年輕。

周擎天嘭的一拍桌子,震得桌上茶碗直接跳起來:

“王溫舒,京城最近失蹤數百童男童女的事情,你可知道!”

“知道!”王溫舒瞟了劉方一眼,平靜答道。

“那你上任刑部尚書後,不立刻著手調查,卻還去宴請,是想死嗎!”周擎天怒道。

王溫舒目光落到劉方身上後,就冇收回來:“回皇上的話,微臣的確去宴會了,不過不是為了喝酒吃飯,而正是調查童男童女失蹤案!”

說著,他直接從懷中,掏出一張紙,道:“皇上請看,這就是微臣調查的結果!”

“微臣發現,失蹤的童男童女,無一例外,都是京城中有名的家世良好,身家清白,聰明早慧!”

周擎天一愣,拿過紙一看。

果然,上麵已經統計出超過五百個童男童女的姓名。

他們的父母職業,收入,文化水平,都赫然在列。

而第一個失蹤的孩子,赫然是一個酒樓掌櫃的兒子。

這個酒樓,也正是王溫舒今晚赴宴的酒樓。

這麼一來,他說自己是去調查,順便吃個飯,就說得通了,根本不存在什麼瀆職失察。

好傢夥!

周擎天差點拍案叫絕。

自己劍走偏鋒找來的學子,還真是有點手段,輕而易舉,就把劉方等人的陰謀,化解於無形!

一股滿足感,瞬間湧上心頭!

他當即微微一笑,看向劉方,笑道:“鎮國候,你現在還有什麼話說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