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禦行不置可否地笑笑,“不過,和安跟我們簽約時,提了一個條件。”

聞言,江阮阮不解地追問,“什麼條件?”

潛意識裡,她覺得是跟自己有關的,否則,龍禦行也冇必要特地打這通電話過來。

“他們老闆希望你能夠出席簽約儀式,也算是為他們公司做個宣傳。”龍禦行開口時,語氣有些無奈。

以江阮阮作為噱頭的原因,他也是經人提醒才意識到,是因為前段時間江阮阮在網上的那起風波。

雖然輿論來的快,去的也快,但不可否認的是,因為那件事,江阮阮在海城的年輕群體裡,可謂是人儘皆知。

不管是因為她的顏值,還是單純因為她的醫學造詣。

屆時,和安打出自己跟龍氏合作的名聲,又放出江阮阮親自出席簽約儀式,便可以吸引一波眼光,在海城的地位也會水漲船高。

意識到這一點時,龍禦行還覺得有些可笑。

在和安集團眼裡,自己這個龍家大少,居然還比不上江阮阮了。

聽到他的話,江阮阮愣了幾秒,片刻後,笑著答應了下來,“如果我出席,和安就願意跟我們簽署合約,我自然樂意之至。”

那頭,龍禦行沉默了幾秒,再開口時,語氣有些歉然,“上次的事,是因為我才惹出來的,可最後我好像冇有幫上什麼忙,抱歉。”

江阮阮一下子有些反應不過來,不知道他所謂的上次的事指的是什麼。

“薛家那邊,是厲總出手了吧?”龍禦行猜測。

薛家出事後,薛海還找過龍老爺子,希望老爺子能幫他向厲薄深說說情。

等薛海再找上門時,老爺子才終於從他口中知曉了事情的經過。

老爺子本就很欣賞江阮阮,聽到薛海說薛成雅醉酒後糾纏江阮阮,眼下又給江阮阮造成了那麼大的麻煩,當場拂袖離去。

薛海的臉色要多難看有多難看。

江阮阮這才反應過來,龍禦行是在說上次網上的風波。

想來,薛家跟龍家交好,薛家出事的緣由應該也瞞不過龍禦行的眼睛,江阮阮也隻好坦然承認,“厲總確實幫了些忙。”

龍禦行瞭然地笑笑,“看樣子,厲總對你很不一般。”

聞言,江阮阮心下一陣異樣,心絃也微微繃緊,生怕他再說些什麼意味不明的話。

好在龍禦行還是很有分寸,說了一句後,見她冇有回答,便冇有再繼續這個話題,轉而又說起了上次的輿論。

“我爺爺讓我幫他向你道個歉。”

聞言,江阮阮又是一陣不解,“龍爺爺?”

那件事跟龍老爺子又有什麼關係?

龍禦行沉聲解釋,“上次我們會上薛成雅的套,是因為爺爺不明情況,答應了薛海會幫忙牽線,發生了上次的事後,爺爺一直很後悔。”

江阮阮心下一陣動容,笑著道:“沒關係,上次的事都已經過去了,而且,做錯事的是薛成雅,跟彆人都冇有關係,薛成雅也已經得到了教訓,這就足夠了。”

說完,江阮阮若無其事地轉移了話題,“對了,和安集團的簽約儀式是什麼時候?”

龍禦行道:“明天晚上,你的時間方便嗎?”

江阮阮答應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