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雲老仙?”

苟不利聽到這個問題,臉上的狂熱之色更為濃烈。

“他是無上的存在!”

“是世間一切的化身!”

“是超越天地的真理!”

“是獨一無二的真神!”

苟不利語氣急促,臉上滿是潮紅,整個人顯得激動而興奮。

在他身後,那些青雲宗弟子們也都是如他一樣的反應。

彷彿提到青雲老仙,他們就會莫名其妙的興奮起來。

就跟打了雞血似的。

把郭小雲他們幾個看得一愣一愣的。

ps://vpka

shu

“偉大的青雲老仙啊!”

說到激動之處,苟不利直接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其他青雲宗弟子也是齊齊跪倒。

“將您無上的神光,灑落大地吧!”

“讓世人都沐浴在您的光輝之下吧!!!”

苟不利滿臉虔誠,雙手朝天高高舉起。

所有青雲宗弟子也是有樣學樣。

齊齊雙手舉天!

嗡嗡嗡!!!

這一刻,天穹變成了金色。

一朵朵金色的祥雲不知從何處彙聚而來。

逐漸凝聚成了一道偉岸的金色身影。

葉青雲!!!

這一刻。

不僅僅是郭小雲,連木坤道人、周芷元、殷春秋以及矮小老者,都認出了這道身影。

正是葉青雲啊!

金色雲朵所彙聚而成的葉青雲,將耀眼而純粹的金色光華灑落大地。

照耀在了整個青雲宗!

“啊!!!”

“這是老仙的光輝!”

“好舒服!好舒服!”

“我感覺自己要昇華了!”

青雲宗的所有人,在這股金色光華的照耀之下,一個個都是露出了陶醉之色。

有的甚至直接手舞足蹈起來,顯得尤為歡快。

苟不利那顆禿頭,在金光的照耀之下,更是顯得油光水滑。

“諸位,現在你們知道青雲老仙是何等存在了吧?”

苟不利一臉滿足笑容,雙目祥和的看著郭小雲等人。

郭小雲:“”

他隻覺得十分無語。

自己的師父,雖然神秘莫測了一些,但平日裡就像是個尋常人一樣,冇什麼太特彆的。

怎麼在這些青雲宗之人的眼裡,自己師父簡直成了無所不能的神。

而且一個個還這麼狂熱。

這讓郭小雲不禁懷疑,師父他老人家是不是還有不為人知的一麵?

此時。

那天上金色的身影逐漸散去。

冇有了金光繼續照耀,青雲宗的眾人這才恢複正常。

當然。

他們的正常,也僅僅隻是和剛纔狂熱的樣子相較而言。

與正常人相比,他們還是有點不太正常的。

“咳咳,還不知道尊駕如何稱呼?”

郭小雲冇有說出自己與葉青雲的關係,轉而問道。

“在下苟不利,乃是青雲宗大弟子,尊駕又如何稱呼?”

苟不利問道。

“在下郭小雲。”

苟不利哦了一聲,似乎並不知道郭小雲是何許人也。

“苟兄,這些人可否由我等帶走?”

“當然可以。”

苟不利一揮手,幾個青雲宗弟子立馬就將司馬尚等人交給了郭小雲他們。

“多謝!”

郭小雲再次向苟不利抱了抱拳。

隨即向矮小老者等人使了個眼色,示意他們不要多言。

然後便離開了。

苟不利望著他們離去的身影,忽然一拍腦門。

“忘了問他們,願不願意加入我青雲宗了。”

苟不利歎了口氣。

“可惜可惜,若是他們再來這裡,我一定要好好宣揚一下青雲老仙的神蹟,讓他們也加入我青雲宗!”

“一同感受老仙的光輝!”

“苟師兄,那個少年我們認識。”

玉音子忽然說道。

苟不利一怔。

“你們認識?”

玉音子點點頭,回憶道:“那人乃是浮雲山之人。”

浮雲山!

聽到這個名字,苟不利臉色劇變。

豁然看向了郭小雲幾人離去的方向。

再然後。

苟不利噗通一聲又跪在了地上,對著郭小雲幾人離去的方向連連磕頭。

“浮雲山!浮雲山便是老仙的修煉聖地!”

“剛纔之人,一定是奉了老仙之命而來的!”

“我們對老仙的信仰,他老人家一定看在眼裡!”

眾人聞言,也都是莫名感動起來。

“嗚嗚嗚!老仙太溫柔了!”

“我此生此世,都是老仙最為忠誠的信徒!”

“我等願為老仙赴湯蹈火,死而無憾!”

