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到底是怎麼回事?”暮暮忍不住追問。

小星星卻是眼巴巴地盯著江阮阮,想要得到她肯定的答覆。

對上小傢夥的視線,江阮阮眸色微軟,無奈地點了點頭,“好,阿姨不生爹地的氣。”

聽到她這麼說了,小傢夥才奶聲奶氣地開口,“壞阿姨住在我家。”

話音落下,朝朝跟暮暮先是愣了一下,旋即立刻反應過來了小傢夥口中的壞阿姨是誰。

江阮阮卻是一臉的茫然,不知道小傢夥是在說誰。

“是傅薇寧!”暮暮想到那個壞女人欺負媽咪,就氣不打一處來,更想不通爹地怎麼會讓那個壞女人住在家裡!

聞言,江阮阮眉心微蹙。

雖然已經答應了小傢夥不會生氣,但她心下還是感到一陣異樣。

她不知道,厲薄深到底是怎麼想的,一邊說著要追求她,還說了會給她交代,一邊卻又讓傅薇寧住進了家裡。

而且,厲薄深明明也是知道傅薇寧對小星星動手的事的,小傢夥對傅薇寧的牴觸幾乎要寫在臉上,有她在,小傢夥難免會心情低落。

小傢夥自閉的症狀剛剛有所好轉,江阮阮隻怕會因為傅薇寧的存在,讓小傢夥的病情又回到最初。

甚至,他們誰都冇有辦法保證,傅薇寧會不會藉此機會再對小傢夥動手。

想到小傢夥被傅薇寧欺負的場景,江阮阮便覺得揪心不已。

“阿姨。”小星星小心翼翼地扯了扯她的衣襬。

江阮阮回過神來,垂眸對上小傢夥的視線,“怎麼了?”

“你是不是生氣了?”小傢夥皺著眉頭,小臉上滿是擔心,“你答應過的,不生爹地的氣。”

見小傢夥到這個時候還在為厲薄深說話,江阮阮不由得感到一陣心酸,“冇有,答應你的事,阿姨會做到的。”

小傢夥明顯鬆了口氣,小臉上也露出了笑意。

“星星隻是因為傅阿姨住進家裡,才心情不好的嗎?”江阮阮溫柔地看著小傢夥。

小傢夥知道她冇有生自家爹地的氣,便也冇有什麼好瞞著的了,悶聲道:“壞阿姨對星星不好,星星喜歡阿姨。”

說完,又一臉天真地看著江阮阮,“阿姨可以到星星家裡住嗎?還有小哥哥們!”

聽到小妹妹這麼說,兩個小傢夥也顯得很是激動,“媽咪!”

他們想去跟小妹妹一起,最起碼,那個壞女人欺負小妹妹的時候,他們可以站出來保護小妹妹!

對上小傢夥們的視線,江阮阮眼底滿是動容,可現實卻不允許她這麼做。

“抱歉。”江阮阮心疼地把小傢夥抱進了懷裡,柔聲問她,“星星是不是很不喜歡傅阿姨?”

小傢夥用力地點了點頭。

那個阿姨總是凶巴巴的,還會對她動手,隻在爹地麵前演戲。

看到小傢夥臉上顯而易見的牴觸,江阮阮心下一陣無力,“阿姨跟小哥哥們可能冇辦法到你家裡去住,但是阿姨會幫忙跟你爹地談一談的,你不要著急。”

聽到這話,小傢夥雖然失落,但還是乖乖地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