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十分鐘後。

車子在厲家莊園緩緩停下。

小星星也不讓人抱,自己撐著座位,緩緩下了車,悶不吭聲地走在前麵。

厲薄深默默跟著後頭。

父女兩剛進門,就聽到一聲呼喚……

“小星星!”

傅薇寧正在大廳,悠哉地刷著手機,聽到有人進來,才抬眸看了一眼。

瞧見是小星星後,立馬假惺惺地跑過來,把小丫頭抱了個滿懷,“你可算回來了!怎麼一聲不說地就跑了呢?阿姨都嚇壞了!你還好吧?有冇有受傷?”

說著,還一臉緊張地檢查小丫頭的身體。

小星星猝不及防地被她抱住,一時間有些怔愣。

傅薇寧虛偽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小丫頭眼底逐漸恢複了冷淡。

她為什麼要離家出走,這個女人真的不知道嗎?

要不是她早上對她說,爹地以後會不喜歡她,還嚇唬她,她也不會偷偷跑掉。

想到眼前人這虛偽的麵容,再想起今天遇見的漂亮阿姨……

兩相對比,那個阿姨對自己是真的關切。

可眼前的傅薇寧,卻惺惺作態,小丫頭頓時就覺得討厭極了。

她忍不住掙紮起來。

“小星星,你怎麼了?彆動,阿姨看看你有冇有受傷。”

傅薇寧察覺到小丫頭的抗拒,不動聲色地加大了力氣,語氣無奈。

小星星被她捏痛,掙紮地越發厲害,抗拒越發明顯。

傅薇寧眼底劃過一抹微不可覺的不耐。

這小啞巴,以往被她私下教訓的時候,整個人都瑟縮著,一言不發。

這還是第一次敢反抗她!

要不是因為有厲薄深在場,傅薇寧纔不會讓她這麼放肆!

傅薇寧怕被厲薄深察覺到異樣,眸間閃過一抹精光,手上的力氣一鬆,整個人順著小星星的力道,跌坐在地。

她愕然看著小星星,道:“星星……阿姨知道,你一直都不喜歡我,可阿姨真的很擔心你,你怎麼……”

說著,語氣有些哽住,眼眶也紅了。

厲薄深脫了外套,一回頭,正好看到這一幕,擰眉把小丫頭拉到身邊,“星星,爹地知道你心裡不高興,但是,你在爹地身上撒氣冇什麼,對彆人卻不可以這樣,因為,很不禮貌,知道嗎?”

小星星聽到這話,又倔強,又委屈。

爹地每次都為這個壞女人說話!!!

她賭氣,一把甩開厲薄深的大手,緊緊地抱著懷裡的洋娃娃,回身跑上了樓。

看到那礙事的小啞巴走了,傅薇寧才慢吞吞地從地上起來,柔聲道:“星星剛找回來,估計是在外麵嚇到了,彆怪她……”

厲薄深不甚在意地打斷了她的話,“你回去吧,星星還在氣頭上,應該不會想看見你。”

傅薇寧臉上的表情一僵,過了一會兒,才訕訕地笑笑,“好,那我改天再來看她。”

說完,便低下頭快步離開。

從厲家莊園出來,傅薇寧表情驟變。

那小賤種,居然被找回來了!還敢給她臉色看!

怎麼冇死在外麵呢!

真是可惜了!

……

醉仙居這邊。

席慕薇在厲薄深走後,還特地多逗留了好一會兒。

等時間差不多了,纔出來。

她快步走到車前。

“冇事吧?”

江阮阮一看她來了,立刻給她開車門,“人走了?”

席慕薇坐上車,長出了一口氣,“走了,你是冇看見,他看我的那個眼神,像是能看穿一切……我差點冇頂住壓力,把你給供出來。”

江阮阮感激地笑笑,“辛苦你了,我們換個地方去吃?我請客。”

席慕薇擺了擺手,“不用,我把剩下的打包了,這麼難約的餐廳,好不容易吃一次,得好好嚐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