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一早,傅薇寧正吃著早飯,便接到了保鏢的電話。

“小姐,查清楚了,厲總昨天晚上,帶著星星小姐去找了一個姓江的女人,在她那裡呆了近三個小時纔回去……”

保鏢話還冇說完,隻聽到傳來一陣忙音。

姓江的女人,江阮阮!

傅薇寧麵色難看的厲害,腦子裡浮現出各種厲薄深跟江阮阮相處的畫麵。

三個多小時,他們都做了什麼?還帶著小星星!

傅薇寧怒不可遏地起身,一把將手裡的手機摔了出去,眼底滿是瘋狂。

在她對麵,傅宏信正吃著飯,突然聽到她那邊的動靜,擰眉看了過來。

隻看到女兒麵色猙獰地站在桌邊,不遠處,一個手機四分五裂地躺在地上。

“這是乾什麼?”傅宏信放下筷子,語氣嚴肅。

傅薇寧眸子顫了顫,迎上父親的視線,咬牙切齒道:“江阮阮回來了!薄深似乎有跟她和好的打算,最近一直在疏遠我!”

說到後麵,語氣竟帶了些可憐的意味。

聞言,傅宏信麵色微沉,“你叔叔阿姨知道了嗎?”

據他所知,當年那個女人留下一紙離婚協議,不告而彆。

因為這件事,厲家的兩位長輩對那女人也心有芥蒂。

現在這女人居然還有臉回來,甚至又回到了厲薄深身邊,要是讓厲家那兩位知道了這件事……

聽到父親的話,傅薇寧眉心微動,心下閃過一個念頭。

傅宏信接下來的話則直接肯定了她的想法,“找個機會,把那女人回來的事透露給你叔叔阿姨吧,他們對那個女人,想必很不滿意。”

傅薇寧頷首,慢慢坐回了座位。

見她冷靜下來,傅宏信擰了下眉,語重心長道:“那女人不過剛回來,薄深對她到底是什麼心思,我們也不能確定,你不要自亂陣腳。這些年,你陪在薄深身邊,你叔叔阿姨都看在眼裡,知道你付出了多少,就算對上那個女人,也一定會站在你這邊,冇什麼可怕的。”

父親的話讓傅薇寧心下大定,麵上又恢複了平靜,“知道了,我會冷靜一點的。”

……

與此同時,江阮阮吃過早飯,早早地把兩個小傢夥送去了幼兒園。

老師正在門口等著,看到她帶著兩個小傢夥出現,麵上滿是關切,“朝朝跟暮暮身體好些了吧?”

江阮阮笑著點頭,“已經恢複了,多謝您的關心。”

兩個小傢夥在一旁乖巧地向老師問好,“老師早上好!”

老師看到他們懂事的樣子,眼底滿是喜愛。

正說著話,耳邊又響起了一聲車門開合的聲音。

幾人下意識地抬眸看了過去。

隻看到不遠處,一輛賓利顯眼地停在路邊。

厲薄深從車上下來,又從後座把小星星抱了下來。

男人應該是想直接把小傢夥抱過來,但小星星看到了門口的人,便掙紮著要從他懷裡下來。

厲薄深也冇堅持,順著她的意思把她放在了地上,正要伸手去牽,小星星卻已經從他身邊小步跑開了。

見狀,厲薄深不由得愣了一下,下意識地扭頭看了眼門口的方向。

隻看到江阮阮一行人含笑看著自家女兒,江阮阮甚至往小星星的方向迎了幾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