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薄深眉心緊鎖。

他也冇想到,這小傢夥會氣成這樣。

聽到張嬸的話,厲薄深點了點頭,上前敲門,“星星,開門,爹地想跟你聊聊。”

話音落下,門上響起一聲悶響。

顯然,小丫頭直接把東西砸在了門上,以表示對他的抗拒。

厲薄深動作頓了頓,再次開口時,語氣更是緩和,“你想要爹地做什麼,開門告訴爹地,我們好好商量,好不好?”

門上又是一聲脆響。

張嬸也是第一次看到小小姐這樣,又想到小小姐的情況,生怕她在裡麵出什麼意外,連忙道:“少爺,我看還是直接進去吧,要不然,我擔心小小姐她……”

厲薄深遲疑了片刻,還是點頭答應下來。

很快,張嬸拿來備用鑰匙,兩人開門走了進去。

剛一進門,便被滿屋的狼藉嚇了一跳。

小星星一向珍視的洋娃娃們散落了一地,門口的位置,是幾個精緻的八音盒,有兩個已經出現了裂縫。

顯然,剛纔砸在門上的東西就是這兩個八音盒。

一片狼藉中,小星星抱著腿蜷縮在角落裡,目光空洞,眼淚不受控製地往下流,身邊擺著兩個他們不曾見過的有些醜的玩偶。

看到兩人進來,小傢夥無意識地瑟縮了一下,低著頭不肯跟他們對視。

看到小傢夥的樣子,厲薄深心下一陣心疼,懊悔地上前,想要把小傢夥抱進懷裡安撫。

小星星察覺到他的靠近,猛地抬起頭,眼裡滿是抗拒,兩隻手撐著地,慌亂地往後縮。

見狀,厲薄深動作一頓,“你……彆怕,爹地知道錯了。”

小丫頭卻彷彿冇有聽到,終於把自己整個人貼在了牆上,側著身子躲開他的視線,抱膝蜷成一團,腦袋更是深深地埋了下去。

他們看不到她的表情,隻能看到小丫頭抽泣時身體的起伏。

一時間,厲薄深有些啞然。

張嬸心疼地上前,“少爺,我來試試吧。”

說完,便小心翼翼地靠近小星星身邊,朝著小星星伸出手。

這次,小星星冇有再躲。

張嬸鬆了口氣,動作輕柔地把人抱了起來,安撫地拍著她的背,“小小姐,這是怎麼了?告訴我好不好?是不是在學校被同學欺負了?”

懷裡的小丫頭隻是不住地抽噎,冇有一點反應。

張嬸一下子也冇了辦法,隻能抱著人先哄著。

“是因為那對雙胞胎冇去學校?”厲薄深沉聲開口。

聽到這話,小星星的眸子纔有了點光亮,抽噎著撇過了頭。

張嬸見小小姐有了反應,連忙用眼神暗示自家少爺,讓他順著點小小姐。

厲薄深歎了口氣,冇想到這小丫頭對那兩個同學會依賴到這個地步。

還是說,是因為三個小傢夥同父異母,纔會產生這種彼此之間的牽連?

“我知道了,你不想讓他們離開幼兒園。”

小星星這纔看向他,臉上滿是委屈。

看到女兒這樣,厲薄深也隻好妥協,“爹地答應你,不趕他們走了。”

小丫頭還是直勾勾地盯著他看,眼裡滿是控訴。

厲薄深讀懂了她的意思,溫聲道:“他們今天冇去幼兒園,隻是請假了而已,老師還冇跟他們說開除的事。”-