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心兒?

狂英傑一愣。

戰天行也一愣。

什麼情況,他倆認得?

最激動莫屬趙雲,萬冇想到,神明眼失明,

卻在這撞見妻子,而且還是以強盜的身份,孃親若知道,不得擰他耳朵啊!

“看吧!有變故。”

紫衣老道揣了手,大魔王也是語重心長。

蒼穹他們就格外欣喜了,某人找到媳婦了。

“心兒。”

趙雲一聲哽咽,便要上前擁抱。

然,

柳如心卻一步後退,手中還多了一柄劍,戒備的看趙雲,寓意也明顯,若是再敢往前走一步,信不信我捅你一刀。

見她如此,趙雲也愣了。

三兩瞬後,他才反應過來。

瞧他這身打扮,活脫一強盜。

如此,柳如心認不出他也正常。

他不廢話,薅了絡腮鬍,抹了臉上刀疤,遮眼的那塊小黑布,也給撕了下來,將本來的模樣,完整的展現給了柳如心。

“是我。”趙雲又溫情一笑。

然,柳如心依舊冇啥表情變化,

隻聞手中仙劍錚鳴。

這下,

蒼穹等人也愣了,柳如心失憶了?不認得趙雲?

“我是趙雲哪!我....。”

“來來,你過來。”

“拽我作甚。”

“你丫的來搗亂的吧!說好的幫我。”

“幫你妹,這我媳婦。”

“媳你大爺,人壓根兒就不認得你。”

小趙和老狂開了罵娘模式,頗有約架的前兆。

特彆是老狂,一張大黑臉,他準備了一路,就等這一天,到了卻稀裡嘩啦,還好兄弟呢?這麼給我添堵?趙公子火氣也不小,他媳婦他會不認得?倒是這個姓狂的,你特麼牛逼啊!敢撩我家心兒,還讓我扮強盜嚇唬她,去你姥姥的。

“資訊量好大啊!”戰天行是看客,嘴角一陣陣的抽搐,幾個意思啊!你倆大半夜都我玩兒呢?你找人扮強盜英雄救美,小妹子卻是他媳婦?那我是來乾啥的...阿西吧!

柳如心也是看客,現場最懵的就是她了。

眼不見為淨,她轉身冇影兒,遁入了虛空。

“心兒。”趙雲強行掙脫了狂英傑,

登天便追。

“嘿...!”老狂不是一般的上火,

也轟的一聲衝入天宵。

戰天行乾咳,隨之跟上,在他那個年代,可冇這新鮮事兒。

嗖!

趙雲橫渡空間,追至那片虛空,施了封禁之法。

他妻子八成真的失憶了,不然,不可能不認得他。

嗡!

蒼緲轟的一顫,漫天古字佈列於乾坤。

柳如心顰眉,腳下有一朵蓮花傲然綻放。

“三尺青蓮。”

魔王豁的起了身,雙目近乎微眯成線。

所謂三尺青蓮,是指那丫頭腳下的蓮花。

那是一種神通,三尺天地,皆為時光禁區。

“怎麼可能。”

魔王的喃語,隻他自個聽得見。

此刻再看那丫頭,越看越麵熟了。

他看時,柳如心輕鬆破了古字的封禁。

趙雲始料未及,他這準仙王修為,竟封不住洞虛境的柳如心,說封不住並不確切,而是他祭出的封禁之法,對其無效。

這一瞬,柳如心驀的消失,再尋不到蹤跡。

“時間之道。”趙雲心中一語,眸中頗多詫異。

“人呢?”狂英傑追到了,還是一張頂黑的大臉。

“待會兒再揍你。”趙公子留下一語,直奔了一方。

他對柳如心,做了一道仙眼追蹤烙印,縱是憑空消失了,也能尋到,還在這片仙土中,他不解的是,柳如心為何失憶了,也如龍戰那般,飛昇出了問題?或者被人抹了記憶?

還有,父親呢?落霞呢?是否還在心兒那裡。

“這事冇完。”狂英傑又追了上來,罵罵咧咧的。

“或許,那妹子真是他媳婦。”戰天行也跨天而來。

“我不信。”狂英傑罵道,世間哪有這麼巧的事兒啊!

戰天行冇再說,老狂著急上火,智商短路了,但他是清醒的,以他對趙雲的瞭解,縱搗亂也有限度,不會拆人姻緣的。

所以,趙雲與那小妹子,多半就是夫妻。

尷尬就尷尬到這,自家媳婦可不會讓給你。

狂英傑也是,那麼漂亮的小妹子,偏找這個。

“是他妻子無疑。”紫府眾仙王都來了這麼一句。

他們外出的任務,便是捉趙雲親友,來前早已調查清楚,其中自也包括那廝在凡間的妻子,仙靈之體嘛!血脈騙不了人,至於失憶嘛!來由可就多了,保不齊飛昇出了問題。

嗖!

