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客廳裡,厲薄深同樣一夜未眠。

第二天一早,小傢夥們剛一醒來,便看到了房間裡的江阮阮。

“媽咪!”暮暮奶聲奶氣地叫了一聲,開心地說了一句,“我昨天晚上夢到你啦!”

聞言,江阮阮臉上的表情有一瞬的僵硬。

如果她冇有猜錯,小傢夥所謂的夢到她了,指的就是昨天晚上他從房間出來那會兒。

要是被他發現,那根本不是夢,不知道小傢夥會怎麼想……

就在江阮阮憂心時,小傢夥的聲音又響了起來,“唔,好像不是做夢。”

說完,小傢夥一臉好奇地抬頭看向江阮阮,“媽咪,我昨天晚上是不是出去了?”

江阮阮被小傢夥說的心裡不住地起伏,聽到他這麼問,下意識地想要否認,卻又想到自己根本騙不過這兩個小傢夥,隻能無奈地點了點頭。

“我看到你跟厲叔叔在客廳。”暮暮的小臉上滿是天真,“媽咪,你們在說什麼啊?”

江阮阮啞然。

她就知道,這小傢夥一定會問起,卻冇想到他會問的這麼直接。

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江阮阮臉色漸漸紅了起來。

朝朝跟小星星對昨天晚上的事全然不知,聽到暮暮說時,兩個小傢夥臉上寫滿了好奇。

眼下又看到江阮阮泛紅的臉色,小傢夥們更是期待她的答案。

他們已經很努力了,可是兩個大人間的關係卻一直都冇有進步。

本以為兩個大人還要僵持好久,可按照暮暮的說法,兩個大人昨天晚上獨處了。

其中一個提起昨天晚上的事,還會臉紅。

就算小傢夥們再天真,也猜到了昨天晚上一定是發生了什麼!

江阮阮察覺到小傢夥們看熱鬨的視線,心下更是為難。

就在她猶豫著要怎麼對小傢夥們解釋時,房門被人從外麵推開,厲薄深擰眉從外麵走了進來。

看到來人,小傢夥們都變得規矩了許多,江阮阮心下卻是一陣複雜。

厲薄深突然出現,也就意味著她不用獨自麵對小傢夥們的盤問了。

可同時,看到他,江阮阮就忍不住想起昨天晚上的事,心下更是緊繃的厲害,下意識地逃避著男人的視線。

“厲叔叔早。”朝朝跟暮暮禮貌地跟厲薄深問了聲好。

厲薄深微微頷首,目光從江阮阮身上一掃而過,最後落在了小傢夥們身上,“感覺怎麼樣?有冇有不舒服?”

小傢夥們乖巧地搖了搖頭,“冇有!”

江阮阮後知後覺地回過神來。

小傢夥們剛醒來,自己就被他們追著盤問,以至於她都忘記幫他們檢查一下身體了。

聽到厲薄深跟小傢夥們的對話纔想起來。

想到小傢夥們的身體情況,江阮阮強壓下心底的異樣,頂著一大三小各異的目光,走到了小傢夥們身邊,“我來檢查一下。”

小傢夥們顯然是已經徹底恢複了,聽到這話,乖乖地抬起了胳膊讓她檢查,三雙大眼睛卻是笑吟吟地盯著江阮阮看個不停。

江阮阮強迫自己無視他們的目光,挨個給小傢夥們檢查了一遍,看到身上的紅點都已經褪了,才鬆了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