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吳太醫已經被摧殘得冇了脾氣:“賞這種東西我就不指望了,早日結束這裡的疫情,回家安安穩穩睡他個三天三夜,便是我現在所有的動力!”

這話題一打開,太醫們紛紛各抒己見:

“我就想吃頓好的,昨晚托太醫令的福吃了頓餃子宴,熱騰得我眼淚都流下來了。好想吃烤全羊、叫花雞、蒸鰣魚……”

“哎呦你這菜譜再報下去,我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我就想陪我夫人好好看個花燈,去年元宵的花燈冇看上,希望今年不要再錯過了。”

……

“太醫令,等疫情結束,您最想做什麼?”吳太醫幫魏紫整理藥材,隨口問道。

這些日子相處下來,她也與魏紫相熟,知道魏紫隻是看著不易親近,實則性子最為簡單不過,隻認醫術和患者,其他的事一概不關心,十分對她的胃口。

“等疫情結束,我準備開醫學院。”魏紫回她。

“哎,咱們不說公事,就說吃喝玩樂。”吳太醫笑道。

魏紫笑了笑,笑道:“那就請你們吃飯吧,到時我在‘一品鮮’設宴,烤全羊、叫花雞、蒸鰣魚這些都有。”

“真的嗎?‘一品鮮’菜式新鮮又美味,在帝都可是數一數二出了名的,就是生意太火爆,太醫院事務繁忙,我都冇空去排隊。”周太醫笑道:“太醫令,您開了這口,不能反悔啊!”

魏紫笑道:“不反悔。”

江太醫頗為實誠:“‘一品鮮’可不便宜啊,咱們太醫院俸祿又不高。太醫令,要不咱們換個地方?”

魏紫笑了笑:“不必,裡麵有我的股份,不用替我省錢。”

又道:“平日裡諸位要是想去吃,報我的名,不必等位,菜價一律五折。”

“那感情好!托太醫令的福了!”太醫們都很是高興。

短暫的插科打諢之後,諸位太醫便各司其職去忙了。

魏紫先去看了何氏,傷口冇受感染,恢複得還好,就是人蔫蔫的,精神並不好。

何氏虛弱地問魏紫:“我的孩子怎麼樣?他喝奶了?哭得大不大聲?”

魏紫見她這樣,隻能寬慰她:“孩子現在情況穩定,你得儘快地讓自己身體康複起來,知道嗎?其他的事交給我。”

何氏點點頭,麵帶愧疚之色:“抱歉,魏太醫,我心急了。我一定聽您的話,讓自己儘快康複。”

魏紫又囑咐了些產婦需注意的事,便去看孩子。

孩子的情況並不好,冇有呼吸機,他的呼吸很微弱。魏紫用鍼灸之法強吊著他的氣。

吳太醫擔憂地問:“這孩子怕撐不了幾日,到時候真不知道他的家人如果過這個坎……”

“能活。”魏紫打斷她,強調道:“孩子能活。”

吳太醫一愣,滿臉詫異:能用的辦法都用了,還能怎麼治?

魏紫卻交給她一張圖,說道:“這是我昨晚畫的手術圖,你先看看,吃過晚飯我詳細解說。明日,你、江太醫、楚太醫隨我一同給孩子做手術。”

吳太醫拿著圖紙,覺得自己在聽一個神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