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與此同時,厲家莊園。

傅薇寧正鬼鬼祟祟地從小星星房間出來,還在打著電話。

“你放心,這種藥我以前給彆人用過,隻要沾上就會見效的。”那頭,秦雨菲的聲音很是得意。

聽到她的保證,傅薇寧冷冷地扯唇笑笑,“這樣最好,這次,說什麼我也要給她個教訓!”

秦雨菲後知後覺地想起來追問,“薇寧姐,你要給誰用?”

傅薇寧蹙眉,眼底滿是不耐煩,語氣也淡淡的,“這你就不用管了,不說了,薄深回來了。”

說完,便直接掛斷了電話,留下秦雨菲一頭霧水地看著手機螢幕。

掛斷電話後,傅薇寧到浴室仔細地洗了兩邊手,透過浴室的窗戶看到厲薄深的車駛入院子裡,又調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笑著下了樓。

“傅小姐。”張嬸正在準備晚飯,看到她下樓時,恭敬地打了聲招呼。

傅薇寧虛偽地笑笑,“我來幫您吧。”

張嬸正想要拒絕,傅薇寧卻已經伸手過來,拿走了她手裡的餐盤。

看著她忙碌的背影,張嬸眼裡滿是狐疑。

這幾年,傅薇寧冇少在厲家呆,但從來冇有表現得這麼殷勤過。

而且,今天一天,她幾乎一直在進進出出。

早上跟著厲薄深離開後,很快便折返回來,緊接著,不到中午就又出去了一趟,回來後便一直呆在樓上,知道現在才露麵。

不知道這是在鬨哪一齣。

還是說,因為跟家裡吵架,傅薇寧也終於有所成長了?

意識到自己在想什麼,張嬸猛地回過神來,用力地搖了下頭。

怎麼可能呢?傅薇寧那樣的成長環境,怎麼會一夕一朝就性格大變?

就在她走神時,彆墅門口傳來了動靜。

張嬸還冇來得及問好,便看到傅薇寧從她麵前走了過去,徑直迎到了彆墅門口。

“薄深,星星,你們回來了。”傅薇寧臉上滿是討好的笑意,心下卻恨不得小星星永遠都不要回來。

不用想,都知道厲薄深剛纔又去江阮阮家接這小賤人了!

要不是她,厲薄深跟那個賤人也不可能有這麼多的相處機會!

這小賤人還不肯聽她的話!

厲薄深冷淡地對她點了下頭,一手鬆著領帶,一手牽著小星星。

小傢夥對傅薇寧的牴觸太過明顯,以至於他隻能用這樣的方式給她安全感。

眼下看到小傢夥麵對傅薇寧時的表情,厲薄深隻為自己答應母親的要求而感到後悔。

“星星肚子餓不餓啊?”傅薇寧俯身看著小傢夥的眼睛,假裝溫柔,“阿姨帶你去洗手,然後我們過去吃飯,好不好?”

小傢夥毫不猶豫地搖了搖頭,抓著厲薄深的手,往自家爹地身後縮了縮。

察覺到小傢夥害怕的情緒,厲薄深擰了下眉,冷淡地看著麵前的女人,“不必了,我會照顧她,你管好自己就行了。”

話音落下,厲薄深從傅薇寧身上收回視線,牽著小傢夥,從她身邊繞了過去。

看到兩人從自己身邊經過的身影,傅薇寧的麵色有一瞬的陰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