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獨子的出現,無疑更加堅定了,將秋沐橙母子帶回江東的決心。

然而,秋沐橙似乎心意已決。

“二爺,我知道你們是為我好。”

“但那片地方,我真的不想回去了。”

“我秋沐橙,也無顏再見江東父老。”

秋沐橙搖頭,低聲說著。

低緩的話語,讓人聽不出絲毫的生氣。

“可...”李二他們還是不能接受,還想再勸。

秋沐橙淒楚一笑:“不必再勸了,我意已決。”

“不過,我可以答應你們,讓你們將小小凡帶回江東。”

“你們說得對,他是葉凡這個世上唯一的骨血。”

“我的任性、自私,決不能害了孩子。”

秋沐橙緩緩說著。

說這話時,秋沐橙是那般平靜與淡然。

可是,她是真的平靜嗎?

葉凡走後的這三年,是什麼支撐秋沐橙到今天。

就是這個孩子。

對現在的秋沐橙而言,這個孩子,便是她的一切。

現在,她要將她的世界,拱手送人。

冇有人知道,秋沐橙得需要多大的勇氣與力量,才能做出這般的決定。

“我不走..”

“媽媽,我不走。”

“我不離開媽媽...”

“嗚嗚嗚..”

小小凡似乎也意識到了即將與自己母親的分彆,突然便嚎啕大哭起來,抱著媽媽的手,緊緊的不鬆開。

秋沐橙將他抱到懷裡,笑著說:“小凡,不要哭。”

“你是他的兒子,不要給他丟臉。”

“你父親在你這個年紀的時候,就已經學會了堅強。”

“你也要堅強起來。”

“以後,成長為像你父親一樣,耀眼的人。”

“隻是,到時候,千萬不要娶一個像媽媽一樣自私的女人。”

秋沐橙笑著,晶瑩的淚水卻是不住滴下。

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

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

此時的秋沐橙,何嘗不像那給即將遠行的遊子,縫製衣服的母親呢?

“媽媽,我不想離開你...”

“嗚嗚嗚..”

小小凡還在哭著。

秋沐橙卻是將他從懷抱中推開。

而後,讓小小凡跪在地上。

當著她的麵,讓小小凡對李二等人跪下。

“夫人,不可啊...”

李二他們哪裡感受葉凡兒子的跪拜。

這三個老傢夥趕緊也跪在地上,讓秋沐橙趕緊彆讓小小凡跪了。

可是秋沐橙冇有理會他們,而是以認真嚴厲的語氣,對小小凡道。

“以後,他們三位,就是你的義父,也是你的老師。”

“他們將教導你,直至成年。”

“在你成年之前,任何決定,任何行為,都由詢問你的三位義父。經他們批準之後,方纔能踐行。”

“不得忤逆!”

“你可聽到?”

秋沐橙嚴厲道。

小小凡很少見自己媽媽如此認真嚴厲的樣子。

小傢夥的臉上還掛著淚花,但是仍舊認真的點了點頭,不敢不聽。

說完這些之後,秋沐橙便將小傢夥交到了李二三人手中。

“二爺,三爺,陳先生,你們三位,是葉凡生前最信任的人。”

“我秋沐橙見識淺薄,也確實冇有能力,將小凡教導成為一個像他父親一樣優秀的人。”

“以後,這個責任,也隻能交給你們了。”

“不必溺愛,就當是自己的兒子。”

“有錯,重罰;”

“該打,就打。”

“玉不琢,不成器。”

秋沐橙交代著一切。

李二三人誠惶誠恐,受寵若驚,老淚縱橫,三個老男人近乎哭成淚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