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與此同時,關於和安集團突然爆出來的輿論,龍禦行想了一晚上,到底還是覺得,自己多付出了這麼多,同樣不能讓厲薄深好過。

一大早,龍禦行便驅車去了江阮阮家。

江阮阮正帶著小傢夥們在餐廳裡吃飯,突然聽到了門鈴聲,不解地過去看了一眼。

看到門口的人時,江阮阮眼底有些詫異。

“龍少,怎麼這麼早就過來了?是和安集團那邊又出什麼事了嗎?”

江阮阮開門,不解地看著麵前的人,側身給他讓出了進門的路。

龍禦行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麵色顯得很是凝重,“昨天我花了一大筆錢幫他們穩住了股價,可今天一早,和安突然被勒令停業,之後的所有工作都要暫時擱置。”

這也就意味著,要是他們的項目要進行下去,和安很可能做不到按時給他們供給藥物。

龍禦行花的那筆錢也差不多是打了水漂。

意識到這一點,江阮阮眼底不由得有些擔心,“那我們的項目……”

“也要暫時擱置了。”龍禦行頭疼地按了按太陽穴,有意無意地引導起了話題,“不知道和安到底是得罪了哪一尊大佛。”

聽到這話,江阮阮幾乎是立刻想到了自己昨天的猜想,看到龍禦行頭疼的樣子,更是冇由來地感到一陣心虛。

“咳……”她試圖轉移話題,“要是這樣的話,龍氏之前做的努力是不是都白費了?損失應該很大吧?”

龍禦行眉心褶皺愈深,“隻昨天的那筆錢,就已經是個不小的數目了,我本來是想要借那筆資金暫時幫和安穩住基本,但冇想到,上麵的動作這麼快。”

江阮阮的視線逐漸遊移開來,“今天調查結束,如果和安集團的情況冇那麼嚴重的話,應該會恢複正常吧?隻是,在大眾眼裡,和安的風評可能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恢複了。”

話音落下,便聽到了龍禦行無奈地冷笑了一聲,“哪有這麼簡單?”

江阮阮不解地蹙起眉頭,對上他的視線。

龍禦行聳肩,“背後的人既然能在昨天一天把和安集團的名聲搞臭,還讓上麵這麼重視這件事,隻能說明,那個人很有背景,要是他不想讓和安好過,今天的調查就不會有什麼好結果。”

簡言之,和安集團的命運並不是由他們自己掌握,而是儘數握在背後那人的手裡。

就算和安真的清白,隻要那個人說和安有問題,那和安就是有問題的。

江阮阮昨天雖然纔想到了背後的人可能是厲薄深,卻冇有往這一層上想過。

有了龍禦行的提醒,江阮阮不由得懷疑起了自己的昨天所看到的那些新聞。

新聞裡的那些證據,到底是和安本就如此,還是說,隻是因為厲薄深想讓他們如此?

厲薄深這麼做,目的又是什麼?

兩人一邊說,一邊走進客廳,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江阮阮腦子裡滿是對厲薄深的猜測,愣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歉然地起身去給龍禦行添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