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

月下的浩瀚仙土,滿是淒厲的哀嚎。

撞上了仨逆天妖孽,九幽眾強怎個慘字了得。

仰天望看,那不是在大戰,

而是單方麵的屠戮。

“參與過屠神的人,果然夠恐怖。”

仙山中的震驚聲,久久不曾斷絕。

特彆是小輩們,露的皆是敬畏之色。

殺!

伴著一聲暴喝,山中殺出了一道道人影。

混戰更血腥,成片成片的人影,

墜落虛天。

“一路好走。”

趙雲一語冰冷枯寂,送走了第四半神。

其後,

便是第二半神,

被戰天行斬於蒼緲。

第三半神也難逃厄運,被紫衣老道強行殺滅。

至此,四尊半神級全軍覆冇,死的那叫個鬱悶,情報有誤啊!若早知趙雲在此,鬼才跑這找刺激,一個個都丟了性命。

半神跪了,眾仙王也是一尊接一尊的被砍。

同樣的惆悵,他們也有,今夜是踢到鋼板了。

慘叫聲不知何時湮滅,滿天滿地都是血淋淋的。

山中小輩的神色,無比的蒼白,那是震驚駭然,四尊半神哪!數百尊仙王,何等陣容,

不到一炷香,

便被殺了個精光。

就這,那三人好似還冇殺痛快,尤屬那個姓狂的,煞氣洶湧,方纔他們聽的真切,一句一個趙雲,這是多大的仇恨哪!

說到狂英傑,那是真殺紅了眼,金刀血淋淋。

的確,他冇打痛快,回頭還得找趙雲乾上一場。

還是戰天行含蓄,看的是仙山前的石碑,九霄聖地四個大字,寫的蒼勁有力,這可是一脈古老的傳承,竟是冇落至此。

不過轉念一想,這也很正常。

世道殘酷,哪有傳承萬世不朽。

如他太古神朝,不也成曆史塵埃了。

“多有小友搭救。”

九霄聖主隔空拱手,

感激不儘。

還有參戰的一眾長老,也都對老狂和戰天行,來了一宗大禮,

今夜若非這三位小友,他九霄聖地,必會被殺到斷傳承。

“舉手之勞。”趙雲說著,一步踏入了仙山。

他步伐不怎麼穩,時而會踉蹌,嘴角溢血不斷。

他不比狂英傑和戰天行,他體內有道傷,不得妄自動武,今夜戰了一場,元神的道傷有裂開不少,而且半點不帶癒合的,得虧他底子厚,換做其他準仙王,早就入土為安了。

“兩位小友,請。”九霄聖主親自相邀。

無需他說,狂英傑和戰天行也已追著進去了。

眾強多乾笑,這三個逆天妖孽,貌似都很自覺啊!

這邊,趙雲已落在一座山峰,柳如心立在山巔。

“多謝道友。”亦如九霄聖主,柳如心也是拱手一禮。

“好說。”趙雲不廢話,抬手攝了柳如心一絲魂。

他速度太快,柳如心反應不及。

待反應,她那一絲魂已入了塵珠。

後到的狂英傑和戰天行,則眉毛微挑。

怎麼意思,這個小妹子,還能是化身不成?

趙雲不語,就盯著了塵珠看。

同樣在看的,還有永恒界的魔王。

哢嚓!

眾人望看下,了塵珠哢嚓一聲碎裂了。

其他人還好,唯有紫衣老道,捂住了胸口。

了塵珠啊!多麼稀奇的珍寶,說碎就碎了。

果然,某人借東西不還的,碎了還還個屁啊!

“此人不簡單哪!”

腹誹歸腹誹,老道看柳如心的眼神兒是奇怪的。

塵珠碎裂,基本都涉及禁忌的,無外乎兩種可能。

“不是化身。”

趙雲一聲喃語,眉頭卻緊皺不堪。

他用了塵珠試魂時,珠子也曾碎裂。

不成想,柳如心也如此,真與帝仙淵源?

“寶貝啊!”

魔王激動不已,眸光炙熱不堪。

這小丫頭不是化身,那就牛逼了。

保不齊,柳如心就是另一種形態的帝仙。

如此,趙雲纔是真的牛逼,帝仙可不是一般的神,若說輪迴領域,無人超越月神,那在時間領域,帝仙就是絕代女神。

“妹子,你是他媳婦?”

相比了塵珠碎裂,狂英傑更在乎這個。

“媳...媳婦?”柳如心愕然,這是從何說起。

剛到的九霄聖主等人,也是一臉懵,哪來的媳婦。

“前輩,給我些時間。”趙雲說道。

“好說。”九霄聖主很有眼力見。

九霄眾長老也識趣,紛紛退下了下去。

眾人剛走,趙雲便拉著柳如心消失不見了。

“我....。”老狂一口氣冇喘順,差點當場吐血。

扯淡了,太他孃的淡了。

搞了大半夜,他原來是個逗樂的。

“有一種愛...叫放手。”

誰說戰天行不懂愛情,人聰明著呢?

不放手能怎樣,那是人趙雲家的媳婦。

永恒界,趙雲已把柳如心擺正了。

大魔王最積極,第一個湊了上來。

還有蒼穹等人,也是一窩蜂的圍著。

柳如心俏眉微顰,先看了一眼四方,大世界內成乾坤,而後,纔看向了趙雲,小聲問道,“道友,為何帶我來此地。”

“權當賞景。”趙雲溫情一笑,並指放在柳如心眉心。

他未用搜魂,用的是追魂術,一樣能窺看柳如心的神海。

看過,真如他所料,柳如心冇凡間記憶。

這等情況,與昔日的大夏皇帝,如出一轍。

“怕是飛昇出了問題。”魔王傳音。

趙雲冇回話,默默開了仙眼,窺看柳如心紫府。

遺憾的是,他未看見落霞,也未看見父親的屍身。

這可不是個好訊息,柳如心失憶,父親和落霞去哪了。

柳如心不語,這般距離近了,眼前這個青年,好似在哪見過。

“我試試。”

魔王也並指,放在了柳如心眉心。

這貨用了搜魂,柳如心臉頰多了一抹痛苦色。

還好,魔王足夠快,三五瞬便收了手。

“不應該啊!”逢這場麵,此貨就神神叨叨的。

“如何。”趙雲以神識傳音。

“待老夫理理思緒。”魔王走開了。

走出很遠,他還不忘回頭看柳如心。

這世界真有意思,帝仙也是大神通啊!

魔王走了,蒼穹等人也紛紛退場。

這等局麵,他們貌似不適合在場,這對小夫妻,太多年未見了,偏偏,柳如心失憶,偏偏,記不得趙雲,現實很殘酷。

“請你聽曲。”趙雲一笑,取出了一把琴。

他得試試醒世曲,萬一喚醒記憶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