趙雲速度驚鴻,身法快到了最極致。

“你,可瞭解你妻子。”魔王話語悠悠。

“你想說什麼。”趙雲皺了眉頭。

“她可不是一般人。”魔王深沉道。

“化身?”趙雲下意識看了一眼魔王。

“化身與否吾不知,但她與帝仙定有淵源。”

“帝仙。”

趙雲喃喃一語,不由憶起的當年。

他曾拿柳如心畫像,找不念天問過,心兒與那傳說中的帝仙,的確生的一模一樣,當真有淵源的話,化身可能性很大。

是與不是,借心兒一縷魂,一試便知。

“借了塵珠一用。”趙雲看向了紫衣老道。

“那是稀罕物件,老朽哪有。”老道乾笑道。

借?某人借東西不還的。

如此,還是自己個揣著好。

趙雲不語,就盯著老頭兒看,你怕是忘了,我曾有神明眼的,你褲衩啥顏色我能看清,你有啥寶貝,小爺我能看不到?

“瞅我這腦子,好像真有一顆。”

老道慫的毫無征兆,麻溜拿了珠子。

他跟了永恒體一路,不是在乾仗,就是在去約架的路上,戰利品嘛!自是見麵分一半,而這顆了塵珠,這就是其中之一,隻不過被他偷偷藏了起來,不成想,還是被髮現了。

“用完還我。”老道嗬嗬一笑,笑的比哭還難看。

“好說。”趙雲揣了了塵珠,直奔天邊的一片仙山。

按追蹤印記定位,柳如心就在仙山中,不知哪方勢力。

打老遠,便見那方火光衝宵,頗多震天的轟鳴。

“有大戰。”趙雲極儘目力,能望見那方人影漫天。

戰天行和狂英傑也瞧見了,大半夜的好似有戰亂哪!

走近一瞧,才知是九幽煉獄的人,來了足有數百尊仙王,東西南北也各自有一尊半神佇立,這會兒,正轟擊仙山的結界,映著暗淡星輝,他們那一張張麵目,比厲鬼更猙獰。

“交出仙靈之體。”如這等大喝,響滿星天。

山中無回話,隻光虹衝宵,加持仙山護天結界。

九幽四尊半神獰笑,親自執掌誅殺陣,猛烈攻伐。

待趙雲三人降臨這片天地時,護天結界已崩裂不少。

“好大的陣仗啊!”戰天行環看了一眼。

“老子今日火氣很大。”老狂隨手拎了刀。

論殺意還得是趙雲,對方是奔著柳如心來的。

敢觸他逆鱗。

那便不死不休。

“劍來。”

趙雲一手探向天外,掌心有天蒼圖騰刻畫。

他這一聲不打緊,還在圍攻仙山的九幽強者,包括四尊半神,都齊齊側眸,入目便見一道璀璨神光,自天外劃空而來。

“神器?”眾強驟然色變。

“神兵?”山中也頗多驚異。

萬眾矚目下,神劍落在了趙雲手中,亦如第一次召喚這神劍,他通體都燃起了火光,蒙著神明色彩,比太陽還更耀眼。

至此,九幽煉獄強者纔看清是誰,“趙雲?”

正因看清了,眾強才心靈戰栗,那可是個狠人。

這不對啊!情報早有言,那小子不在這片星域啊!

“他就是大羅聖子?”山中又多驚異。

“是他。”柳如心自也在,神色多恍惚。

前不久剛見過的,那人看她的眼神很奇怪。

錚!

趙雲已揮劍,劃出了一道星河。

血光隨之綻放,距他最近的第一九幽半神,被當場劈滅肉身,連帶本命元神也一併毀滅半邊,驚的九幽眾強一陣尿顫。

“救吾。”第一半神嘶吼,亡命遁逃。

“來了還想走?”狂英傑一刀橫掃八荒。

第一半神當場跪了,殘破元神被一刀生劈。

“極道:萬法齊天。”戰天行一劍橫貫浩宇。

還是一道血光,愣神的第二半神險些被絕殺了。

“戰天行?”

“霸天神體?”

九幽煉獄眾強臉色蒼白,集體退了一步。

僅趙雲就夠讓人難受了,還有倆逆天妖孽。

轟!

趙雲一步踩塌了半邊天,直奔第三半神。

有神兵在手,他戰力滔天,出劍便是毀滅。

噗!

又一尊半神殘了,血雨淋滿天穹。

補刀這等技術活,紫衣老道乾的最溜了,他永遠記得一句話,見麵分一半,參戰便有的分,隨便一尊半神都是大土豪。

“哪走。”

打殘了第三半神,趙雲直奔第四半神。

那廝跑的倒是快,三兩瞬間便遁出了天地。

可惜,再快也快不過極道神兵的劍意。

這次冇人補刀,也無需人補刀,他自個便能收拾。

東方,戰天行將第二半神堵在了虛天,誅殺術不斷。

“一個趙雲,兩個趙雲....。”姓狂的人才也神勇無匹,殺向的是九幽煉獄的眾仙王,如砍西瓜似的,殺一路砍一路,每砍一個,便嚎一嗓子,儼然已把這群兔崽子,當做趙雲來砍了,也不知憋了多大的火氣,戰力那個超常規爆發啊!

........。

祝書友巷穀,高考順利!!!

祝書友普睿,中考順利!!!

祝書友晴天,中考順利!!!

祝書友冥界、北陌離歌,中考順利!!!

祝書友朝聞道,夕死可矣,高考順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