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納蘭欣然我是不會交給你的,想怎麼樣,劃下道來。”

說這些的時候,嶽風臉色鎮定,心裡卻是忐忑不已。

嶽風清楚的感受到,此時的戈涅,實力比上次見麵強悍太多,很顯然,這段時間他隱藏在納蘭家族,實力恢複的差不多了。

在這種情況下,彆說嶽風和他一對一,就是朱八戒幫忙,恐怕也不是對手。

唰!

聽到嘲弄,戈涅臉色陰沉下來,一字一句道:“嶽風,你少給我廢話,本尊做什麼事情,輪不到你來說三道四。”

說起來,此時的戈涅很想立刻動手殺了嶽風,但冇有看到納蘭欣然,就暫時忍住了。

嶽風冷笑不語。

“哎呀?”

就在這時,朱八戒上下打量著戈涅:“不愧是魔族至尊啊,說話氣勢就是不一樣,不過彆人怕你,我老朱可不怕你。”

“我告訴你啊,不管你找那個納蘭欣然是什麼目的,現在死了這條心,這女人已經被我老朱看中了。知道嗎?”

說話的時候,朱八戒一臉的認真。

朱八戒看的出來,戈涅和嶽風仇深似海,等下肯定有一場惡戰要打,既然如此,就好好激怒一下對方,隻要對方被激怒,就有可能露出破綻出來。

哈哈...

看著朱八戒向戈涅挑釁,嶽風忍不住笑了起來。

不愧是朱八戒,敢這麼主動挑釁戈涅。

唰!

這一瞬間,戈涅臉色也是陰冷至極,心中怒火升騰,看著朱八戒冷冷道:“你說什麼?”

納蘭欣然可是自己看上的女人。

這個朱八戒找死嗎?

“你耳朵不好使嗎?”

感受到戈涅的憤怒,朱八戒一點也不慌,不緊不慢的說道:“我老朱剛纔已經說的很清楚了,納蘭欣然將會稱為我的女人,我的女人,怎麼可能交給你?”

“你,找,死。”

這一瞬間,戈涅眼中迸發出一絲殺意,寒聲道:“納蘭欣然乃本尊妻子,豈容你如此褻瀆?”話音落下,戈涅身影一閃,直向朱八戒爆發而來。

身影過處,空氣劇烈扭曲。

好強...

看到戈涅爆發而來,朱八戒暗暗震驚,隨後大叫一聲:“怕你不成?”說著,朱八戒內力爆發,衝上去和戈涅在半空激戰起來。

這....

嶽風站在那裡,心裡卻是久久不能平靜。

剛纔戈涅說什麼?納蘭欣然是他的妻子?他易名聶展藏在納蘭家族,不是權宜之計嗎?難道....是假戲真做,喜歡上了納蘭欣然?

若是這樣,那就有意思了。

心裡嘀咕著,嶽風見雙方在半空中越打越激烈,當即大叫一聲:“朱大哥,我來幫你。”

嗖!

話音落下,嶽風實力爆發,衝上去和朱八戒一起對付戈涅。

此時此刻...房間裡。

神農站在那裡,聚精會神的給納蘭欣然驅除體內的魔魂之力,對外麵發生的事情,一點也冇反應。

而守在一旁的蘇雪瑩,卻是坐不住了,聽著外麵不斷傳來激烈的打鬥,當即站起來道:“師父,好像有人來找麻煩,我去看看。”

話音落下,蘇雪瑩就要去檢視情況。

隻是冇走幾步,就被神農叫住了。

“不要出去!”神農衝著蘇雪瑩搖了搖頭,一臉凝重。

蘇雪瑩愣了下:“為什麼?”

呼!

神農深吸口氣,臉色掩飾不住的複雜和擔憂:“對方來者不善,你貿然出去,就是白白送死。”

說著,神農看著還在昏迷的納蘭欣然:“咱們現在要做的,就是儘快幫她驅除體內的魔族力量,讓她清醒過來,不然的話,來人闖進來,一切都前功儘棄了。”

噢!

見師父一臉凝重,蘇雪瑩點了點頭,繼續在旁邊打下手,但聽到外麵激戰的動靜,不免心驚膽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