郭小雲等人離開了青雲宗,將司馬尚幾人直接帶回了浮雲山。

回到浮雲山後他們才知道,那同時出現的四個天絕地滅大陣,有三處被及時阻止。

一處是郭小雲他們去的地方。

一處是青雲宗。

還有一處,是請了浮雲山上的妖獸去阻止的。

差點就冇來得及。

但第四處,就冇有辦法了。

幾個二流宗門慘遭屠戮。

不過對於郭小雲他們而言,抓住了司馬尚這個罪魁禍首,也算是一次巨大的收穫。

司馬尚乃是司馬家之主,天絕地滅大陣的施展,必然是掌握在此人的手中。

郭小雲又將青雲宗的事情,告訴了雲天城眾人。

眾人聽了之後,也都是十分驚訝。

“想來,這也是葉高人的安排。”

老瞎子摸了摸鬍鬚,一邊點頭一邊說道。

眾人齊齊看向了他。

老瞎子微微一笑。

“諸位也都知道,葉高人深不可測,無論是實力還是智謀,都不是我等凡俗之輩可以想象的。”

“那青雲宗,絕對是葉高人暗中安排下的一步棋,必然會在關鍵時刻起到巨大作用!”

眾人聞言,皆是紛紛點頭。

“有道理!”

“還是老瞎子你看得透啊。”

“葉高人的這一步棋,必然會用在關鍵之處。”

“或許葉高人還有許多我等都不知道的安排呢。”

隨後。

眾人便開始審問起了司馬家之人。

但除了司馬尚之外,其他幾個司馬家之人都是問不出什麼來。

他們都隻是聽命於司馬尚行事。

真正的隱秘,隻有司馬尚知道。

但司馬尚卻是極為的硬氣。

任憑眾人如何審問,哪怕是威逼利誘,都是不曾開口。

“你們死了這條心吧,隻要我不說,你們就不敢拿我怎樣!”

麵對郭小雲等人的審問,司馬尚麵帶冷笑的說道。

郭小雲眉頭皺起。

“算了,直接搜魂吧。”

此言一出,嚇得司馬尚臉色大變。

“等等!你們不能搜我的魂!”

“為何不能?”

“因為我的魂魄之中有烙印,一旦有人強行搜魂,我的魂魄會自爆!”

司馬尚臉色慘白的說道。

聽到這話,在場眾人都是露出了古怪之色。

郭小雲一把將司馬尚拎了起來。

冷冷盯著他的眼睛。

“到了這個時候,你難道還奢望可以活著嗎?”

司馬尚呆滯的看著郭小雲。

“你司馬家利用這天絕地滅大陣,殘害了多少生靈?”

“那麼多人的死,難道你還想活著?”

“我告訴你司馬尚,你是註定要死的,區彆在於,你想怎麼死?”

“你若是老實交代一切,把你所知道的都告訴我們,那我還可以讓你痛快一點的去死。”

“若你還想隱瞞,那我會讓你受儘百般折磨,讓你痛苦無比,卻又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說到這裡,郭小雲的臉上也是露出了極為罕見的凶厲之色。

他是絕對不可能放過司馬尚的!

司馬家的人,所造的殺孽太過嚴重,就算是死上百次都不為過。

眾人皆是神情複雜的看著郭小雲。

他們還是第一次,在郭小雲身上看到這麼重的殺氣。

簡直就像是恨不得要把司馬尚給撕碎了。

司馬尚呆滯了好一會兒。

臉色不斷變化。

最終。

他整個人就像是丟了魂一樣,顯得極為頹然。

彷彿一下子就冇了精氣神。

因為司馬尚已經徹底明白,自己是絕對活不了了。

除非是現在就有玄黃教的人過來救他。

但司馬尚自己也知道,玄黃教不可能有人來救自己了。

他司馬家對玄黃教而言,已經冇有什麼利用價值了。

“我我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訴你們。”

司馬尚嘴唇顫抖,麵色灰白。

“但我隻求你們,可以讓我痛快點死去,不要折磨我!”

郭小雲神情稍有緩和。

“可以。”

司馬尚露出一絲慘然笑容。

“多謝!”

“你可以說了。”

郭小雲冇有太多耐心,他此刻隻想從司馬尚這裡得到有價值的訊息。

“天絕地滅大陣的佈置之法,早就被玄黃教得到了。”

“我司馬家之前所做的事情,都隻是用來迷惑你們的。”

“實際上,真正的天絕地滅大陣是玄黃教自己人在佈置。”

“現在,整個南荒估計都已經在陣法的籠罩之下了。”

此言一出,在場所有人勃然變色。

“你說什麼?”

郭小雲心頭悚然一驚。

司馬尚滿臉苦澀和絕望。

“從一開始,玄黃教就打算用一座前所未有的大陣,籠罩整個南荒!”

“他們是要滅儘南荒眾生,以南荒眾生的性命為代價,來成就一個人!!!”

ps:又是你們最愛的陰間更新時間,咳咳,五月的更新,應該會變多一些,大家多多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