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小星星的樣子,江阮阮先是一怔,而後心裡猛地一疼,幾乎是本能地蹲下身子,把小傢夥摟進了懷裡,安撫地拍著她的背。

小星星兩隻手攥著她的衣襬,委屈地抽噎個不停。

看到這一幕,厲薄深眼底再次劃過一抹無奈。

剛纔在家裡,他這個做爸爸的伸手抱她,這小傢夥一聲不吭地隻知道躲。

現在對著江阮阮,卻知道伸手要抱抱。

還是說,小孩子會本能地依賴母親嗎?

“不哭了,告訴阿姨,這是怎麼了?”江阮阮心疼地哄著小丫頭。

小星星自然不會開口。

最後還是厲薄深清了下嗓子,若無其事地說了一句,“今天去幼兒園,小星星冇看見你家的兩個兒子,以為他們不去了,回到家哭了一晚上,說什麼也要來確認一下。”

聞言,江阮阮心下感慨,這個小丫頭是真的很黏自家的兩個小傢夥。

意識到這一點,江阮阮的語氣更是柔和,“不哭了哦,小哥哥們今天肚子不舒服,阿姨給他們請了一天假,明天就會去幼兒園陪你玩了。”

聽到漂亮阿姨跟自家爹地幾乎一樣的說辭,小星星才真的相信了,慢慢停下抽噎,從江阮阮懷裡離開,小心翼翼地探頭看了看屋裡,想要找一找兩個小哥哥的身影。

可門口的位置根本看不到餐廳,小星星也冇能看到兩個小哥哥,又開始覺得不安。

看到小丫頭小心翼翼的樣子,江阮阮心軟的一塌糊塗,摸了摸小丫頭的腦袋,“想找小哥哥們玩嗎?阿姨帶你去找他們。”

說完,笑著把小星星抱了起來,轉身正要往裡走,懷裡的小丫頭突然往回探了下身子。

江阮阮猛地想起來,門口還站著一尊大佛。

而且,她不開口,那位未必會跟進來。

想到這兒,她回身看了眼門口的人。

晚風吹拂,厲薄深的襯衫幾乎緊貼在身上,麵無表情地看著她們倆。

想來,應該是急著送小星星過來,忘了穿外套。

因為懷裡的小丫頭,江阮阮連帶著也對他心軟了不少,淡然道:“厲總也進來坐坐吧。”

話音落下,門口的男人才抬腳跟上。

“小哥哥們正吃晚飯呢,阿姨帶你過去看看。”江阮阮走得很慢,一邊走,一邊安撫小星星。

三人一路到了餐廳。

朝朝跟暮暮埋頭吃得正香,看到他們進來,把嘴裡的東西嚥了下去,兩張小臉均是茫然,“小妹妹怎麼來了?”

江阮阮把小星星放在兩個小傢夥身邊,柔聲道:“小妹妹見你們冇去幼兒園,擔心你們,哭著要來找你們呢,你們快陪她說說話。”

像是在印證她的話,小星星兩隻手緊張地交錯在公主裙上,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朝朝跟暮暮,鼻尖泛著紅,看上去像是洋娃娃一樣。

看到小妹妹這樣,兩個小傢夥對視一眼,覺得小妹妹可愛,又覺得心疼。

“我們早上不舒服,現在已經好了,不要擔心。”朝朝一板一眼地安慰。

暮暮回頭朝小星星做了個鬼臉,“瞧把你嚇的,我們不過就是請一天假而已,就這麼離不開我們啦?小跟屁蟲!”

小星星聽到兩個小哥哥這麼說,才終於放下心來,破涕為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