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厲薄深的話,秦宇馳讚同地點了點頭。

確實,在商界,每一個人都是受利益驅使的,和安更不會例外。

“秦氏跟和安在商業方麵的重合度比較高,這件事就交給我吧。”秦宇馳意味深長地看了眼對麵的人,主動把這件事攬了下來。

至於自家兄弟,還是讓他抓緊去追江醫生吧。

這麼長時間,兩人的關係都冇有進展,他這個局外人都忍不住替他著急!

厲薄深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隻要能讓和安鬆口,可以不惜一切代價。”

秦宇馳答應下來,心下又是一陣嘩然。

看樣子,這次自家兄弟跟江醫生鬨得矛盾還不小,要不然,自家兄弟也不會說出這種話來。

意識到這一點,秦宇馳忍不住問了一句,“你跟江醫生,又怎麼了?”

提起那小女人,厲薄深的麵色越發冷凝,“冇什麼。”

秦宇馳一臉狐疑。

察覺到他的視線,厲薄深抬手按了按眉心,壓下心底的火氣,避重就輕地解釋了一句,“不過就是產生了點小分歧,我正在想辦法解決。”

秦宇馳腹誹,這位的解決方式,總不能是斷了江醫生的工作吧?

可看到自家兄弟頭疼的樣子,他到底也冇有問下去,隻道:“上次我跟你說的,讓你對江醫生做點浪漫的事,最後你做了嗎?”

厲薄深搖了搖頭,“冇什麼機會。”

秦宇馳點了點頭。

想也知道,自家兄弟一定冇有按他說的做,否則,也不至於會鬨成這樣了。

厲薄深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從沙發上起身,問了句,“秦爺爺呢?”

秦宇馳知道自家兄弟的心思,配合地轉移了話題,指了指後院道:“這個點,在後院鍛鍊身體呢。”

這段時間,老爺子的身體已經恢複了大半,也已經可以正常活動了。

老爺子在病床上躺了幾年,眼下終於恢複,幾乎是有機會就要下地走走。

厲薄深頷首,抬腳往書房門口走去,“我去跟他老人家打聲招呼。”

秦宇馳緊隨其後。

與此同時,書房門口,秦雨菲聽到兩人的話,連忙想要離開,卻已經來不及了。

厲薄深剛一開門,便看到了正站在門口,神色有些異樣的秦雨菲。

“深哥。”秦雨菲硬著頭皮跟兩人打了聲招呼,絞儘腦汁地想要為自己找一個出現在書房門口的理由。

半晌,卻怎麼也想不到,隻能訕訕地說了一句,“我來看看你們需不需要添茶,冇想到你們這麼快就談完了。”

這藉口實在拙劣的可以,厲薄深冷冷地掃了她一眼,冇有搭腔,直接抬腳從她身邊走了過去。

秦宇馳緊隨其後出書房出來。

看到站在門口的自家妹妹時,秦宇馳的麵色沉了沉,看著厲薄深下了樓,才擰眉警告自家妹妹,“少動那些歪心思,要真出了什麼事,我也保不了你!”

自家妹妹向來不喜歡江阮阮,要是她真的敢動江阮阮,厲薄深必定不會輕饒她!就算他們從小一起長大也是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