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阮阮帶著小傢夥們上了車,開著車緩緩駛離莊園。

與此同時,莊園門口的一棵大樹上,一個瘦削的男人從樹上躍下,手裡還拿著個相機。

看著江阮阮的車駛遠,男人不緊不慢地走到角落裡的車上,一邊發動車子,一邊劃開了手機。

半個小時後,傅薇寧從睡夢中醒來,習慣性地拿過手機。

剛一打開手機,便看到了螢幕上的訊息。

是她派去監視江阮阮的私家偵探發來的。

傅薇寧驟然清醒過來,從床上起身,打開了訊息。

幾張俯拍視角的照片映入眼簾。

隻看到照片裡,江阮阮拎著一個小行李箱從彆墅裡出來,三個小傢夥乖乖跟在她身後。

箱子是粉色的,不用想,也知道那是小星星的箱子。

裡麵裝了什麼,卻是讓人猜不出來。

下一張,幾人走到了車邊,江阮阮打開了後備箱,露出了裡麵的東西。

傅薇寧把照片放大,不肯放過一絲細節。

半晌,纔在照片裡發現了一個像是帳篷的東西,再看看其他的,都像是露營需要用到的裝備。

傅薇寧蹙眉向私家偵探求證,“他們去乾什麼?”

偵探一邊開車,一邊回了句訊息,“好像聽到說什麼露營。”

看到他的回覆,傅薇寧的麵色陡地沉了下去。

看樣子,上次的細菌,根本冇讓那小賤人吃到什麼教訓。

這小賤人居然還敢跟江阮阮這麼親近!

看著照片裡幾人臉上的笑臉,傅薇寧的麵色越發難看。

“跟好他們,知道他們在哪以後,告訴我地點。”

那頭,私家偵探很快答應了下來。

傅薇寧眸色冰冷異常,翻來覆去地看著那幾張照片。

照片裡並冇有看到厲薄深的身影。

但這並不代表厲薄深就不會跟他們一起。

或許,厲薄深是跟他們兵分兩路而已。

傅薇寧毫不懷疑厲薄深對小星星的重視,以及對江阮阮那個賤人的感情!

想到他們五人其樂融融地露營的樣子,傅薇寧臉上的表情變得有些癲狂。

賤人!江阮阮跟小星星,這對母女,都是賤人!

要不是因為她們,她早就是厲夫人了!

她一定要好好教訓教訓這兩個賤人!

這麼想著,傅薇寧無意識地攥緊了手機,用力到手甚至有些顫抖。

片刻後,傅薇寧勉強收起思緒,看了眼已經被她攥的儘是汗水的手機,麵無表情地撥出了一個號碼。

跟那頭的人吩咐了些什麼,傅薇寧掛斷電話,起身出門。

樓下,鄭琳看到自家女兒下來,正要叫她吃早飯,卻看到她好像聽不到自己的聲音似的,徑直出了彆墅大門。

看著自家女兒的背影,鄭琳心下隱隱有些不安。

傅薇寧冷然地發動了車子,朝著約定的地方疾馳而去。

路上,她放在一旁的手機亮了一下。

傅薇寧抬眸掃了一眼,是私家偵探發來的地址。

看到地址後,傅薇寧眼底的癲狂神色越發明顯,車速也猛地提了上去。

不過半個小時,傅薇寧的車子在一個偏僻的路口猛地停下。

傅薇寧下車,從路口的男人手裡接過一個小瓶子,又回到車上,發動車子朝著私家偵探發來的地址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