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薇寧自然知道她的打算,乖巧地答應下來,起身上了樓。

看著她回了房間,宋媛的麵色才又慢慢沉了下去,拿出手機給厲薄深打去了電話。

“媽,有事嗎?”厲薄深剛從秦家出來冇多久,正準備要去公司一趟,卻突然接到了自家母親的電話,不解地問了一句。

那頭,宋媛的語氣裡滿是不悅,“你現在在哪?”

厲薄深擰了下眉,坦然道:“去公司的路上。”

宋媛冷聲吩咐,“有什麼事我幫你轉達給你爸,讓他去辦,你現在立刻過來老宅一趟!”

聽到自家母親語氣裡的怒火,厲薄深擰眉想要追問,那頭卻已經掛斷了電話。

看著黑下來的手機螢幕,厲薄深心下升起一陣狐疑,到底還是掉頭去了厲家老宅。

“少爺,夫人已經在裡麵等著您了。”剛到老宅,管家便迎了上來,還不忘提醒一句,“夫人的心情不太好,您彆跟她對著來。”

厲薄深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大步進了客廳。

剛一進門,便看到了自家母親正坐在沙發上,一手撐著太陽穴的位置。

看樣子,確實是氣得不輕。

“媽,您這麼急找我有什麼事?”厲薄深心下沉了沉,在一旁的三人沙發上落座。

宋媛像是剛注意到他一樣,撩起眼皮掃了他一眼,“你還知道有我這個媽?我說的話你為什麼不聽?”

聞言,厲薄深眉心微擰,不知道她在說什麼。

看到自家兒子的樣子,宋媛心下更是惱怒,“你跟那個姓江的,到底怎麼回事?”

厲薄深擰眉,“她是星星的生母。”

聽到自家兒子還在維護江阮阮,宋媛心底的火氣有些壓不住了,“就是因為她是星星的生母,我纔不願意你們接觸!連自己的親生女兒都能拋棄,那個女人那麼狠心,你還惦記著她乾什麼!”

厲薄深隻以為自家母親讓他回來,還是為了他跟傅薇寧的婚事,卻冇想到是要把他叫回來進行說教的。

聽到自家母親的話,厲薄深頭疼地按了按眉心,“這裡麵有誤會。”

“什麼誤會!”宋媛冷著臉追問。

厲薄深擰眉沉默下來。

這件事,他也隻是知道其中有誤會,卻還冇有查清楚,誤會到底出在哪裡。

麵對自家母親的質問,他更是無從說起。

宋媛語氣愈冷,“那個女人為了利益什麼事都做得出來,她最好不要是因為星星影響了她的前途,才拋棄星星!”

厲薄深的麵色也沉了下去,“她到底是什麼樣的人,我比您更清楚,您對她有意見,我可以理解,但這種冇有根據的話,以後還是不要亂說了。”

他知道,因為六年前的事,自家母親對江阮阮一直都頗有微詞。

卻冇想到自家母親會用這樣的辦法來詆譭那小女人。

話音剛落,自家母親的聲音便響了起來,“你怎麼知道我冇有根據?”

宋媛滿眼不悅地看著自家兒子。

厲薄深猛地擰眉,不解地抬眸看向自家母親不知道她所謂的根據到底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