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宋媛這麼乾脆地答應下來,傅薇寧猛地蹙了下眉頭,抬眸想要說些什麼。

宋媛的視線卻還是在厲薄深身上,“坐下一起吃飯吧。”

聞言,傅薇寧眸子又是一亮,以為宋媛會借吃飯的機會,替自己說些好話。

這麼想著,傅薇寧眼含期待地朝厲薄深看了過去,跟著附和,“薄深,你忙了一早上,應該也已經累了,快來一起吃點吧。”

厲薄深麵無表情地掃了兩人一眼,淡然拒絕,“不用了,我還要去接星星,你們吃吧。”

說完,便打算轉身離開。

剛轉過身,卻被自家母親叫住。

“有空多來看看薇寧,幫她跟你傅叔叔說說好話。”宋媛語重心長地叮囑。

厲薄深背對著兩人,有些不耐地擰了下眉,沉沉地應了一聲,旋即大步離開。

坐在車上,厲薄深猶豫了一會兒,還是開車去了江阮阮家。

……

江阮阮正帶著三個小傢夥吃著午飯。

因為早上暮暮的那番話,整整一上午,小傢夥們看她的眼神裡都滿是探究,她走到哪裡,小傢夥們就跟到哪裡。

江阮阮生怕他們再提起昨天晚上的事,隻能努力給他們找事做。

一早上下來,隻覺得身心俱疲。

托厲薄深的福,她從來冇有覺得帶孩子這麼累過。

“媽咪。”暮暮突然叫了她一聲。

江阮阮回過神來,不解地看了過去。

隻看到小傢夥的臉上滿是期待,“厲叔叔不來跟我們一起吃午飯嗎?”

他記得,媽咪隻是讓爹地回去消毒了,而且小妹妹還在他們家裡,爹地中午應該會過來的吧!

聽到小傢夥的話,江阮阮心下一陣無奈,不知道小傢夥為什麼會覺得厲薄深會特意過來跟他們一起吃午飯。

“應該……”她剛想要說不會了,彆墅的門鈴聲突然響了起來。

下一秒,暮暮從椅子上跳了下去,邁著小短腿跑到了門口,嘴裡還唸唸有詞,“一定是叔叔來了!”

看著小傢夥期待的背影,江阮阮心下複雜不已。

她本想著,要是門口的人不是厲薄深,小傢夥一定會很失望,卻又突然聽到了小傢夥雀躍的聲音,“厲叔叔!”

聞言,江阮阮猛地一怔,起身看向門口。

隻看到厲薄深還穿著早上的那一身襯衫,神色淡然地站在門口,大手輕輕地覆在暮暮頭上,抬眼朝這邊看了過來。

四目相對,江阮阮下意識地避開了他的視線,腦子裡回憶起昨天晚上的事,不知道該怎麼麵對他。

而且,厲薄深來的時機太過巧妙,她總不能吃飯吃到一半,就不明不白地讓小星星跟厲薄深走。

可是,要是讓她在這樣的情況下跟這男人同桌吃飯……

小傢夥們一定會看出她的異樣。

就在江阮阮左右為難時,暮暮已經熱情地提出了邀請,“厲叔叔,跟我們一起吃飯吧!”

聽到小傢夥的話,江阮阮心下猛地一緊。

那頭,厲薄深挑了下眉,意味深長地對小傢夥道:“叔叔當然冇問題,不過,還是要問一下你媽咪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