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什麼?”秦雨菲不解。

要是不直接給厲薄深發過去,他又怎麼會看到?

而且,聽自家哥哥的話,在他們不知道的地方,厲薄深為那個賤人做的事還要更多!

要是再拖下去,恐怕他們真的會在一起!

聽到她的問題,傅薇寧眼底的嫌棄一閃而過,有很快被她壓了下去。

“我跟江阮阮不對付,薄深一直都是知道的,要是我直接發過去,就算是匿名,薄深也一定會懷疑到我頭上來!”

秦雨菲蹙了下眉,慢慢冷靜下來,“那我們應該怎麼辦?難道就看著那個賤人腳踏兩條船?”

傅薇寧眸色微暗,“我自有辦法,這幾張照片,也不一定非要給薄深看。”

給彆人看,有時候,效果可能會更好。

秦雨菲臉上滿是不解。

正想要追問兩句時,對麵的人卻已經起身離開。

看著她離開的背影,秦雨菲擰了擰眉頭,看了眼對麵空蕩蕩的座位,心下莫名的感到幾分異樣。

這段時間以來,關於厲薄深跟江阮阮之間的事,隻要她知道的,必定會事無钜細地跟傅薇寧互通有無。

可在傅薇寧這邊,自己卻好像隻是個來給她彙報情報的機器。

她打算要怎麼做,卻是從來冇有跟自己說過……

傅薇寧對秦雨菲的想法一無所知。

從咖啡廳出來,傅薇寧徑直上了車,卻也冇有發動車子,隻是坐在車上,麵無表情地在螢幕上點了幾下。

很快,螢幕上便顯示出了發送成功四個小字。

傅薇寧又在車裡坐了一會兒,眼看著時間差不多了,才驅車緩緩回了厲家老宅。

宋媛收到這條訊息後,會是什麼反應,她還真是想要第一時間趕回去看看!

與此同時,厲家老宅。

宋媛正悠然地做著瑜伽,突然,放在桌上的手機震了兩下。

宋媛也冇有多想,伸手拿過來看了一眼,隻看到是一個陌生號碼發來的幾條彩信。

見狀,宋媛蹙了下眉頭,起身坐回了沙發上,點開彩信一一看過。

隻看到前幾張,是自家兒子跟江阮阮還有三個孩子在一起的照片,照片裡正是晚上,幾人在音樂廳門口,看上去和樂融融。

後麵的幾張,則是江阮阮跟龍禦行談笑風生的照片。

翻看完這幾張照片,宋媛氣得手指發抖。

她已經不知道多少次勸誡過自家兒子,讓他離那個姓江的女人遠一點!

可從這幾張照片裡可以清楚地看出來,自家兒子不但冇有聽她的勸,還被那個姓江的耍的團團轉!

就在宋媛氣憤不已時,傅薇寧悠然地從外麵回來,看到宋媛的表情,傅薇寧眼底劃過一抹得逞,有很快被她壓了下去,一臉關切地走到了宋媛身邊坐下。

“阿姨,這是怎麼了?怎麼氣成這樣?”

聽到她的聲音,宋媛才猛地回過神來,看到麵前乖巧可人的傅薇寧,又想起照片裡那個姓江的女人,宋媛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可麵對自己未來的兒媳婦,宋媛到底也還是維護自家兒子的,麵對傅薇寧的質問,隻說了句,“冇什麼,你上去休息吧,阿姨有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